buy vicodin

Art & Culture

GDJYB

GDJYB

GDJYB 雞蛋蒸肉餅|由四名年輕女生於2012年成立,成員包括主音Soft、結他手Soni、鼓手Hei Hei和Bass手YY 。她們的音樂是節奏多變的數字民謠(Math Folk),歌詞方面以社會民生議題為主,前年憑着傘後歌《榴槤乜乜乜》獲得樂迷注意,曾到新加坡、韓國、台灣及澳洲等地參與音樂節,今年12月17日將推出新碟《23:59 Before Tomorrow》,並在當晚於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舉行有史以來最大型的音樂會,亦是Bass手YY退隊前的最後演出 。 1. 當初為何會有組織女子樂隊的念頭? HeiHei: 其實一切也是機緣巧合,我和Soft以前是廣告設計公司同事,大家都喜歡音樂,很自然就走在一起。後來遇到Soni,大家也是女生,最後便決定要找一位女低音結他手,組成一隊女子樂隊。 2. 你們樂隊的核心價值是甚麼? Soft: 我們的歌曲是圍繞社會民生議題,因為我們想將所見所聞表達出來,記錄這個時代。 YY:  音樂風格方面,我們會繼續走數字民謠,當然會有新嘗試。當我們覺得那些旋律好聽便會立刻寫進歌內,不會刻意迎合別人。 3. 你們參加過不少外國音樂節,與香港的有甚麼不同? Soft: 我們今年參加韓國Gwangju音樂節,初時我們沒有想過韓國人會喜歡聽獨立樂隊的音樂,但他們只聽了頭一個八拍,便跟得上節拍跟着拍手。而且他們不只聽一種音樂,不同種類的音樂,他們都能包容和接納。 4. 在香港組樂隊遇到甚麼困難? Soft: 香港人對本地音樂文化接受能力比較低,其實可以嘗試接受不同種類的歌曲。而且有些人會覺得本地創作的音樂價值不及外國音樂,一張演唱會飛賣一百元,他們會覺得不值。相反,外國樂隊演唱會飛叫價千多元反而爭取搶購,這個現象十分古怪。 Soni:可能自小沒有太多機會接觸音樂, 音樂課每星期也只得一堂,很多人只會聽流行音樂,所以對我們創作的音樂會感到奇怪,會覺得沒有人唱,只有純音樂,根本不是一首歌曲。音樂應該從小培養,大家要受音樂教育,小時候便知道音樂是包括不同種類的。 5. 你們最受那一隊樂隊影響? Soft:一開始就被觸執毛創作音樂的態度影響,他們對音樂的堅持足以令我們學習。另外也很喜歡We Are Trees這樂隊。 Soni:我喜歡Sweet Trip,他們是90年代的樂隊,即使現在翻聽他們的歌曲,也有歷久常新,不會過時的感覺。 HeiHei: 我喜歡Battles,他們在演出前會有很多身體語言,很特別。 YY: 我喜歡鐵樹蘭。 6. 有甚麼說話與香港年青人說? Soni: 藝術和音樂是生活的節奏,隨時也在我們身邊,感受一下新型的藝術文化。 Soft: 香港本身也有好音樂,希望大家用心去聽音樂。 7. 你們會否因為與商業機構合作而改變歌曲的風格嗎? Soni: 如果商業機構的活動是有意義和帶出正面訊息給歡眾,我們絕對願意和他們合作,因為我們也想藉着一些大機構去令更多人認識我們的音樂。 Soft: 一直以來,我們都沒有改變初衷,只想做好自己的音樂,保持自己的風格。   後記:  四名女生異口同聲表示自己外形與創作的音樂完全不一樣,對於首個大型音樂會,當然要隆重其事,採用故事形式進行。成員更大賣關子,「今次的特別嘉賓好『特別』,會打破傳統,一開場就會出現,所以遲到就走寶啦。」到音樂會尾聲,YY更會在台上交代退團的事,愛雞蛋蒸肉餅的你記住準時入場啦!   Show Timable(…)

