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y vicodin

Art & Culture

Music is the message

Music is the message

「4、3、2、1,Are you ready?」還有四日,一年一度全港最大型戶外音樂及藝術節Clockenflap Music and Arts Festival(簡稱Clockenflap)便正式開鑼,今年參演者分別來自港、台、英、美、法、冰島、紐西蘭、馬來西亞、印尼、韓國、圭亞那、盧森堡、瑞典等國家。除了為人熟悉的盧凱彤、台灣天后陳綺貞外,還有冰島重量級人馬Sigur Rós、國際電音班霸The Chemical Brothers。藝術方面,有來自瑞典,以歌聲結合馬戲團表演和形體劇場元素的All Genius All Idiot、來自加拿大,以一對機械臂,可透過觸碰與人交流的The Blind Robot。 不經不覺,Clockenflap已踏入第九年,但依然有很多人對Clockenflap並不了解!其實,這並非普通的音樂節,主辦人最初的理念是想打破單向式的表演,打造一個雙方互動的大型音樂文化節,所以才會結集了音樂、藝術、創作、飲食等不同元素。Clockenflap前身是Rockit音樂節,2003年開始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後來因受到各方投訴,結果於2006年停辦。2008年,曾於Rockit音樂節工作的Jay Forster、Mike Hill和Justin Sweeting眼見香港的音樂節處於真空期,於是創辦了Clockenflap。填補「音樂空虛」之餘,亦希望可以間接把香港帶進當代媒體藝術圈之列。雖然一直以來音樂節還是遇到不少批評,但The show still go on,2012年更有超過二萬人進場,成為全港最大型音樂活動。 說起大型戶外音樂節,不得不提音樂節鼻祖 ,美國的胡士托音樂節(Woodstock Music & Art Fair),這個被視為對後世搖滾樂影響至深的大型音樂會,更曾經被導演李安拍成電影,戲中重現了六十年代嬉皮士們如何透過音樂實踐和宣揚愛、和平、自由。直到現在,1969年的胡士托音樂會依然被稱為歷史上最具影響力的音樂盛事。誰也沒想過,原本一場商業活動,因為遭到各方打壓、媒體的撻伐下,反而起了宣傳效果,一下子,在傳媒大事渲染下,五十萬來自各地的年輕人、嬉皮士一湧而至,聚集在一個大型牧場,進行了一連三日無間斷,打着二戰後宣揚愛與和平旗號的大型戶外音樂會。 有人視胡士托音樂節是嬉皮士的失樂園,其實他們只是一群擁有共同目標,追求自由與純真的年輕 人。 五十萬人在三日內湧進這個原本只是用來養牛的草地宣揚愛與和平。 胡士托音樂節無分年齡、階層、種族,一同追求自由和純真。 每一日都有來自各地的人湧進,造成史上最嚴重的大塞車。 音樂無界限,有人的地方就有音樂,以下六個全球最具代表性的音樂藝術節,每年都吸引世界各地Band友、音樂人遠道潮聖。 The Coachella Valley Music and Arts Festival 每年於美國加洲Indo市舉行,由1999年舉辦至今,一直被視為音樂陣容最強盛的音樂藝術節。為期三天,除搖滾樂團外,還有Hip Hop、電子音樂及其他另類音樂。2001年音樂節更因為Oasia而聲名大噪。 Afropunk Festival 主打黑人音樂的Afropunk Festival,從2005年開始舉辦,由最初的黑人Punk音樂節發展而來,如今已經包括了R&B、Funk、Hip Hop等各種形式的音樂。 Fuji Rock Festival 是日本搖滾樂際的先驅,由於最初舉辦地點位於富士山附近,所以活動亦以此為名,1999年搬到新潟縣的苗場滑雪場,但名字一直沿用至今。音樂節定於每年的七月尾至八月頭舉行,是全日本最大的音樂盛事,內容由流行曲、電子音樂、 Rap、Folk到Jazz。 Summer Sonic 每年八月初至八月中逢周六及周日,在千葉縣和大阪舉行的大規模城市搖滾音樂節。音樂節自2000年開始舉辦,2011年更加插了Sonic Mania前夜祭,以通宵達旦的電子音樂派對為兩天的音樂盛事進行暖身,最吸引人的地方是每年都會邀請音樂猛人參與演出,而Radiohead就曾經是嘉賓之一。(…)

