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y vicodin

Art & Culture

Chak Ng

Chak Ng

音樂能陶冶性情,一首優美動人的樂章可以令人愉悅快樂。不過我們往往只沉醉於演唱者的歌聲,忽略了一班幕後功臣。今次本平台便訪問了三位修理和自製樂器的功臣,包括Chris Lam、Chak Ng和Permanenze,他們對音樂和設計的執着,令我們明白到只要向着目標進發,便有成事的一天。「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絕對可以反映這班幕後功臣密密為樂器付出的努力。 Chak Ng|修讀設計,從小便愛彈結他,更放棄一切追求自己夢想,全職修理結他。亦會設計大型道具,最近便替Clockenflap當中的一個攤位設計裝置藝術品。 1. 為甚麼會對維修結他有興趣? Chak: 因為小時候就開始玩結他,當時沒有太多零用錢,所以便向朋友借了一支,由於它不是全新,所以有不足的地方,於是便開始將它改裝,慢慢試。後來幫身邊朋友維修了數支結他,開始有多餘錢去買一支新的。由那時開始繼續將一些舊結他維修及翻新再放上網出售,這樣便開始了我的修理結他事業。 2. 你與音樂有甚麼關係? Chak: 我從小便聽搖滾樂,好喜歡電結他發出的聲音。我覺得我每次整結他時,都要先明白擁有者的性格,因為我想那支結他與他們能建立關係,結他是其創作伴侶和靈感,可以讓他們作出一首好歌。 3. 初開始時遇到甚麼困難? Chak: 香港地方有限,初初開始時我只能在家裡進行翻新和維修,但慢慢覺得擁有一個工作室比較方便,便開始找地方。由新蒲崗到現在的牛頭角,希望能給人一種專業的感覺。 4. 有沒有遇過甚麼難忘的經驗? Chak: 除了維修結他外,我還會設計配件。當中有些更被外國公司看中,申請專利並放在他們的結他裡,這對於我來說絕對是一個肯定。 5. 除了維修結他,還有甚麼興趣? Chak: 我還會開班教彈結他,也會到大專院校舉辦有關結他的講座。因為我讀設計出身,所以也愛拼拼貼貼,做成裝置藝術品。 6. 結他令你的人生有着甚麼改變嗎? Chak: 因為維修結他要有耐性,所以它已經令我變得不再急進,每件事也會有技巧地完成。而且每次幫客人維修結他也有正面回嚮,令我更有滿足感和自豪。 7. 將來有甚麼大計? Chak: 希望繼續在大專院校教書,並在學校研究結他,然後學以至用,將那些知識傳承給下一代及整個行業。 Fretsmith Guitar Lab 九龍灣大業街34號楊耀松第五工業大廈8樓B2室

