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y vicodin

Who’s in?

繼續彳亍|Vicky Fung

繼續彳亍|Vicky Fung

Text|Hubert Tsui 「行」字由「彳」和「亍」組成,分別指左、右腳的步伐。彳亍合起來的意思就是緩步慢行,而馮穎琪(Vicky) 就以《繼續彳亍》作為正在眾籌的專輯和音樂會名字,寄寓「從肉體的行走轉化爲當下覺知後創造的步伐」。她近年的歌曲都不是一般人會容易愛上的,但無疑讓人認識到廣東音樂的可能性,更為喜愛不平凡的樂迷製作了不少驚喜的旋律。本平台有幸邀請Vicky分享她的音樂旅程,介紹她的作品和音樂會。 馮穎琪 Vicky Fung|唱作人、音樂廠牌Frenzi Music 創辦人、歌手經理人、Live House 1563 at the East音樂總監。她的歌曲包括鄭秀文的《放不低》、容祖兒《麻煩你》和麥浚龍《弱水三千》等等。 1. 很多人都對你不同身分感到好奇,能說一下你每一個身分實際是做甚麼嗎? Vicky: 作為作曲人,我就是由零開始無中生有,把音符連在一起,創造一個美麗的靈魂。作為經理人,我不只要為歌手安排工作,更要關心歌手的心理質素和啟發他們,因為心理質素對歌手的表現非常重要。至於Live House 的音樂顧問就是為舞台設置、表演歌手給予意見。 2. 最喜歡自己哪一首作品? Vicky: 每一個階段我都有喜歡的作品,而最深刻的分別是《最佳位置》和《弱水三千》,因為它們代表了不同時期的我。《最佳位置》是我早期差不多最後一首的流行K歌,而《弱水三千》就代表我現在不會再顧累別人的感受,隨自己喜愛無拘無束地創作。 3. 最不喜歡自己哪一首作品? Vicky: 我並沒有不喜歡的作品,但是一定要選的話就是受樂迷歡迎的《放不低》,不過原因卻很幼稚。當年我在澳洲讀書時,我把努力寫好的歌曲demo寄回香港,而那時候是用錄音帶,郵費還要頗貴。所以當發現錄音帶還有空間時,不想浪費郵費的我就寫了《放不低》的 Demo來填滿它。而最後竟然只有我當時認為最不代表我、最不特別的《放不低》給發佈了。 4.你認為哪些作品是滄海遺珠呢? Vicky: 在我立場,我不會刻意定義甚麼是滄海遺珠,因為這樣把自己放得太大了。不過,陳慧嫻的《玩味》這首歌雖然不是大熱,而且我對它並不深刻,但想不到身邊不少的人都喜歡,這算是樂迷心中的滄海遺珠吧。 5.新歌《水晶靈魂》是關於甚麼呢? Vicky: 這是一首正常的Ballad,不過卻以一個宇宙的角度來編曲,靈感來自一本名叫《來自宇宙的新小孩》的書。這本書認為現在有越來越多一些有障礙的小孩在我們身邊是因為宇宙的靈魂希望透過障礙來表達愛。看過這本書後我靈感泉湧不絕,只用了一個小時便把曲詞寫好。而這首歌結尾需要一把小孩的聲音作呼應,所以我邀請了小塵埃的Pollie,一把純真但睿智的聲音來演繹。 6.能透露一下《繼續彳亍》音樂會的主題嗎? Vicky: 九月的音樂會將不會是一個簡單的音樂會,因為喜歡我的聽眾都應該是喜歡一些與眾不同的東西。《來自宇宙的新小孩》不只啟發了《水晶靈魂》,更促成了今次以靈魂和宇宙為主題、一個尋找覺知的音樂會。我希望透過音樂會,讓觀眾思考生命的意思,完結後會帶著反思離開。 7. 音樂會之後還有甚麼計劃? Vicky: 籌備音樂會的同時,我亦預備旗下歌手的不同計劃。黎曉陽大約十月會出碟,然後Nowhere boys十月底會有演唱會、而十二月就輪到鄧小巧出碟。 8.在音樂方面還有甚麼目標? Vicky: 我們可以用流行音樂接觸大眾,所以我希望讓音樂價值在社會發揮,推出一個具社會目的的計劃。