Gabby So

Gabby So

Gabby So 蘇子情|獨腳戲演員,16歲考獲八級樂理,18歲投考鋼琴演奏級,2011年以一級榮譽學士畢業於洛杉磯加州大學(UCLA)戲劇系,曾於著名荷里活演員 Will Smith 旗下公司實習,其後回港開始其演藝事業。最近更首次在美國紐約演出《The Ritz-Diamond 麗思卡鑽石》 。 1. 你精通鋼琴與舞蹈,為甚麼會鍾情於演獨腳戲? Gabby: 獨腳戲有一個獨特的地方,就是可讓我自導自演,所以每一次表演我都會加入彈琴和跳舞元素來帶出整個故事。如果我只做舞蹈員或鋼琴家就只可以專注於其中一方面。 2. 對你來說,演、導哪一方面較難? Gabby: 其實各有難處,但導比較困難,因為做演員只需負責表演,但做導演就連設計戲服、燈光也要一併負責,而且導演要給演員更多劇本上的詮釋,所以平日要多看新聞、不同種類的書籍,才能以不同的角度去分析劇本,把更多的新元素加入劇本中,令它變成不只是故事這麼簡單。 3. 每次表演,你希望帶給觀眾甚麼訊息? Gabby: 每次的主題都不同,雖然每次都不一樣,但都是圍繞着自己面對的問題,例如《紅玫瑰與白玫瑰》,就是講對婚姻和自由有甚麼看法?到底自己想安定下來還是繼續尋找自我呢?就是在這種狀態下引發我想以做戲的方法去解決問題。問題有時候是工作,有時候是感情,每一次做戲,無論想解決的是甚麼問題,都好希望讓觀眾知道,我會自己面對問題,希望這種勇氣可以感染觀眾,也要讓他們知道,就算面對任何問題都不會是獨自面對。由於獨腳戲是一人主演,所以可以跟觀眾有一個直接的關係,觀眾亦更容易投入我的角色中。 4. 當初為甚麼會選擇演獨腳戲而不是舞台劇?開始時有甚麼困難? Gabby: 獨腳戲本身就是一個困難。回港前也曾在荷里活演過戲,回來後亦跟過李力持導演到內地拍電視劇和電影,在香港也曾拍過電影,但後來發現,拍完一套電影後,不知要再等到甚麼時候才可以接另一套,雖然也有主動尋找機會,但始終演員比較被動,自己根本不能控制,就是因為這種缺乏安全感的感覺,令我萌生想做一些自己可以掌握得到的工作。加上獨腳戲由成本到班底都可以自己控制,而且我太喜歡做演員,不想把自己的夢想放在別人手上,所以便開始自己組班底,幸好得到家人和朋友支持。只要自己想做,自然就會有人願意幫忙,只在於願不願意踏出第一步。 5. 獨腳戲和舞台劇有甚麼不同? Gabby: 獨腳戲在表演時需要好大的能量,舞台劇有對手,怯場或者忘記對白,甚至是觀眾有甚麼反應時,對手都可以即時幫我解困和共同面對,但獨腳戲只得我自己一個去面對觀眾,在台上能否生存就視乎觀眾會否支持我。如果自己一個在台上依然可以獨自面對觀眾又能繼續「生存」的話,這證明我以後就算面對電影鏡頭也不會怯場,因為獨自面對台下觀眾已經是最大的挑戰。 6. 外國的觀眾跟香港觀眾有甚麼分別? Gabby: 之前曾到過英國演出,當地的觀眾較有耐性,試過一次有一家人花了個半小時駕車來看我做Show,那次演出時間連一小時都沒有。在香港人眼中會覺得這樣完全不合乎經濟原則。香港較少觀眾願意付出金錢和時間去買這種體驗和經驗,很多人都寧可花錢在物質滿足上。外國觀眾在文化投資上相對地較大,而且香港觀眾希望追求的是刺激感和娛樂性,如果欠缺娛樂元素就已經覺得蝕底,表演者不能為他們帶來開心感覺,心理上會覺得蝕本。外國人的心態是想看看你到底會做甚麼?他們會抱有一種好奇心,不會妄下判斷,他們會看你的表演有甚麼意義,他們看完後會沉澱,完Show後更會留下來跟我細談整個表演的內容。 7. 你將會首次到美國表演,今次的故事主題是甚麼? Gabby: 今次的故事,一月時在香港也有上演過,今次在美國表演的是美國版,因為在這半年裡,我發覺自己在思想上起了轉變,於是把故事改篇,加插了跟林德信和其團隊一同創作的原創音樂。故事都是圍繞着一家人爭家產。但今次團隊比過往龐大,除了有原創音樂外,也邀請了一位馬來西亞導演和當地一位監製幫忙,所以今次多了很多不同的 合作伙伴。 8. 會否視表演獨腳戲為終生職業? Gabby: 暫時在資源許可下都想繼續做,當然如果有機會,我都會接拍電影和電視劇。我沒有限定自己做甚麼工作,但最終都希望可以向藝術工作方面發展。