Chris Lam

Chris Lam

音樂能陶冶性情,一首優美動人的樂章可以令人愉悅快樂。不過我們往往只沉醉於演唱者的歌聲,忽略了一班幕後功臣。今次本平台便訪問了三位修理和自製樂器的功臣,包括Chris Lam、Chak Ng和Permanenze,他們對音樂和設計的執着,令我們明白到只要向着目標進發,便有成事的一天。「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絕對可以反映這班幕後功臣密密為樂器付出的努力。 Chris Lam|由傳媒人到維修結他,當了18年傳媒人,毅然辭去工作,與妻子一同到日本讀書,學修理電結他,半年前回港創業。 1. 當初為甚麼會選擇到日本讀書? Chris: 我在傳統的媒體機構工作了18年,漸漸發覺紙媒開始衰落,覺得要為自己增值,便決定和妻子到日本讀書。因為小時候常常聽日本音樂和看日本漫畫,對日本文化特別感興趣。日本有很多專門學校,例如烹飪、寵物美容和網頁設計等,而我就選擇了維修結他,因為我玩結他已經十多年,特別有興趣,所以便選擇修讀維修結他課程。 2. 你喜歡音樂嗎?音樂帶給你甚麼? Chris: 讀中學時很喜愛日本歌手,到出來社會工作時,遇到一班愛聽搖滾樂的同事,一聽便愛上,開始接觸多了這類音樂,發覺彈結他都可以好好玩,於是便和一班朋友開始組隊夾Band。我覺得音樂變化很大,當我彈不到那個旋律時,會令我變得很沮喪,但亦因為彈不到,又會督束自己要加倍、重複練習,從而讓我變得更有耐性。 3. 為甚麼會對維修結他有興趣? Chris:因為我很喜歡結他,而且從小便喜歡將東西拆拆砌砌,玩了結他十多年,如果結他壞了,拿去專門店修理,一等就要數個月,很浪費時間。不是人人都家有幾支結他,這令我萌生一個念頭,如果我懂得修理結他,不單止可以替自己修理,更可以只用幾星期時間幫其他人維修,我覺得這是一個商機。 4. 初開始時遇到甚麼困難? Chris: 我比較幸運,我身邊朋友都是玩音樂的,所以他們也會介紹朋友來找我。Studio方面,很好彩找到一個自己負擔得起租金的單位。 5. 有沒有遇過甚麼難忘的經驗? Chris: 因為這個行業會遇到不同的人,可以接觸不同種類的結他,包括一些古董結他,每次接觸它們時我都有一種幸福的感覺。有一次,幫一位精神科醫生朋友整結他,原來那支結他是他的病人的,後來他彈完維修好的結他後,病情也開始好轉,這令我十分感動,原來我的職業都可以幫到病人,把音樂帶回他的人生。 6. 將來有甚麼計劃? Chris: 因為我讀設計,所以將來想在結他上畫上不同的圖案。第一個圖案,想以紋身風格為主,或是自己喜愛的動漫人物。 樂道結他維修 地址:觀塘興業街14號永興大廈4樓C7室

Ibility

Ibility

一年容易又聖誕,聖誕節當然要與愛人及家人共度時光,歡度節日。雖然還未到聖誕,但連卡佛已經與一眾新世代設計師組成「時尚新力量」 (The Next New),將他們的設計意念與故事,化成創新態度及破格設計,為顧客帶來驚喜。本平台今次訪問了三個設計單位,分別是NAP Led 燈飾、Production Q設計工作室與Ibility縫紉套裝,與人分享產品背後的精彩故事,感受他們的熱情與創意。 Ibility|創辦人Rose Lee與Peter Lin夫婦,致力提倡手工藝及傳承家庭傳統, 創作出各款服飾、首飾和現代「縫紉包」。這個聖誕,夫婦倆更與連卡佛獨家推出布偶和鞋履套裝,讓孩子們可發揮創意。 1. 你覺得甚麼是好的設計? Rose: 我個人認為,雖然設計分很多種,但是好的設計除了要講求價錢經濟、滿足客人需求和外型精美外,更需要融入生活,改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這是我心目中的好設計。 2. 為甚麼會愛上設計? Rose: 我熱愛藝術,因為藝術可以抒解自己的情緒,這是比較個人的,但我更愛設計,因為設計除了美感外,還可帶給我們創意、舒適、便利和趣味,能改善生活,是人與人之間的一種新生活。 3. 為甚麼會有創作縫紉包的概念? Peter: 因為本身自己很喜歡親手做一些禮物去送給自己愛的人,而創作縫紉包,是希望可以幫助那些平常不擅長做手工的人,能夠用這些縫紉包去為自己心愛的人作一些簡單的創作,把心意送給對方。 4. 你們的品牌比其他人優勝在甚麼地方? Rose & Peter: 其實每個品牌本身也有其可取的地方,而我認為我們優勝的地方是多了一份人情味,我們的團隊會以自己的經驗和經歷,把自己的關懷和愛心,以設計傳達給客人,希望能讓每個人都感受到那份溫暖和愛。 5. 剛開始時遇到甚麼困難? Rose & Peter: 當初遇到最大的困難是成本控制,因為我們做的都是手工產品,而且全是香港製造,加上我們產品的產量不多,所以很多工廠也不願意接我們的訂單。幸好我們能與一些本地的庇護工場合作,不但解決了包裝的問題,更能幫助一些有需要的人士,完全體現了我們的品牌理念。 6. 將來有甚麼大計? Peter: 希望可以透過Ibility,去培養更多有夢想和潛能的本地設計師,讓他們在這個舞台上大放異彩。 7. 你最想收到的聖誕禮物是甚麼? Rose: 一份由丈夫和兒子一起親手製作的簡單禮物。