Art in M+

Art in M+

提到西九文化區,相信不少人也會聯想到剛過去的Clockenflap及野餐好地方,其實西九文化區內有一個視覺文化博物館M+,雖然它要2019年才落成,不過M+展亭是在M+博物館大樓落成之前,一個舉辦展覽和活動的主要場地,展亭將成為藝術家、設計師及其他機構於西九藝術公園內舉辦小型獨立展覽及活動的空間。 M+展亭設計富有現代感,加上樹木草地,絕對是城市中的綠洲。   現在便為大家介紹今個星期M+這計劃的節目,包括M+放映:家庭電影和形流意動:M+設計藏品,好讓大家今個週末過一個充滿文化的假期。 形流意動:M+設計藏品 M+首個設計展覽,探索影響及擴闊設計解讀的觀念,重點展出藏品包括二十世紀中期的日本傢具、戰後香港工業發展全盛時期的工業製品、當今常見的航拍飛行器、複製品,以至數碼科技和開放源碼的實踐等。 形流意動:M+設計藏品 日期:即日至2017年2月5日 地點:M+展亭   M+放映:家庭電影 M+放映:家庭電影檢視一眾導演及藝術家如何透過回憶和想像,探討個人與集體歷史。是次放映以桑堤艾格曼的遺作《不是家庭電影》為起點,然後便是香港藝術家游靜和河瀨直美的個人家書、Lucrecia Martel 和Jumana Manna對社會現象和民族文化的詮釋,以微觀到宏觀的視角解釋「家」這個越趨複雜的概念。 它們分別由即日至12月4日在百老匯電影中心放映。   《不是家庭電影》記錄了女導演桑堤艾格曼和年邁母親最後相處的時光,從廚房裏閒話家常到網絡視像通訊,透露著兩人密不可分的關係。   《靈感泉湧》是美藉巴基斯坦裔影像和雕塑藝術家Jumana Manna所拍,她探訪耶路撒冷及周邊地區族群的音樂傳統,記錄充滿中東色彩的音樂和歌聲。   《沼澤》由Lucrecia Martel拍攝,講述兩家十多人每年2月都會於沼澤邊緣的度假別墅相聚。成人在那裏以酒精和日光浴揮霍度日,他們無視家道中落、人際關係的疏離,只求維護中產階級的生活假象,一如身邊被熱氣和霧霾籠罩的沼澤。    

Artistic Hong Kong

Artistic Hong Kong

曾幾何時,香港被視為文化沙漠,本地藝術家寥寥可數,叫得出名字的,十隻手指可以數完。但隨着時代變遷,加上近年不少本地藝術家湧現,令香港與文化沙漠之名愈離愈遠。加上近年有不少新晉年輕藝術家透過各種藝術表達「我思我想」,一股本土文化亦由此形成。以下推介幾個本地年輕藝術家展覽,從他們的作品上,可能會啟發到你對香港有另一種看法或觀點,重新審視本土文化。 《立新不破舊》 立新不一定要破舊!由SOIL土壤文化xCotton Car舉辦的「立新不破舊」展覽就是想告訴你,新舊可以同時並存,尤其是在這個講求環保、可持續的世代裡,要追隨時代進步,不一定要以破壞大自然來換取。展覽以舊式竹橽,一種中國廚房裡經常見到的舊式廚具,以現代手法重新演繹,把這種幾近被人遺望的舊物料賦予全新意義,讓觀賞者反思現世代新與舊的共存性。 日期:即日起至12月4日 地點:元創坊PMQ S506 《香港轉角》 《香港轉角》是插畫師麥震東(麥東記)的首個畫展,展品由一系列共六幅作品組成,畫作以水彩配合電腦繪製而成,完稿後再用蝕刻法製作銅版,並將之複印於紙上。畫中情景取材於香港的街道、場景之轉角, 每一幅都是一個年代的描繪,從六十年代開始畫起,直至現在。香港轉角,亦代表了這個彈丸之地在每個年代的轉捩點。 日期:即日起至12月15日 地點:灣仔聖佛蘭士街14號Odd One Out 《From 4am to 10pm》 由K11 Art Foundation舉辦,展示本地年輕藝術家鄧啟耀10件在2014至16年間創作的藝術作品包括水墨、錄像、聲音、光影、混合媒介裝置等,展覽取名為《From 4am to 10pm 》,因為這時段的城市和大自然最活力充沛,所有作品,不論繪畫或錄像,都取材於這段時間內所發生的事情和經歷。展覽像是要創建一個思維空間,讓觀眾反思自己的經驗,完美地回應了「既遠且近」展覽系列的理念。 日期:12月9日至2017年1月8日 地點:中環皇后大道中18號新世界2期8樓chi art space 《香港新晉油畫家:不凡時代》 展覽由一新美術館策劃,展出6位本地新晉油畫家合共45幅作品,大部份是近年創作,並首次作公開展覽。參展油畫家包括呂華、宋嘉恩、周雅晶、姚志良、胡浚諺、顏潔明。他們各自具有獨特的藝術視覺,以人物、風景、日常起居等題材表達生活的感受及經驗,引發觀眾共鳴。 日期:12月2日至2017年1月7日 地點:觀塘海濱道165號SML大廈4樓