敬業樂業 | Avshalom Gur

敬業樂業 | Avshalom Gur

Text | Cassandra Cheng 一日24小時,如果工作佔了20小時,你會欣然接受或是苦不堪言?每日遊走於創意和時裝間的MARYLING主腦Avshalom Gur卻樂在其中,甚至不會稱之為「工作」,究竟甚麼令他著迷呢?Avshalom日前來港出席品牌活動,並跟本平台分享創作的點滴。 Avshalom Gur | 畢業於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時裝設計系碩士,曾效力Chloe、Roberto Cavalli、Donna Karen 和 Ossie Clark等多個頂級品牌,曾榮獲由英國時裝協會及Topshop贊助的新生代設計師獎(New Generation Award),2005年開設個人品牌Avsh Alom Gur,2011年加入MARYLING成為首席設計總監,風格更趨時尚多元化。 1) 請用三個詞語形容MARYLING秋冬系列。 Avshalom:女性化、強勢及摩登。由於現代女性生活繁忙,全新系列專為現代女性而設計,以應付不同社交場合的需求,穿梭於工作、派對、家庭等都能展現最自信優雅的一面。 2) 你最想哪位fashion icon穿上MARYLING服飾? Avshalom:沒有指定fashion icon,反而我想起已故的美國雕塑家Louise Nevelson、美國現代主義藝術家Georgia O’Keeffe,她們是我的繆斯,代表著永恆、時尚的創作,今年秋冬系列靈感也是源於Georgia O’Keeffe的作品,她絕對是位前衛創新的藝術先驅。 3) 請為20、30及40歲的女士推介品牌今季必備服飾。 Avshalom:20歲的少女活潑可愛,穿上The Love Romance系列剪裁立體的派對裙能輕易成為派對焦點;30歲的輕熟女可選The NYC系列大衣,黑白配色摩登前衛,輕易塑造都會女性的型格英姿,而40歲的女士則可考慮同系列的黑色針織長裙,剪裁俐落,完美演繹低調的簡約美態。 (Jacquard Mini Dress $8,960、Patterned Long Coat $8,960、Black Long Knit Dress $4,960) 4) MARYLING跟個人品牌Avsh Alom Gur有何分別? Avshalom:一個優秀的設計師應該是百變,能為不同的品牌創作獨有的風格。我很愛MARYLING,她甚至比我的個人品牌更加重要,因為Avsh Alom Gur較實驗性,是一種多變的藝術,而MARYLING則是較有創意,她是負擔得起的奢華(affordable luxury ),適合都會女性的日常生活。(…)

永恆精神|Stephanie Au

永恆精神|Stephanie Au

Photo|Kenneth Chui Text|Swing Ngan Makeup | Onki Lau Hair | Stone Cheng Wardrobe |  T by Alexander Wang from Lane Crawford, MAX&Co.  「永恒」解作永遠及恒久的意思,你心中的永恒又是怎樣?本平台今次便與美鑽品牌Forevermark聯手找來女飛魚歐鎧淳Stephanie Au,一同談談她心中的永恒定義,與大家分享她的愛情觀。 歐鎧淳Stephanie Au|香港游泳十三項紀錄保持者,三度代表香港參與奧運游泳賽事,包括08年北京奧運、12年倫敦奧運及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去年奧運參與女子4×100公尺混合式接力,更代表香港擔任開幕禮的持旗手。 1.你心目中永恒的定義是甚麼? Stephanie:  「永恒」好像一個無限的符號,永遠延續下去,好像我做運動員一樣,每一天都要努力練習去追求突破。雖然每位運動員也有退下來的一天,但這種運動員精神是永恒的。 2. 作為運動員,有甚麼難忘的時刻? Stephanie: 最難忘一定是代表香港當持旗手,因為那一刻就像歷史般,會永久長存。 3. 運動員與鑽石有甚麼相似的地方? Stephanie: 鑽石是一樣非常堅硬的物質,運動員亦然。大家都需要經過巨大的挑戰與磨練,才可以成就到獨一無二的光芒。 4. 你覺得哪個運動員最代表永恒? Stephanie: 我覺得每個運動員也值得所有人尊敬,因為他們平日練習所花的時間和心機絕對不是常人能理解及明白,但要說到那位運動員最代表永恒,我會選李麗珊,她是首位香港人在奧運奪得金牌,是她令香港人明白運動員的意義,只要想到奧運金牌,我們就會自然地聯想到李麗珊,這就是永恒。 5. 你第一次擁有鑽石是在甚麼時候? Stephanie: 我第一次擁有的是一對鑽石耳環。其實女生當然想為自己好好打扮,但作為游泳選手,也不會選擇設計煩複的首飾,於是便選了一對鑽石耳環為自己點綴一下。 6.你覺得鑽石應該是另一半送贈抑或可以自己購買? Stephanie: 我覺得鑽石應該是自己購買。我希望靠自己努力賺回來的錢,為自己送上一份珍貴的禮物。 7. 你夢想的婚禮是? Stephanie: 簡簡單單就最好了,我不太喜歡大費周章,邀請我的家人及最好的朋友出席便足夠了。 8.你憧憬永恒的愛情是怎樣的? Stephanie: 每當提起鑽石便會聯想起戒指。鑽石戒指是一個永恒的承諾,亦都代表住永恒的愛。