Production Q

Production Q

一年容易又聖誕,聖誕節當然要與愛人及家人共度時光,歡度節日。雖然還未到聖誕,但連卡佛已經與一眾新世代設計師組成「時尚新力量」 (The Next New),將他們的設計意念與故事,化成創新態度及破格設計,為顧客帶來驚喜。本平台今次訪問了三個設計單位,分別是NAP Led 燈飾、Production Q設計工作室與Ibility縫紉套裝,與人分享產品背後的精彩故事,感受他們的熱情與創意。 Production Q|由香港成衣集團Bossini創辦人羅定邦孫女Queenie Rosita Law羅君兒創立,喜愛平面設計及攝影的她,銳意製作富文藝色彩的創意家品。在「 The City Book」指南裡,她便向香港及其他城市藝術致敬。 1. 你最喜歡畫插畫、攝影還是平面設計? Queenie: 我喜歡透過不同媒體及渠道創作,當中我最愛攝影與畫畫的組合。我的嗜好是喜歡在相片上隨心畫數筆,這樣便會慢慢創造出喜愛的影像。 2. 你何時喜歡上藝術創作? Queenie: 當我第一次到英國倫敦海沃德美術館(Hayward Gallery)欣賞 “Walk in My Mind”的展覽時,那一刻我便被其藝術品吸引,我感到內心的我與那些藝術品連繫在一起,能與它們溝通,我就是從那時開始愛上藝術。   3. Production Q有甚麼特色? Queenie: Production Q是一間創新的設計工作室,以藝術為中心,創造出一個又一個的故事。我們的故事以圖像為主,將它們適當地融入不同Projects當中,以設計家品為例,我們會在照片上加些油漆,令它與一般的傢俬不同,每件傢俬也是獨一無二,具有它的生命力。 4. 剛開始時遇到甚麼困難? Queenie: 開始時有點迷茫,因為在香港創立一個品牌或工作室是有難度,初開始時每天也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但慢慢知道自己正在做甚麼,開始認真對待所有人和事,便漸漸找到方向,令Production Q由一個幻想變成實物。 5. 你將來有甚麼大計? Queenie: 我希望我們的作品可以激勵人,因為我覺得藝術和設計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東西,所以我們要繼續設計好的東西給香港人。我們會繼續設計家品,以家為起點,將這藝術種子放進這最私密的個人空間,令更多人打從心底裡欣賞藝術和設計。 6. 你愛香港嗎? Queenie: 起初我並不喜愛香港,我覺得她給人一種侷促及窒息感,但自從設立了Production Q後,我在香港找到自己的方向和步伐,令我慢慢愛上這地方,從而令我創作出「 The City Book」這本書。 7. 你最想收到的聖誕禮物是甚麼? Queenie: 我喜歡一些富有神秘感及奇幻感的東西,它可以是一封匿名電子郵件或聖誕卡。