《agnès b. STYLISTE》Launch Party

《agnès b. STYLISTE》Launch Party

When: 24 November 2016 Where: K11 agnès b RUE DE MARSEILLE 不知不覺,法國著名品牌agnès b.已步入了第40個年頭,為標誌品牌創立40周年,創辦人兼設計師Agnès b.推出首本個人自傳《agnès b. STYLISTE》。最近她更為新書舉行巡迴新書發佈會和簽書會。繼東京站後,上星期她現身香港K11的agnès b RUE DE MARSEILLE店。她不單親自與粉絲們會面和簽名,更分享四十年來在設計路上的心路歷程。當晚嘉賓陣容同樣鼎盛,曾於agnès b.’s LIBRAIRIE GALERIE為日本著名書法家井上有一(Yūichi Inoue )策展首個香港個人展覽《花》的林嘉欣,本地藝術家楊禮豪Lio Yeung和美籍韓裔藝術家Young Kim等都有出席並與Agnès b.會面。各嘉賓更即場獲得Agnès b.在自傳上親筆簽名,粉絲們,很葡萄吧! Agnès b親自為自傳作巡迴簽書會。 曾於agnès b.’s LIBRAIRIE GALERIE舉行展覽的美籍韓裔藝術家Young Kim和林嘉欣當晚亦有出席簽書會。 自傳《agnès b. STYLISTE》內有多張Agnès b首次曝光的生活舊照。

Permanenze

Permanenze

音樂能陶冶性情,一首優美動人的樂章可以令人愉悅快樂。不過我們往往只沉醉於演唱者的歌聲,忽略了一班幕後功臣。今次本平台便訪問了三位修理和自製樂器的功臣,包括Chris Lam、Chak Ng和Permanenze,他們對音樂和設計的執着,令我們明白到只要向着目標進發,便有成事的一天。「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絕對可以反映這班幕後功臣密密為樂器付出的努力。 Permanenze|由Perry、Mandy和Alize三位成員組成,所以Permanenze的名字亦以三人的英文名字組成,意思是循環不息。「賦予舊物第二生命」是他們的創作理念,旨在發展資源再用和再造的環保訊息,其中D.I.Y. 夏威夷小結他(Ukulele)一直備受歡迎。 1. 當初為甚麼會D.I.Y. Ukulele? Alize: 2012年我們參加了YMCA「自發作DIY書展活動」。當時我與Mandy以「舊物再造」為主題創作一本書,那時候剛巧坊間興起學夏威夷小結他 (Ukulele),我們看到家中沒有用的鐵盒跟Ukulele的音箱大小不謀而合,所以便萌生自製的念頭。我們第一個自製的Ukulele便是用燒腩丸的盒來造,而且在那活動中認識了Perry,三人便組成Permanenze,開始研究如何製成可以彈得的Ukulele,研究成功後便開設工作坊教人。 2. 你們喜歡音樂嗎? Alize: 其實我們都是讀設計出身,三人當中只有我學過樂器,所以他們會專注於外觀設計,而我會研究音質方面。 3. 你們覺得自製樂器有甚麼好玩之處? Permanenze: 我們有自製Ukulele的念頭,是因爲看見家中有很多不用的鐵盒,我們想透過它讓其他人明白到環保的意義,將本來沒有用的東西賦予新的生命。還有,在買東西時也要想清楚,自己是不是一定要擁有。 4. 初開始時遇到甚麼困難? Perry: 因為我們以鐵盒為音箱,所以鐵盒與木的琴頸連接很重要,而且Ukulele中的弦線拉力很大,我們要確保拉弦線時不可以令琴頸變彎,這點十分重要。最後我們選擇以整條木條去貫穿Ukulele,令琴頸可以承受弦線的拉力,由零開始,到最後聽到弦線成功發聲的一刻,那一刻感覺無比感動! 5. 自製的Ukulele與傳統的有甚麼不同? Permanenze: 我們自製的Ukulele用上鐵盒為音箱,比一般用木製音箱較高音。 6. D.I.Y. Ukulele有甚麼步驟? Mandy: 首先鐵盒前後要開一個洞,令盒內的音聲可透過洞口發出,然後連接弦線及加上琴頸,最後便是調音,大約四小時便可完成。 7. 有沒有遇過甚麼難忘的經驗? Permanenze: 早前參與了商台的「低碳30」活動,當天在營地和40-60名參加者一同自製Ukulele,場面十分壯觀。而且我們當日要帶着那麼多材料上山,是一個難忘的經驗。