The World of Tim Burton

The World of Tim Burton

我們常人永遠無法看透藝術家的世界,尤其像添·布頓(Tim Burton)這種天生的鬼才,縱然不是人人明白他的內心世界,卻是人人都喜愛他的作品。添·布頓今天的才華和成就,可以說是其孤獨童年的寫照。跟很多藝術家一樣,添·布頓的童年過得並不快樂,自小已活在封閉和孤獨中,繪畫成了他唯一的興趣,亦成了他對這個世界的看法,自此,他只有與畫為伴。雖然童年過得並不快樂,但他的藝術天份卻是從那時開始慢慢萌芽,他在加州藝術學院讀書時,因為創作了「芹菜怪物的莖」而獲得迪士尼獎學金,獎學金旨在用來鼓勵年輕人為自己夢想創業,由那時開始,他亦正式成為迪士尼的動畫師,後來更成為了舉世知名的插畫師、鬼才導演、藝術家。 黑色幽默和另類的視覺外,專一亦是其標誌性的個人風格,一直以來,他都有自己的御用拍擋如Johnny Depp、Helena Bonham Carter和為他大部分電影配樂的Danny Elfman等。在添·布頓筆下的電影,無論大人或小朋友,都總會對一套甚至幾套特別刻骨銘心,如最經典的《幻海奇緣》、《怪誕城之夜》、《朱古力獎門人》等,每個角色、故事以至場景都充滿獨特的黑色邪氣與幽默感 。 超過十年的努力,作品無數、獲獎亦無數,為了讓影迷可以一次過回顧他的作品,11月5日至2017年1月23日,這位鬼才導演將會來港舉行《添布頓異想世界》巡迴展。其實早在2009年起他已走遍紐約、澳洲、加拿大、法國、韓國、日本、德國、巴西、中國等地作巡迴展覽,今次香港展覽由獨立策展人Jenny He,聯同Tim Burton Productions合作籌劃,將會展出他由童年時代到現在合共五百多件作品,當中包括有他製作過的電影角色、服裝手稿、一比一電影道具以至他讀書時製作的短片等,展品會按不同主題包括Around the world(隨想漫遊)、The Carnivalesque(諷刺嘉年華)、Figurative Works: Men, Women or Creatures?(奇幻想像: 非男非女也非怪? )、Film Characters(經典電影角色)、Holidays(節日懷想)、Influences(回到最初)、The Misunderstood Outcasts(為世不容的傳奇)、Polaroids(寶麗萊珍藏)及Unrealized Projects(未圓的壯志)展示於不同區域,加上現場的多媒體設計,觀賞者終於可以深入這位鬼才的內心世界,一探其數十年以來的職藝生涯。 《添布頓異想世界》巡迴展 日期 : 2016年11月5日-2017年1月23日 地點 :香港鰂魚涌太古坊英皇道979號康和大廈1樓ArtisTree 開放時間: 早上10時-晚上10時 售票點:購票通www.goo.gl/v4W18M 