Nap

Nap

一年容易又聖誕,聖誕節當然要與愛人及家人共度時光,歡度節日。雖然還未到聖誕,但連卡佛已經與一眾新世代設計師組成「時尚新力量」 (The Next New),將他們的設計意念與故事,化成創新態度及破格設計,為顧客帶來驚喜。本平台今次訪問了三個設計單位,分別是NAP Led 燈飾、Production Q設計工作室與Ibility縫紉套裝,與人分享產品背後的精彩故事,感受他們的熱情與創意。 NAP|沿於對古董燈飾的熱愛,Stephanie To及Yat Ming Lo於2013年成立NAP品牌。最新的「 Uri」系列,採用激光切割技術打造出一系列現代燈泡,為家居倍添另類摩登節日氣氛。 1. 為甚麼會愛上設計? Yat Ming Lo: 我是讀工業學院出身的,自小喜歡金工、木工、機電物理。家裡大部分的傢具都是我親手做的。曾任職於廣告公司逾十年,包括電視和平面廣告等,不變的工作性質不能滿足我的手作癮,所以三年前便夥拍前同事Stephanie自立門戶,開設工作室NAP。 2. 剛開始時遇到甚麼困難? Yat Ming Lo & Stephanie: 今年是公司的第三年。創業初期,我們主要為歐美餐廳做室內設計及燈飾,可是到了去年底,歐美市道不景,外國訂單數量大幅下降。市道順景時,公司確曾有過不錯的盈餘,但在不景氣時,公司持續虧蝕,當時的資金壓力反而令我們摸索到新路向,與其替別人作嫁衣裳,不如以自己品牌設計燈飾,於是我們便推出不同顏色的電線、燈頭和款式各異的燈泡,到手作市集擺檔,在PMQ開設Pop up store,吸引更多的本地客人。今年我們推出自行研創的「 Uri」系列燈泡,嘗試開拓更廣闊的零售市場。 3. 你的靈感從何而來? Yat Ming Lo & Stephanie: 作為設計師,我們對所有事情都抱有好奇心,創作「 Uri」系列時,我們想以另一個手法來呈現一個燈泡。剛好那段時間我們很沉迷宇宙、量子力學等,發覺整個太陽系的不同星體都有一些肉眼看不見的能量線(Leyline)包圍,而太陽系的運行亦影響到地球的四季,就像人類所謂的,一切都是由大自然成就出來的。於是我們把這概念融入燈泡型的燈具中,以Laser cut裁剪亞加力膠片並刻上線條,令燈座底部的光線可達至折射的效果,演繹出太陽、地球及水星等不同形態。 4. 為何選擇設計燈飾? Yat Ming Lo & Stephanie: 當年非常流行開Online shop賣手製作品,大家都想試一試,所以走在一起創立NAP。剛開始時,我們想賣大型傢具,但由於Warehouse租金實在太貴,所以打消這個念頭。之後誤打誤撞下發現燈的需求很大,也就開始了我們的「光明路」。 5. 第一個設計的燈飾與今次的設計有甚麼不同? Yat Ming Lo & Stephanie: 起初我們的設計以愛迪生復古吊燈為主,今年我們開始專注於產品設計,經過8個月的研發和多次測試後,終於推出自己設計的燈泡URI。「 Uri」最能代表我們的創意,注入了玩味和摩登設計元素,令LED燈泡不再是沉悶的日用品,而是融合了實用及美觀, 結合了科技及手作的摩登風格環保燈泡。(…)