Chak Ng

Chak Ng

音樂能陶冶性情,一首優美動人的樂章可以令人愉悅快樂。不過我們往往只沉醉於演唱者的歌聲,忽略了一班幕後功臣。今次本平台便訪問了三位修理和自製樂器的功臣,包括Chris Lam、Chak Ng和Permanenze,他們對音樂和設計的執着,令我們明白到只要向着目標進發,便有成事的一天。「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絕對可以反映這班幕後功臣密密為樂器付出的努力。 Chak Ng|修讀設計,從小便愛彈結他,更放棄一切追求自己夢想,全職修理結他。亦會設計大型道具,最近便替Clockenflap當中的一個攤位設計裝置藝術品。 1. 為甚麼會對維修結他有興趣? Chak: 因為小時候就開始玩結他,當時沒有太多零用錢,所以便向朋友借了一支,由於它不是全新,所以有不足的地方,於是便開始將它改裝,慢慢試。後來幫身邊朋友維修了數支結他,開始有多餘錢去買一支新的。由那時開始繼續將一些舊結他維修及翻新再放上網出售,這樣便開始了我的修理結他事業。 2. 你與音樂有甚麼關係? Chak: 我從小便聽搖滾樂,好喜歡電結他發出的聲音。我覺得我每次整結他時,都要先明白擁有者的性格,因為我想那支結他與他們能建立關係,結他是其創作伴侶和靈感,可以讓他們作出一首好歌。 3. 初開始時遇到甚麼困難? Chak: 香港地方有限,初初開始時我只能在家裡進行翻新和維修,但慢慢覺得擁有一個工作室比較方便,便開始找地方。由新蒲崗到現在的牛頭角,希望能給人一種專業的感覺。 4. 有沒有遇過甚麼難忘的經驗? Chak: 除了維修結他外,我還會設計配件。當中有些更被外國公司看中,申請專利並放在他們的結他裡,這對於我來說絕對是一個肯定。 5. 除了維修結他,還有甚麼興趣? Chak: 我還會開班教彈結他,也會到大專院校舉辦有關結他的講座。因為我讀設計出身,所以也愛拼拼貼貼,做成裝置藝術品。 6. 結他令你的人生有着甚麼改變嗎? Chak: 因為維修結他要有耐性,所以它已經令我變得不再急進,每件事也會有技巧地完成。而且每次幫客人維修結他也有正面回嚮,令我更有滿足感和自豪。 7. 將來有甚麼大計? Chak: 希望繼續在大專院校教書,並在學校研究結他,然後學以至用,將那些知識傳承給下一代及整個行業。 Fretsmith Guitar Lab 九龍灣大業街34號楊耀松第五工業大廈8樓B2室