Alex Yiu

Alex Yiu

一套電影好與壞,導演和演員當然是功臣之一,但幕前幕後每個崗位同樣功不可沒,而這班幕後的綠葉,卻永遠是勞苦功高又被忽略的一群,當中包括最易被人遺忘的特技化妝師。為了讓大家更了解這班幕後精英,今次特別邀請了三位香港著名特技化妝師—Ryan Li、Gary Chan、 Alex Yiu,一一說出香港特技化妝師在工作路上遇到的喜與悲,讓一眾嘩鬼在Halloween狂歡時也不忘這班功臣。 Alex Yiu|鍾情於噴槍化妝和面部與人體彩繪,2007年開始參與主題公園的萬聖節化妝,其後獲得外籍化妝師大力讚賞。更獲邀到美國參加Face & Body Art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及Hair Show等活動。在特技化妝路上,不斷努力學習是他的座右銘。 1. 當初為甚麼會當特技化妝師? Alex: 最初我主要幫美容雜誌化妝為主,因為有一次參與過主題公園的萬聖節化妝而開始接觸到特技化妝。我喜歡特技化妝變化多端,我可以把一個人的臉容完全扭曲變成另一個人,這就是特技化妝好玩和有趣的地方。 2. 起步時遇過甚麼困難? Alex:香港較少人做特技化妝,所以開始時工作機會較少,但經過一番練習和摸索後,技術開始慢慢進步,其實只要不停增值自己,機會便會降臨。 3. 你有否曾經為了實現當 特技化妝師的夢想而作出過犧牲? Alex: 初入行時工作機會較少,收入不穩定。頭數年要做多幾份兼職才能 有足夠收入。 4. 為甚麼會對噴槍化妝這麼感興趣? Alex: 第 一次參與主題公園的萬聖節化妝,看見一班外國特技化妝師用噴槍為演員化妝,他們只用噴槍就已經可以令妝容變得立體,就是從那時開始對噴槍化妝產生興趣。翌年的萬聖節化妝更加讓我有機會親身接觸噴槍化妝,就在那時開始愛上了這工作。 5. 你最欣賞那套電影/電視劇的特技化妝? Alex:《The Walking Dead》。劇中的喪屍做得好好,因為我現在正鑽研電影的特技化妝,並以化喪屍妝為起步點,喪屍妝跟萬聖節特技化妝較相似,所以便以《The Walking Dead》中的喪屍作為參考。 6. 有沒有甚麼難忘的經歷? Alex: 最近為內地某部網劇完成了兩件道具屍體,過程十分好玩。因為我要負責上色那部分,要與真的死屍顏色接近,十分具有挑戰性。因為我之前都是化舞台感較重的特技妝,較少接觸電影內的特技妝,所以在為道具屍體上色前,我做了很多研究和資料搜集,盡量令那道具屍體的顏色跟真的屍體接近。

Ryan Li

Ryan Li

一套電影好與壞,導演和演員當然是功臣之一,但幕前幕後每個崗位同樣功不可沒,而這班幕後的綠葉,卻永遠是勞苦功高又被忽略的一群,當中包括最易被人遺忘的特技化妝師。為了讓大家更了解這班幕後精英,今次特別邀請了三位香港著名特技化妝師—Ryan Li、Gary Chan、 Alex Yiu,一一說出香港特技化妝師在工作路上遇到的喜與悲,讓一眾嘩鬼在Halloween狂歡時也不忘這班功臣。 Ryan Li|於澳洲大學畢業後修讀化妝,從而進入當地Fashion界,然後毅然放下辛苦建立的化妝事業,隻身飛到美國洛杉磯,於Cinema Makeup School進修特技化妝。現正在香港推廣特技化妝,不時舉行各種工作坊,將化妝技巧教授有興趣的人,同時發掘有潛質的年輕人。 1. 當初為甚麼當特技化妝師? Ryan: 在澳洲讀大學時兼職做髮型師,機緣巧合下接觸到化妝這行業,所以畢業後便修讀化妝課程,之後幫當地時裝雜誌模特兒化妝。幾年後,透過電影知道特技化妝這工作,完全被它深深吸引着,因為特技化妝可以將一個人的原貌變成另一個人,例如外星人和異形,跟我一般認知的血肉模糊特技化妝有所不同,於是便決定到美國進修特技化妝。 2. 起步時有遇過甚麼困難嗎? Ryan: 在澳洲讀完特技化妝後,在當地工作了數年,機會也比想像中多,但當我回流香港時,工作量驟降,因為香港的特技化妝業只有大師級和初級,中間出現了斷層,於是開始日夜練習,希望令自己的技術進步,從而令自己獲得更多的工作機會。 3. 你有否曾經為了當特技化妝師而作出犧牲? Ryan:我放棄了澳洲的事業,那時候我是某品牌總裁的專屬化妝師,但始終較喜歡特技化妝,而且那段時間事業已經去到瓶頸,很想不斷進步和跳出既有的框框,所以便放棄當時擁有的一切,到美國學特技化妝。 4. 特技化妝與一般化妝有何相異之處? Ryan: 一般化妝有少少侷限,粉底、眼影、胭脂,唇膏,需要逐個步驟完成。但特技化妝的變化可以很天馬行空,三隻眼,五個鼻⋯⋯只要運用自己的想像力和創意,已經可以化一個創意十足的特技化妝。 5. 你最欣賞那位特技化妝師? Ryan: 美籍台灣人Steve Wang。他的作品以怪獸為主,每件作品也活靈活現,而我自己都很喜歡創作異形怪獸的作品,所以Steve是我追逐的目標。 6. 你怎樣看香港的特技化妝業? Ryan: 應該給更多人知道和明白,香港本土的化妝師也可以做到高水準的特技化妝,不是「隔籬飯香」,香港人應該支持香港人,給予機會,這樣才可令每個行業繁花盛放,不會出現斷層現象。