Music is the message

Music is the message

「4、3、2、1,Are you ready?」還有四日,一年一度全港最大型戶外音樂及藝術節Clockenflap Music and Arts Festival(簡稱Clockenflap)便正式開鑼,今年參演者分別來自港、台、英、美、法、冰島、紐西蘭、馬來西亞、印尼、韓國、圭亞那、盧森堡、瑞典等國家。除了為人熟悉的盧凱彤、台灣天后陳綺貞外,還有冰島重量級人馬Sigur Rós、國際電音班霸The Chemical Brothers。藝術方面,有來自瑞典,以歌聲結合馬戲團表演和形體劇場元素的All Genius All Idiot、來自加拿大,以一對機械臂,可透過觸碰與人交流的The Blind Robot。 不經不覺,Clockenflap已踏入第九年,但依然有很多人對Clockenflap並不了解!其實,這並非普通的音樂節,主辦人最初的理念是想打破單向式的表演,打造一個雙方互動的大型音樂文化節,所以才會結集了音樂、藝術、創作、飲食等不同元素。Clockenflap前身是Rockit音樂節,2003年開始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後來因受到各方投訴,結果於2006年停辦。2008年,曾於Rockit音樂節工作的Jay Forster、Mike Hill和Justin Sweeting眼見香港的音樂節處於真空期,於是創辦了Clockenflap。填補「音樂空虛」之餘,亦希望可以間接把香港帶進當代媒體藝術圈之列。雖然一直以來音樂節還是遇到不少批評,但The show still go on,2012年更有超過二萬人進場,成為全港最大型音樂活動。 說起大型戶外音樂節,不得不提音樂節鼻祖 ,美國的胡士托音樂節(Woodstock Music & Art Fair),這個被視為對後世搖滾樂影響至深的大型音樂會,更曾經被導演李安拍成電影,戲中重現了六十年代嬉皮士們如何透過音樂實踐和宣揚愛、和平、自由。直到現在,1969年的胡士托音樂會依然被稱為歷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音樂盛事。誰也沒想過,原本一場商業活動,因為遭到各方打壓、媒體的撻伐下,反而起了宣傳效果,一下子,在傳媒大事渲染下,五十萬來自各地的年輕人、嬉皮士一湧而至,聚集在一個大型牧場,進行了一連三日無間斷,打着二戰後宣揚愛與和平旗號的大型戶外音樂會。 有人視胡士托音樂節是嬉皮士的失樂園,其實他們只是一群擁有共同目標,追求自由與純真的年輕 人。 五十萬人在三日內湧進這個原本只是用來養牛的草地宣揚愛與和平。 胡士托音樂節無分年齡、階層、種族,一同追求自由和純真。 每一日都有來自各地的人湧進,造成史上最嚴重的大塞車。 音樂無界限,有人的地方就有音樂,以下六個全球最具代表性的音樂藝術節,每年都吸引世界各地Band友、音樂人遠道潮聖。 The Coachella Valley Music and Arts Festival 每年於美國加洲Indo市舉行,由1999年舉辦至今,一直被視為音樂陣容最強盛的音樂藝術節。為期三天,除搖滾樂團外,還有Hip Hop、電子音樂及其他另類音樂。2001年音樂節更因為Oasia而聲名大噪。 Afropunk Festival 主打黑人音樂的Afropunk Festival,從2005年開始舉辦,由最初的黑人Punk音樂節發展而來,如今已經包括了R&B、Funk、Hip Hop等各種形式的音樂。 Fuji Rock Festival 是日本搖滾樂際的先驅,由於最初舉辦地點位於富士山附近,所以活動亦以此為名,1999年搬到新潟縣的苗場滑雪場,但名字一直沿用至今。音樂節定於每年的七月尾至八月頭舉行,是全日本最大的音樂盛事,內容由流行曲、電子音樂、 Rap、Folk到Jazz。 Summer Sonic 每年八月初至八月中逢周六及周日,在千葉縣和大阪舉行的大規模城市搖滾音樂節。音樂節自2000年開始舉辦,2011年更加插了Sonic Mania前夜祭,以通宵達旦的電子音樂派對為兩天的音樂盛事進行暖身,最吸引人的地方是每年都會邀請音樂猛人參與演出,而Radiohead就曾經是嘉賓之一。(…)