台灣理髮師|Ann Tsai

台灣理髮師|Ann Tsai

Text|Swing Ngan 你會拋下你現在的事業與成就,到異地重新發展嗎?大部分人可能會毫不考慮便回答:「會!」但到實行時又有多少人做得到?本平台今次便訪問由台灣來香港發展的髮型師Ann Tsai,了解她身在異地工作的苦與樂。 Ann Tsai|來自台灣的髮型師,最近來了香港繼續發展她的事業。曾奪得由台灣尚洋髮藝所舉辦的髮型比賽冠軍。 1. 為甚麼會選擇當髮型師? Ann: 為了完成我祖母年輕時無法完成的夢想,而幫她實現願望。 2. 甚麼理由令你從台灣來香港發展? Ann: 在台灣當了13年髮型師,我想在一個新環境下重新學習,讓自己歸零,是一件非常好的自我成長。 3. 香港人和台灣人對髮型的看法有甚麼分別? Ann: 在十年前或許有分別,但隨著時代變遷、網路資訊爆炸和許多香港髮型師到台灣作專業分享,加上台灣髮型師對於技術的求新求變及常上課進修,所以我認為現在沒有太大分別了。其實只要髮型師對一個髮型的風格、背景與文化有深度了解,他所創作出來的髮型便一定是好的作品了。 4. 花最多時間設計的髮型是甚麼? Ann: 2014年參加了某一間廠商所舉辦的染髮設計比賽,由找模特兒、找visual proposal 、不斷的練習、針對model的頭型與髮質判斷與改進、拍攝後挑選照片,籌備了整整兩個月。雖然最後落選了, 但是沒有關係!因為我領悟到一個很重要的事--”I am proud of being a hair stylist” 5. 最滿意的作品是甚麼? Ann: 2015年於台灣舊公司所辦的小型髮型染髮創作賽,主題是「素人改造」。model原本的髮色是一頭黑長髮,但她讓我剪到最短,並大玩髮色。當然,也獲得了小小的成績。曾教導我的老師們也肯定我這個作品,絕對是我最大的成就。 6. 如果當初不當髮型師,你現在會當甚麼? Ann: 一定是和「美」有關的行業,或是設計類別的工作。 7. 你愛替女生還是男生設計髮型? Ann: 我的專長都是以設計短髮為主,因為短髮更能呈現技術的高低。 8. 可介紹今季的髮型潮流嗎? Ann: 整個秋冬就是追求自然澎鬆感的效果。在各大時裝週的引領下,FW17女裝講求的是形狀。包含日本講究的BLANCO academy形體學所帶給你的視覺印象,不對稱形狀asymmetric,創造出柔軟的空間與俐落個性美。就連簡單的ponytail,整齊之中也有些微少的凌亂感。顏色上春夏是高明度低彩度的乾燥玫瑰花色系,秋冬便用上低明度與低彩度,霧面的視覺感給人一種穩重而溫暖的感覺。亞洲人的黃皮膚對於今年非常流行鮮明的橙色,所以適合膚色偏白的女生呀。膚色如果偏黃的,便可嘗試粉紅色或粉紫色,都會讓皮膚看起來更白呀!而男士秋冬流行回1970s and 1980s shag style,中長髮帶點微卷,輕鬆而帶點慵懶感。建議在頭髮半乾時,使用鹽水先做打底,用風筒輕鬆吹乾,卷度便會更加鮮明。 9. 可分享你鮮為人知的一個小秘密嗎? Ann: 每天在salon工作時,總會有許多人說:「Ann!你的臉上有頭髮呀!」我總是喜歡回答:「沒關係,這樣看起來比較忙。」