Gary Chan

Gary Chan

一套電影好與壞,導演和演員當然是功臣之一,但幕前幕後每個崗位同樣功不可沒,而這班幕後的綠葉,卻永遠是勞苦功高又被忽略的一群,當中包括最易被人遺忘的特技化妝師。為了讓大家更了解這班幕後精英,今次特別邀請了三位香港著名特技化妝師—Ryan Li、Gary Chan、 Alex Yiu,一一說出香港特技化妝師在工作路上遇到的喜與悲,讓一眾嘩鬼在Halloween狂歡時也不忘這班功臣。 1. 是否從小就喜歡鬼怪的東西,所以對特技化妝產生興趣? Gary: 我從小便喜愛鬼怪和喪屍,覺得它們的美與一般人界定的美不同,因而產生好奇和興趣。 2. 當初為甚麼會當特技化妝師? Gary:三年前看過日本漫畫《Gimmick特技化妝》後,對這門手藝產生了濃厚興趣,於是便到美國著名的化妝學校修讀相關課程。 3. 起步時有沒有遇過甚麼困難? Gary: 我十分幸運,從美國畢業回港便遇上不少工作機會,當時任職的公司有很充裕的特技化妝工具,我不用為尋找工具而煩惱,因為香港在特技化妝方面的需求較少,所以那時候用來做特技化妝的工具也相對地缺乏。後來開始在國內尋找客源,加上不斷練習,工作也愈來愈多,只要無時無刻裝備自己,機會就會在適當時候找上你。 4. 你最欣賞那套電影的特技化妝? Gary:《老而嚟癲》(The 100-Year-Old Man) 和《奇幻逆緣》(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這兩套電影都是以人的一生作藍本,同樣是為主角化老人妝,因為我自己本身十分喜歡老人妝,所以很欣賞這兩套電影。在電影中,雖然遠鏡可以靠CG特技令主角更似真實的老人家,但每當去到近鏡時 ,就要透過特技化妝的一筆一劃,令觀眾更清楚知道眼前是一個老人,這兩套電影完全做到了。 5. 誰是你的學習對象和目標? Gary: Kazuhiro Tsuji ,他是行內首屈一指的美籍日本特技化妝師,每年我也會到日本花一天時間上他的課,從中汲取他對特技化妝的獨特見解。其作品強調真實感,自然而不浮誇,我希望自己的作品也能做到這個效果。 6. 你覺得特技化妝要具備哪些條件? Gary: 特技化妝有不同層面,所以很難界定,但我個人較重視過程,以行山為例,攀山涉水,從出發那一刻開始,無論中途遇上甚麼事,也不能放棄,只可以用自己方法去跨過難關。特技化妝也一樣,無論遇上甚麼難題,也要想辦法解決,只要有一個步驟出錯,就足已令整個妝容完全不一樣。所以我會好好享受過程,到最後令作品能夠完美地呈現出來。 7. 如果要你度身訂造一個恐佈電影造型,那會是甚麼? Gary: 我會以《血色莊園》(Crimson Peak) 中的紅色喪屍作靈感,因為我心目中完美的屍體妝是要令觀眾第一眼看上去就已經覺得很恐怖,希望能運用我的技術令它的五官明確端正,但又要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所以在一開始設計妝容這個步驟十分重要,驚嚇效果不能單靠血肉模糊的化妝技巧營造出來。