Gabby So

Gabby So

Gabby So 蘇子情|獨腳戲演員,16歲考獲八級樂理,18歲投考鋼琴演奏級,2011年以一級榮譽學士畢業於洛杉磯加州大學(UCLA)戲劇系,曾於著名荷里活演員 Will Smith 旗下公司實習,其後回港開始其演藝事業。最近更首次在美國紐約演出《The Ritz-Diamond 麗思卡鑽石》 。 1. 你精通鋼琴與舞蹈,為甚麼會鍾情於演獨腳戲? Gabby: 獨腳戲有一個獨特的地方,就是可讓我自導自演,所以每一次表演我都會加入彈琴和跳舞元素來帶出整個故事。如果我只做舞蹈員或鋼琴家就只可以專注於其中一方面。 2. 對你來說,演、導哪一方面較難? Gabby: 其實各有難處,但導比較困難,因為做演員只需負責表演,但做導演就連設計戲服、燈光也要一併負責,而且導演要給演員更多劇本上的詮釋,所以平日要多看新聞、不同種類的書籍,才能以不同的角度去分析劇本,把更多的新元素加入劇本中,令它變成不只是故事這麼簡單。 3. 每次表演,你希望帶給觀眾甚麼訊息? Gabby: 每次的主題都不同,雖然每次都不一樣,但都是圍繞着自己面對的問題,例如《紅玫瑰與白玫瑰》,就是講對婚姻和自由有甚麼看法?到底自己想安定下來還是繼續尋找自我呢?就是在這種狀態下引發我想以做戲的方法去解決問題。問題有時候是工作,有時候是感情,每一次做戲,無論想解決的是甚麼問題,都好希望讓觀眾知道,我會自己面對問題,希望這種勇氣可以感染觀眾,也要讓他們知道,就算面對任何問題都不會是獨自面對。由於獨腳戲是一人主演,所以可以跟觀眾有一個直接的關係,觀眾亦更容易投入我的角色中。 4. 當初為甚麼會選擇演獨腳戲而不是舞台劇?開始時有甚麼困難? Gabby: 獨腳戲本身就是一個困難。回港前也曾在荷里活演過戲,回來後亦跟過李力持導演到內地拍電視劇和電影,在香港也曾拍過電影,但後來發現,拍完一套電影後,不知要再等到甚麼時候才可以接另一套,雖然也有主動尋找機會,但始終演員比較被動,自己根本不能控制,就是因為這種缺乏安全感的感覺,令我萌生想做一些自己可以掌握得到的工作。加上獨腳戲由成本到班底都可以自己控制,而且我太喜歡做演員,不想把自己的夢想放在別人手上,所以便開始自己組班底,幸好得到家人和朋友支持。只要自己想做,自然就會有人願意幫忙,只在於願不願意踏出第一步。 5. 獨腳戲和舞台劇有甚麼不同? Gabby: 獨腳戲在表演時需要好大的能量,舞台劇有對手,怯場或者忘記對白,甚至是觀眾有甚麼反應時,對手都可以即時幫我解困和共同面對,但獨腳戲只得我自己一個去面對觀眾,在台上能否生存就視乎觀眾會否支持我。如果自己一個在台上依然可以獨自面對觀眾又能繼續「生存」的話,這證明我以後就算面對電影鏡頭也不會怯場,因為獨自面對台下觀眾已經是最大的挑戰。 6. 外國的觀眾跟香港觀眾有甚麼分別? Gabby: 之前曾到過英國演出,當地的觀眾較有耐性,試過一次有一家人花了個半小時駕車來看我做Show,那次演出時間連一小時都沒有。在香港人眼中會覺得這樣完全不合乎經濟原則。香港較少觀眾願意付出金錢和時間去買這種體驗和經驗,很多人都寧可花錢在物質滿足上。外國觀眾在文化投資上相對地較大,而且香港觀眾希望追求的是刺激感和娛樂性,如果欠缺娛樂元素就已經覺得蝕底,表演者不能為他們帶來開心感覺,心理上會覺得蝕本。外國人的心態是想看看你到底會做甚麼?他們會抱有一種好奇心,不會妄下判斷,他們會看你的表演有甚麼意義,他們看完後會沉澱,完Show後更會留下來跟我細談整個表演的內容。 7. 你將會首次到美國表演,今次的故事主題是甚麼? Gabby: 今次的故事,一月時在香港也有上演過,今次在美國表演的是美國版,因為在這半年裡,我發覺自己在思想上起了轉變,於是把故事改篇,加插了跟林德信和其團隊一同創作的原創音樂。故事都是圍繞着一家人爭家產。但今次團隊比過往龐大,除了有原創音樂外,也邀請了一位馬來西亞導演和當地一位監製幫忙,所以今次多了很多不同的 合作伙伴。 8. 會否視表演獨腳戲為終生職業? Gabby: 暫時在資源許可下都想繼續做,當然如果有機會,我都會接拍電影和電視劇。我沒有限定自己做甚麼工作,但最終都希望可以向藝術工作方面發展。

