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y vicodin

Makeup

shuGIRL Color Atelier event

shuGIRL Color Atelier event

Text | Cath Cheung & Fiona Wong When : 23 June 2016 Where : 16/F, Sogo ,Causeway Bay Highlight : 一直帶領東京時尚美學的彩妝品牌植村秀shu uemura  ,為慶祝 Color Atelier 再度閃耀回歸,今晚特意舉行以「city chic都市時尚」為題的 launch event,邀請城中一眾博客名人、美容達人、模特兒等親臨現場,當中包括新晉演員楊偲泳 (Renci Yeung) 、blogger Laiza S. 、Maggie S.及網絡紅人 MM Lau 等,率先體驗 Color Atelier 最新色調眼影和彩妝產品。大會更特別將多個極具特色的東京熱點包括:新宿、原宿、表參道等展示大眾眼前,讓來賓猶如置身東京街頭。當中更設有東京最流行的互動照相區,來賓們可立即 “be a shuGIRL”,加入 shuGIRL 行列,利用照片體驗3款熱賣眼影組合及唇部產品及欣賞變妝後的彩妝效果,更可挑選不同的東京街頭做背景,要變身成為女神高俊熙或至 hot 至潮的東京女郎全無難度! Suey Kwok、MM Lau、LST、Renci Yeung、Hildy Chan Pony Pong  Haruna Kunisawa Maggie S. Laiza(…)

1 Day with Jeannie

1 Day with Jeannie

Photo | Number Five Studio Behind the Scene | Benana Ng Video | Welby Chung at Crossfade Creative Text | Sophia Cheng Styling | Cath Cheung Make Up | Vanessa Wong Hair | Larry Ho Eye Beauty | 1 DAY ACUVUE® DEFINE™ 人就像一顆洋蔥,每一層的厚度、顏色和質感都未必一樣。你對某人的第一印象,可能會與道聽途說回來的完全相反;與他交流過後,更是有另一番體會。穿白色的女生,是不是就如一杯白水般靜止不動?喜歡粉紅色,就一定是公主嗎?我們這次的嘉賓外表的確像公主,內心卻是個率直的女生。她喜愛cupcake,亦愛吃,累了也會先吃飯才去睡;她不介意分享她常去的拍拖熱點,口裡時不時便提起男友。 想不到是 Jeannie (陳瀅)吧! 性格有分層次,不同 beauty products 的效果也是。Mascara、eyeliner 和 beauty contacts,你猜 Jeannie 會選哪樣?這天皮膚白晢的 Jeannie 以清新素顏示人,到達拍攝場地後即與工作人員親切地打招呼。為了預備緊接而來一整天的拍攝工作,她先換上 1 DAY ACUVUE® DEFINE™ Natural Shine,眼睛立刻流露著閃爍的光采,再化上淡淡的妝容已經 ready 拍一輯漂亮動人的相片。(…)

Gubi Chow

Gubi Chow

Text | Fiona Wong Gubi Chow | 2012 年創辦化妝菇 MakeupGU,曾任職兼職模特兒的 Gubi 現在已是行內灸手可熱的 makeup & styling artist,曾與多位藝人和電視台合作,憑著甜美可人的外表,及不容置疑的實力,隨即成為新一代網絡紅人。 1. 何時開始你的化妝師生涯? 當初是如何入行的? Gubi Chow: 在香港的教育機制下讀書太吃力了,即使盡了力,亦未必能夠得到理想的成績,於是我在中五畢業後便沒有繼續升讀下去。而因為自己喜愛畫畫,對化妝亦有興趣,所以開始尋找有關的化妝課程,但原來普遍的化妝學校的收費都貴得驚人,對於普通家庭背景出身的我,確實是一個沉重的經濟負擔。最後便決定到 HKDI 報讀 Fashion and Image Design 課程,幸能得到政府的資助。當時堅持半工讀,邊讀邊累積相關工作經驗,包括 styling 及 freelance model 的工作。有幸於工作中認識到不少行內人,亦感激他們一直以來的熱心幫助,我才能得到更多的工作機會。如是者,開始慢慢地為未來鋪路,轉眼間便做了 8 年。 2. 得知你已有屬於自己的化妝公司及團隊 (化妝菇 MakeupGU),可分享你事業成功的因素嗎? Gubi Chow: 其實我覺得自己還未算是成功,距離這名詞還有一段很長的路程啦。我只是抱著一個單純的心態:希望在未來的每一個工作上,為每一位客人畫上最完美、最合適的妝容。 3. 曾有特別難忘的工作經驗嗎? Gubi Chow: 記得有次拍 fashion shooting,拍攝地點是一個憤場,多蚊蟲又地方偏僻,不僅是模特兒,在場所有工作人員也敵不過「餵蚊」的厄運,當然也包括我自己。而其中一位外藉女 model 生理期剛到,我需要立刻出去幫她買衛生巾,但當我回來後才發現場地根本沒有廁所,走了一大段路也是徒然,結果在電光火石間,那位 model 已除下內褲,直接在我面前更換, 這還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到有人在我眼前換衛生巾,真是哭笑不得。更甚的是,當日被毒蚊叮後,在往後的一整個星期我都在發高燒。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