Chris Lam

Chris Lam

音樂能陶冶性情,一首優美動人的樂章可以令人愉悅快樂。不過我們往往只沉醉於演唱者的歌聲,忽略了一班幕後功臣。今次本平台便訪問了三位修理和自製樂器的功臣,包括Chris Lam、Chak Ng和Permanenze,他們對音樂和設計的執着,令我們明白到只要向着目標進發,便有成事的一天。「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絕對可以反映這班幕後功臣密密為樂器付出的努力。 Chris Lam|由傳媒人到維修結他,當了18年傳媒人,毅然辭去工作,與妻子一同到日本讀書,學修理電結他,半年前回港創業。 1. 當初為甚麼會選擇到日本讀書? Chris: 我在傳統的媒體機構工作了18年,漸漸發覺紙媒開始衰落,覺得要為自己增值,便決定和妻子到日本讀書。因為小時候常常聽日本音樂和看日本漫畫,對日本文化特別感興趣。日本有很多專門學校,例如烹飪、寵物美容和網頁設計等,而我就選擇了維修結他,因為我玩結他已經十多年,特別有興趣,所以便選擇修讀維修結他課程。 2. 你喜歡音樂嗎?音樂帶給你甚麼? Chris: 讀中學時很喜愛日本歌手,到出來社會工作時,遇到一班愛聽搖滾樂的同事,一聽便愛上,開始接觸多了這類音樂,發覺彈結他都可以好好玩,於是便和一班朋友開始組隊夾Band。我覺得音樂變化很大,當我彈不到那個旋律時,會令我變得很沮喪,但亦因為彈不到,又會督束自己要加倍、重複練習,從而讓我變得更有耐性。 3. 為甚麼會對維修結他有興趣? Chris:因為我很喜歡結他,而且從小便喜歡將東西拆拆砌砌,玩了結他十多年,如果結他壞了,拿去專門店修理,一等就要數個月,很浪費時間。不是人人都家有幾支結他,這令我萌生一個念頭,如果我懂得修理結他,不單止可以替自己修理,更可以只用幾星期時間幫其他人維修,我覺得這是一個商機。 4. 初開始時遇到甚麼困難? Chris: 我比較幸運,我身邊朋友都是玩音樂的,所以他們也會介紹朋友來找我。Studio方面,很好彩找到一個自己負擔得起租金的單位。 5. 有沒有遇過甚麼難忘的經驗? Chris: 因為這個行業會遇到不同的人,可以接觸不同種類的結他,包括一些古董結他,每次接觸它們時我都有一種幸福的感覺。有一次,幫一位精神科醫生朋友整結他,原來那支結他是他的病人的,後來他彈完維修好的結他後,病情也開始好轉,這令我十分感動,原來我的職業都可以幫到病人,把音樂帶回他的人生。 6. 將來有甚麼計劃? Chris: 因為我讀設計,所以將來想在結他上畫上不同的圖案。第一個圖案,想以紋身風格為主,或是自己喜愛的動漫人物。 樂道結他維修 地址:觀塘興業街14號永興大廈4樓C7室