The World of Tim Burton

The World of Tim Burton

我們常人永遠無法看透藝術家的世界,尤其像添·布頓(Tim Burton)這種天生的鬼才,縱然不是人人明白他的內心世界,卻是人人都喜愛他的作品。添·布頓今天的才華和成就,可以說是其孤獨童年的寫照。跟很多藝術家一樣,添·布頓的童年過得並不快樂,自小已活在封閉和孤獨中,繪畫成了他唯一的興趣,亦成了他對這個世界的看法,自此,他只有與畫為伴。雖然童年過得並不快樂,但他的藝術天份卻是從那時開始慢慢萌芽,他在加州藝術學院讀書時,因為創作了「芹菜怪物的莖」而獲得迪士尼獎學金,獎學金旨在用來鼓勵年輕人為自己夢想創業,由那時開始,他亦正式成為迪士尼的動畫師,後來更成為了舉世知名的插畫師、鬼才導演、藝術家。 黑色幽默和另類的視覺外,專一亦是其標誌性的個人風格,一直以來,他都有自己的御用拍擋如Johnny Depp、Helena Bonham Carter和為他大部分電影配樂的Danny Elfman等。在添·布頓筆下的電影,無論大人或小朋友,都總會對一套甚至幾套特別刻骨銘心,如最經典的《幻海奇緣》、《怪誕城之夜》、《朱古力獎門人》等,每個角色、故事以至場景都充滿獨特的黑色邪氣與幽默感 。 超過十年的努力,作品無數、獲獎亦無數,為了讓影迷可以一次過回顧他的作品,11月5日至2017年1月23日,這位鬼才導演將會來港舉行《添布頓異想世界》巡迴展。其實早在2009年起他已走遍紐約、澳洲、加拿大、法國、韓國、日本、德國、巴西、中國等地作巡迴展覽,今次香港展覽由獨立策展人Jenny He,聯同Tim Burton Productions合作籌劃,將會展出他由童年時代到現在合共五百多件作品,當中包括有他製作過的電影角色、服裝手稿、一比一電影道具以至他讀書時製作的短片等,展品會按不同主題包括Around the world(隨想漫遊)、The Carnivalesque(諷刺嘉年華)、Figurative Works: Men, Women or Creatures?(奇幻想像: 非男非女也非怪? )、Film Characters(經典電影角色)、Holidays(節日懷想)、Influences(回到最初)、The Misunderstood Outcasts(為世不容的傳奇)、Polaroids(寶麗萊珍藏)及Unrealized Projects(未圓的壯志)展示於不同區域,加上現場的多媒體設計,觀賞者終於可以深入這位鬼才的內心世界,一探其數十年以來的職藝生涯。 《添布頓異想世界》巡迴展 日期 : 2016年11月5日-2017年1月23日 地點 :香港鰂魚涌太古坊英皇道979號康和大廈1樓ArtisTree 開放時間: 早上10時-晚上10時 售票點:購票通www.goo.gl/v4W18M 

Alex Yiu

Alex Yiu

一套電影好與壞,導演和演員當然是功臣之一,但幕前幕後每個崗位同樣功不可沒,而這班幕後的綠葉,卻永遠是勞苦功高又被忽略的一群,當中包括最易被人遺忘的特技化妝師。為了讓大家更了解這班幕後精英,今次特別邀請了三位香港著名特技化妝師—Ryan Li、Gary Chan、 Alex Yiu,一一說出香港特技化妝師在工作路上遇到的喜與悲,讓一眾嘩鬼在Halloween狂歡時也不忘這班功臣。 Alex Yiu|鍾情於噴槍化妝和面部與人體彩繪,2007年開始參與主題公園的萬聖節化妝,其後獲得外籍化妝師大力讚賞。更獲邀到美國參加Face & Body Art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及Hair Show等活動。在特技化妝路上,不斷努力學習是他的座右銘。 1. 當初為甚麼會當特技化妝師? Alex: 最初我主要幫美容雜誌化妝為主,因為有一次參與過主題公園的萬聖節化妝而開始接觸到特技化妝。我喜歡特技化妝變化多端,我可以把一個人的臉容完全扭曲變成另一個人,這就是特技化妝好玩和有趣的地方。 2. 起步時遇過甚麼困難? Alex:香港較少人做特技化妝,所以開始時工作機會較少,但經過一番練習和摸索後,技術開始慢慢進步,其實只要不停增值自己,機會便會降臨。 3. 你有否曾經為了實現當 特技化妝師的夢想而作出過犧牲? Alex: 初入行時工作機會較少,收入不穩定。頭數年要做多幾份兼職才能 有足夠收入。 4. 為甚麼會對噴槍化妝這麼感興趣? Alex: 第 一次參與主題公園的萬聖節化妝,看見一班外國特技化妝師用噴槍為演員化妝,他們只用噴槍就已經可以令妝容變得立體,就是從那時開始對噴槍化妝產生興趣。翌年的萬聖節化妝更加讓我有機會親身接觸噴槍化妝,就在那時開始愛上了這工作。 5. 你最欣賞那套電影/電視劇的特技化妝? Alex:《The Walking Dead》。劇中的喪屍做得好好,因為我現在正鑽研電影的特技化妝,並以化喪屍妝為起步點,喪屍妝跟萬聖節特技化妝較相似,所以便以《The Walking Dead》中的喪屍作為參考。 6. 有沒有甚麼難忘的經歷? Alex: 最近為內地某部網劇完成了兩件道具屍體,過程十分好玩。因為我要負責上色那部分,要與真的死屍顏色接近,十分具有挑戰性。因為我之前都是化舞台感較重的特技妝,較少接觸電影內的特技妝,所以在為道具屍體上色前,我做了很多研究和資料搜集,盡量令那道具屍體的顏色跟真的屍體接近。