melt with you

melt with you

When: 27 Sep 2016 Where: Ebb & Flow, Park Lane Hotel, Causeway Bay 每逢提起香港景色,第一時間想到的可能是維多利亞港和太平山頂,很沉悶吧!無可否認,這是公認的最佳景點,但在美國攝影師Michael Kistler眼中,香港那些毫不「美麗 」的都市景觀才是他的最佳「攝影對象」!來自美國明尼蘇達州,曾經旅居亞洲多個城市達十五年的他,在十五年的遊歷生活中接觸到不同地方的文化,同時令他愛上窺探城市人的日常生活, 這些生活點滴更一一成為他鏡頭下的作品。Michael擅長以朦朧角度、移動、抽象等方式,透過鏡頭呈現出香港日常城市景物,他拍出來的照片都是一些相互重疊、共存及結合所產生的面貌,給人一種迷幻又真實之感,就像帶著觀賞者進入一個巨型萬花筒一樣!不起眼的街道,以至幾近被人遺忘的舊區如尖沙咀重慶大廈等,都成為了他眼中的香港美景!最近,首次參與了全球性藝術推動企劃「Artist Playground」的香港柏寧酒店,與Michael Kistler合作舉行了一個名為《Melt with You》的攝影展,其作品將會由即日起至明年一月於大堂酒廊Ebb & Flow展出,讓更多人欣賞到另一個不為人知的香港「秘景」!

Jennifer Webb

Jennifer Webb

Photo | Issac Lam Text | Yaffa Lam Make up & Hair | Ka Ho Cheng, Rainbow.C Model | Fish Wardrobe | BlkSheep Empire 香港從不乏鍾情於創作與設計的人,只在於你有否用心發掘。雖說要在香港這商業為重的城市談理想彷佛是紙上談兵之事,但默默支持本地設計的機構及組織也大有人在。香港創意新地標 PMQ 元創方便一直致力推動本土創作,這次他們更聯同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 (HKRITA) ,由創意香港 (Create Hong Kong) 資助,與11個各具風格的本地設計單位合作首次舉行融合科技的Smart Fashion時裝,以「Material Translation」為主題的發佈會及展覽,這次本平台便與這11位本地設計師對話,細說他們創作之路的故事。 Jennifer Webb | 本地時裝品牌 BlkSheep Empire 設計師,她為鞋履帶來爆炸性的顏色效果和出乎意料的物料,她對鞋的熱愛驅使她到西班牙做學徒,學習完美的造鞋工藝。當她回到香港,雖然城市有著大膽、生動、璀燦的文化,但她對女裝鞋缺乏多樣性而感到失望。因著敢於站出來,與眾不同、響亮、有趣和大膽元素亦隨之而誕生。 1. 為何會當上設計師? 我本來是 Graphic Designer,後來去了西班牙學習造鞋工藝後便愛上了!  2. 你的創作靈感從何而來?  我的靈感來自任何事物,音樂、食物、與朋友的對話,又或者與丈夫去旅行的時候。 3. 你的設計風格是? 我常穿黑色鞋子,但我卻不怕在鞋子上配上色彩、圖案或印花,讓設計變得獨特。” BlkSheep ” 這名字便是解作羊群當中那獨特的黑羊,女性能做回自己才是最重要。” BlkSheep ” 的設計也比較獨特, “Kick Ass Shoes For(…)