Ibility

Ibility

一年容易又聖誕,聖誕節當然要與愛人及家人共度時光,歡度節日。雖然還未到聖誕,但連卡佛已經與一眾新世代設計師組成「時尚新力量」 (The Next New),將他們的設計意念與故事,化成創新態度及破格設計,為顧客帶來驚喜。本平台今次訪問了三個設計單位,分別是NAP Led 燈飾、Production Q設計工作室與Ibility縫紉套裝,與人分享產品背後的精彩故事,感受他們的熱情與創意。 Ibility|創辦人Rose Lee與Peter Lin夫婦,致力提倡手工藝及傳承家庭傳統, 創作出各款服飾、首飾和現代「縫紉包」。這個聖誕,夫婦倆更與連卡佛獨家推出布偶和鞋履套裝,讓孩子們可發揮創意。 1. 你覺得甚麼是好的設計? Rose: 我個人認為,雖然設計分很多種,但是好的設計除了要講求價錢經濟、滿足客人需求和外型精美外,更需要融入生活,改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這是我心目中的好設計。 2. 為甚麼會愛上設計? Rose: 我熱愛藝術,因為藝術可以抒解自己的情緒,這是比較個人的,但我更愛設計,因為設計除了美感外,還可帶給我們創意、舒適、便利和趣味,能改善生活,是人與人之間的一種新生活。 3. 為甚麼會有創作縫紉包的概念? Peter: 因為本身自己很喜歡親手做一些禮物去送給自己愛的人,而創作縫紉包,是希望可以幫助那些平常不擅長做手工的人,能夠用這些縫紉包去為自己心愛的人作一些簡單的創作,把心意送給對方。 4. 你們的品牌比其他人優勝在甚麼地方? Rose & Peter: 其實每個品牌本身也有其可取的地方,而我認為我們優勝的地方是多了一份人情味,我們的團隊會以自己的經驗和經歷,把自己的關懷和愛心,以設計傳達給客人,希望能讓每個人都感受到那份溫暖和愛。 5. 剛開始時遇到甚麼困難? Rose & Peter: 當初遇到最大的困難是成本控制,因為我們做的都是手工產品,而且全是香港製造,加上我們產品的產量不多,所以很多工廠也不願意接我們的訂單。幸好我們能與一些本地的庇護工場合作,不但解決了包裝的問題,更能幫助一些有需要的人士,完全體現了我們的品牌理念。 6. 將來有甚麼大計? Peter: 希望可以透過Ibility,去培養更多有夢想和潛能的本地設計師,讓他們在這個舞台上大放異彩。 7. 你最想收到的聖誕禮物是甚麼? Rose: 一份由丈夫和兒子一起親手製作的簡單禮物。

Production Q

Production Q

一年容易又聖誕,聖誕節當然要與愛人及家人共度時光,歡度節日。雖然還未到聖誕,但連卡佛已經與一眾新世代設計師組成「時尚新力量」 (The Next New),將他們的設計意念與故事,化成創新態度及破格設計,為顧客帶來驚喜。本平台今次訪問了三個設計單位,分別是NAP Led 燈飾、Production Q設計工作室與Ibility縫紉套裝,與人分享產品背後的精彩故事,感受他們的熱情與創意。 Production Q|由香港成衣集團Bossini創辦人羅定邦孫女Queenie Rosita Law羅君兒創立,喜愛平面設計及攝影的她,銳意製作富文藝色彩的創意家品。在「 The City Book」指南裡,她便向香港及其他城市藝術致敬。 1. 你最喜歡畫插畫、攝影還是平面設計? Queenie: 我喜歡透過不同媒體及渠道創作,當中我最愛攝影與畫畫的組合。我的嗜好是喜歡在相片上隨心畫數筆,這樣便會慢慢創造出喜愛的影像。 2. 你何時喜歡上藝術創作? Queenie: 當我第一次到英國倫敦海沃德美術館(Hayward Gallery)欣賞 “Walk in My Mind”的展覽時,那一刻我便被其藝術品吸引,我感到內心的我與那些藝術品連繫在一起,能與它們溝通,我就是從那時開始愛上藝術。   3. Production Q有甚麼特色? Queenie: Production Q是一間創新的設計工作室,以藝術為中心,創造出一個又一個的故事。我們的故事以圖像為主,將它們適當地融入不同Projects當中,以設計家品為例,我們會在照片上加些油漆,令它與一般的傢俬不同,每件傢俬也是獨一無二,具有它的生命力。 4. 剛開始時遇到甚麼困難? Queenie: 開始時有點迷茫,因為在香港創立一個品牌或工作室是有難度,初開始時每天也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但慢慢知道自己正在做甚麼,開始認真對待所有人和事,便漸漸找到方向,令Production Q由一個幻想變成實物。 5. 你將來有甚麼大計? Queenie: 我希望我們的作品可以激勵人,因為我覺得藝術和設計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東西,所以我們要繼續設計好的東西給香港人。我們會繼續設計家品,以家為起點,將這藝術種子放進這最私密的個人空間,令更多人打從心底裡欣賞藝術和設計。 6. 你愛香港嗎? Queenie: 起初我並不喜愛香港,我覺得她給人一種侷促及窒息感,但自從設立了Production Q後,我在香港找到自己的方向和步伐,令我慢慢愛上這地方,從而令我創作出「 The City Book」這本書。 7. 你最想收到的聖誕禮物是甚麼? Queenie: 我喜歡一些富有神秘感及奇幻感的東西,它可以是一封匿名電子郵件或聖誕卡。