Ryan Li

Ryan Li

一套電影好與壞,導演和演員當然是功臣之一,但幕前幕後每個崗位同樣功不可沒,而這班幕後的綠葉,卻永遠是勞苦功高又被忽略的一群,當中包括最易被人遺忘的特技化妝師。為了讓大家更了解這班幕後精英,今次特別邀請了三位香港著名特技化妝師—Ryan Li、Gary Chan、 Alex Yiu,一一說出香港特技化妝師在工作路上遇到的喜與悲,讓一眾嘩鬼在Halloween狂歡時也不忘這班功臣。 Ryan Li|於澳洲大學畢業後修讀化妝,從而進入當地Fashion界,然後毅然放下辛苦建立的化妝事業,隻身飛到美國洛杉磯,於Cinema Makeup School進修特技化妝。現正在香港推廣特技化妝,不時舉行各種工作坊,將化妝技巧教授有興趣的人,同時發掘有潛質的年輕人。 1. 當初為甚麼當特技化妝師? Ryan: 在澳洲讀大學時兼職做髮型師,機緣巧合下接觸到化妝這行業,所以畢業後便修讀化妝課程,之後幫當地時裝雜誌模特兒化妝。幾年後,透過電影知道特技化妝這工作,完全被它深深吸引着,因為特技化妝可以將一個人的原貌變成另一個人,例如外星人和異形,跟我一般認知的血肉模糊特技化妝有所不同,於是便決定到美國進修特技化妝。 2. 起步時有遇過甚麼困難嗎? Ryan: 在澳洲讀完特技化妝後,在當地工作了數年,機會也比想像中多,但當我回流香港時,工作量驟降,因為香港的特技化妝業只有大師級和初級,中間出現了斷層,於是開始日夜練習,希望令自己的技術進步,從而令自己獲得更多的工作機會。 3. 你有否曾經為了當特技化妝師而作出犧牲? Ryan:我放棄了澳洲的事業,那時候我是某品牌總裁的專屬化妝師,但始終較喜歡特技化妝,而且那段時間事業已經去到瓶頸,很想不斷進步和跳出既有的框框,所以便放棄當時擁有的一切,到美國學特技化妝。 4. 特技化妝與一般化妝有何相異之處? Ryan: 一般化妝有少少侷限,粉底、眼影、胭脂,唇膏,需要逐個步驟完成。但特技化妝的變化可以很天馬行空,三隻眼,五個鼻⋯⋯只要運用自己的想像力和創意,已經可以化一個創意十足的特技化妝。 5. 你最欣賞那位特技化妝師? Ryan: 美籍台灣人Steve Wang。他的作品以怪獸為主,每件作品也活靈活現,而我自己都很喜歡創作異形怪獸的作品,所以Steve是我追逐的目標。 6. 你怎樣看香港的特技化妝業? Ryan: 應該給更多人知道和明白,香港本土的化妝師也可以做到高水準的特技化妝,不是「隔籬飯香」,香港人應該支持香港人,給予機會,這樣才可令每個行業繁花盛放,不會出現斷層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