Amy Cheung

Amy Cheung

Photo | Issac Lam Text | Yaffa Lam Make up & Hair | Ka Ho Cheng, Rainbow.C Model | Fish Wardrobe | handkerchief 香港從不乏鍾情於創作與設計的人,只在於你有否用心發掘。雖說要在香港這商業為重的城市談理想彷佛是紙上談兵之事,但默默支持本地設計的機構及組織也大有人在。香港創意新地標PMQ 元創方便一直致力推動本土創作,這次他們更聯同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 (HKRITA) ,由創意香港 (Create Hong Kong) 資助,與11個各具風格的本地設計單位合作,首次舉行融合科技的Smart Fashion時裝,舉行以「Material Translation」為主題的發佈會及展覽,這次本平台便與這11位本地設計師對話,細說他們創作之路的故事。 Amy Cheung  | 本地時裝品牌handkerchief設計師,handkerchief就如一塊被魔法師施過法,並能改變現實的一小塊布,充滿無限的可能性及實驗性。玩味性重的handkerchief亦曾與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合作展出其裝置藝術。 1. 為何會當上設計師? 哈!其實也不是想當設計師,本來想做醫生,現在是開展了另一人生! 2. 你的創作靈感? 日夕冥想。沒有靈感時,怎樣才可不厭倦生活。 3. 你的創作風格是? Humorous和Serious。 4. 時裝設計對你來說有甚麼意義? 若設計師只跟隨潮流、顏色和物料而走,時裝便無意義可言。我想從時裝服飾發掘大小各異的意義,成為我們連接身體與世界的界面,成為內在與外在的投射。 5. 在香港當本地設計師,有甚麼困難? 其實在香港當設計師,每一步也十分困難,要面對昂貴的租金和沒有太多的時裝文化,所以我也會花很多時間到香港以外的地方發展。 6. 這次融合科技的Smart Fashion時裝展覽有甚麼獨特之處? 我喜愛科技與時裝融合,能讓地球變得更美好。這跟handkerchief的核心價值很相似,展現了Transformation的魔法。 7. 可否介紹現在模特兒身上的作品有甚麼特色? 這次是handkerchief第三次與別人合作的Project,我邀請了Riitta Ikonen在簡約的裙子上創作一系列設計。在模特兒身上有可拆掉的手袖,當遇到危險時,主體也能逃離,留下美麗的手袖作餌。Riitta Ikonen認為香港海邊的廢物其實是寶藏。 Smart Fashion(…)

Jane Ng

Jane Ng

Photo | Issac Lam Text | Yaffa Lam Make up & Hair | Ka Ho Cheng, Rainbow.C Model | Fish , Solong Wardrobe | PHENOTYPSETTER 香港從不乏鍾情於創作與設計的人,只在於你有否用心發掘。雖說要在香港這商業為重的城市談理想彷佛是紙上談兵之事,但默默支持本地設計的機構及組織也大有人在。香港創意新地標 PMQ 元創方便一直致力推動本土創作,這次他們更聯同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 (HKRITA) ,由創意香港 (Create Hong Kong) 資助,與 11 個各具風格的本地設計單位合作,首次舉行融合科技的 Smart Fashion 時裝,舉行以「Material Translation」為主題的發佈會及展覽,這次本平台便與這 11 位本地設計師對話,細說他們創作之路的故事。 Jane Ng | 本地時裝品牌 PHENOTYPSETTER 設計師,以創新、玩味手法設計時裝,並強調工藝及物料。服裝主要揀選海外布料,並跟本地經驗紙樣師傅、縫紉技術專員、紡織商及印花技術專員合作。品牌旗下有不同的時裝主線,包括具實驗性的中性系列及具玩味的女裝系列。 1. 為何會當上設計師? Jane Ng:我並不是自小便想當上設計師,只是有時候看見有關時裝的,都會想:「如果由我來做,其實做法可以很不一樣!」,於是便去修讀和嘗試。 2. 你的創作靈感? Jane Ng:我比較偏向有趣新穎的想法,例如圓形除了圓的形態,又可發展成怎樣一回事?我的設計比較重概念性,也會在設計上融入一些Graphic元素。 3. 你的創作風格是? Jane Ng:我會有幾種不同手法去做,例如服飾的形態、結構、Cutting和布料等。我多數會從簡潔的布料上做Printing或打結,讓它成為一塊全新的布料。 4. 時裝設計對你來說有甚麼意義? Jane Ng:創作通常也會投放很多時間在其中,設計是「存在」和「生命」的意義,看你能為世界帶來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