Nap

Nap

一年容易又聖誕,聖誕節當然要與愛人及家人共度時光,歡度節日。雖然還未到聖誕,但連卡佛已經與一眾新世代設計師組成「時尚新力量」 (The Next New),將他們的設計意念與故事,化成創新態度及破格設計,為顧客帶來驚喜。本平台今次訪問了三個設計單位,分別是NAP Led 燈飾、Production Q設計工作室與Ibility縫紉套裝,與人分享產品背後的精彩故事,感受他們的熱情與創意。 NAP|沿於對古董燈飾的熱愛,Stephanie To及Yat Ming Lo於2013年成立NAP品牌。最新的「 Uri」系列,採用激光切割技術打造出一系列現代燈泡,為家居倍添另類摩登節日氣氛。 1. 為甚麼會愛上設計? Yat Ming Lo: 我是讀工業學院出身的,自小喜歡金工、木工、機電物理。家裡大部分的傢具都是我親手做的。曾任職於廣告公司逾十年,包括電視和平面廣告等,不變的工作性質不能滿足我的手作癮,所以三年前便夥拍前同事Stephanie自立門戶,開設工作室NAP。 2. 剛開始時遇到甚麼困難? Yat Ming Lo & Stephanie: 今年是公司的第三年。創業初期,我們主要為歐美餐廳做室內設計及燈飾,可是到了去年底,歐美市道不景,外國訂單數量大幅下降。市道順景時,公司確曾有過不錯的盈餘,但在不景氣時,公司持續虧蝕,當時的資金壓力反而令我們摸索到新路向,與其替別人作嫁衣裳,不如以自己品牌設計燈飾,於是我們便推出不同顏色的電線、燈頭和款式各異的燈泡,到手作市集擺檔,在PMQ開設Pop up store,吸引更多的本地客人。今年我們推出自行研創的「 Uri」系列燈泡,嘗試開拓更廣闊的零售市場。 3. 你的靈感從何而來? Yat Ming Lo & Stephanie: 作為設計師,我們對所有事情都抱有好奇心,創作「 Uri」系列時,我們想以另一個手法來呈現一個燈泡。剛好那段時間我們很沉迷宇宙、量子力學等,發覺整個太陽系的不同星體都有一些肉眼看不見的能量線(Leyline)包圍,而太陽系的運行亦影響到地球的四季,就像人類所謂的,一切都是由大自然成就出來的。於是我們把這概念融入燈泡型的燈具中,以Laser cut裁剪亞加力膠片並刻上線條,令燈座底部的光線可達至折射的效果,演繹出太陽、地球及水星等不同形態。 4. 為何選擇設計燈飾? Yat Ming Lo & Stephanie: 當年非常流行開Online shop賣手製作品,大家都想試一試,所以走在一起創立NAP。剛開始時,我們想賣大型傢具,但由於Warehouse租金實在太貴,所以打消這個念頭。之後誤打誤撞下發現燈的需求很大,也就開始了我們的「光明路」。 5. 第一個設計的燈飾與今次的設計有甚麼不同? Yat Ming Lo & Stephanie: 起初我們的設計以愛迪生復古吊燈為主,今年我們開始專注於產品設計,經過8個月的研發和多次測試後,終於推出自己設計的燈泡URI。「 Uri」最能代表我們的創意,注入了玩味和摩登設計元素,令LED燈泡不再是沉悶的日用品,而是融合了實用及美觀, 結合了科技及手作的摩登風格環保燈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