奮發完夢 | KinWan Chow

奮發完夢 | KinWan Chow

Text | Josiah Mok Wardrobe | adidas 韓國Oppa給人印象不外乎身材高大得來眼睛細細,還加上一份溫柔體貼。這次受邀訪問的周健宏 (KinWan)外貌已經揭示他的韓國血統,是否暖男雖不得而知,但談吐斯文跟一般想像中的職業籃球員有些出入。經歷第一次的選秀失敗,再接再厲終於在萬眾期待下壓軸被選上。韓職之旅走了一年,他有什麼故事分享給大家? 周健宏 (KinWan) | 韓國籃球聯賽(KBL)球隊蔚山現代太陽神球員,為第一位於韓國當上職業球員的香港球員,擁有韓國血統的他曾為香港代表隊和南華籃球隊出戰。 1. 進軍KBL成為職業籃球員是你一直以來的夢想嗎? KinWan: 這是我的一個目標,而背後的原委我一直沒有公開地提及。在17歲那年第一次入選港隊並且要前往上海進行集訓,那時候在韓國的外婆因癌症病重,媽媽叫我不好去打了;但那時我覺得機會難得,只答應在離隊後立即前往探望。可惜外婆在我入隊第三天就離世,聽媽媽說外婆臨終前提到想看到我在韓國打球,懊悔的我便開始以此為目標前進了。 2. 從香港到韓國打球,你付出了多少? KinWan: 在離港前我在香港球壇也算是相當順意,賺取的收入比韓國的多,曾經也有人勸我放棄,也有人提醒我亞洲球員在當地不會有特別好的前景,但為了實踐這個目標我一直沒有放棄。  3. 作為職業運動員最痛苦的是甚麼? KinWan: 縱然練習的過程很辛苦,但皮肉上的痛楚在練習、比賽過後很快就會復原。真正的挑戰是長時間訓練的苦悶,韓國的訓練許多時都著重基本功的培訓,較之香港來得更重覆和沈悶,加上要一起住在宿舍來凝聚團隊氣氛,因此沒有甚麼社交和娛樂時間,這都跟原來的生活有很大的變化。 4. 在韓國經歷過甚麼趣事可以分享? KinWan: 韓國的運動文化對於運動員有很嚴格的要求,例如是賽季期間不能電髮染髮;若然犯錯或是接連輸球,就會被要求剃頭以示反省,讓我們每次照鏡都想起自己的不足從而改進。 5. 當下有甚麼目標想要達成? KinWan: 球場上當然是做好自己,爭取更多上場的機會,也想捉緊場上的分秒打出更好的表現;場外也會想有更多不同的嘗試,幕前也好、青年義工工作也好,希望能夠以自己的經歷作為他人的借鑑,帶來一點點正面的影響。 6. 這些年在韓國生活,最大的改變是甚麼? KinWan: 人漸漸長大,又在嚴苛的環境中過日子,最大的改變一定是變得更謙虛。我想許多男生也是一樣,上到球場總是自信地以為自己很強,但見識過職業球員的水平,也經歷過更多事情以後,便知道自己的不足和缺點,令我不像昔日那般浮躁。

創新前衛|Virgil Abloh

創新前衛|Virgil Abloh

Text|Swing Ngan 我們要對身邊每件事物充滿好奇感,因為它們會是你創作的靈感,就以現在最矚目的美國街頭品牌Off-White為例,這個近年火熱的品牌,標誌便是用上斜條紋,這會令你聯想到街上的斑馬線嗎?日前Off-White的創意總監Virgil Abloh便趁品牌在中環開設第二間門店再次訪港,本平台有幸與這位天才橫溢設計師談談他的時尚世界。 Virgil Abloh|建築系碩士生、Kanye West的造型師、Off-White的主腦,曾入圍 LVMH Prize 青年時裝設計師大獎最佳八強。 1. 新店的裝潢有甚麼特色? Virgil: 我特意將店鋪一分為二,以樓梯作分隔,一邊只用上水泥,想保留店內的原始面貌,另一邊全是金色的陳列架,而在牆上便掛上薄荷綠色的絲絨窗簾,令整間店鋪有着強烈的對比及色彩。這個構思也是我想將Off-White的街頭及高尚的一面徹底呈現出來。 2. 愛設計男裝還是女裝? Virgil: 兩樣也喜歡。近季我便嘗試將原本富有街頭風格的女裝慢慢改變,變成一套又一套的高端時裝,向着精緻元素進發。 3. 為甚麼愛將「夾」用在手袋上? Virgil: 其實我喜歡觀察周邊每件物件及事,每樣單品也可以是我們的創作元素,今次是大家生活上常接觸的回尾夾,下次可以是剪刀或原子筆,這樣才可以讓品牌有不同的視野。 4. 社交媒體的興起是Off-White的成功的其中一原因嗎? Virgil: 可以說是其中之一,年青人愛玩Instagram,他們可以透過它來了解時裝世界,而且我們能夠即時看到那樣單品最受歡迎,反應來得快來得真。這樣讓我們不斷檢討當下的作品,加以修改,務求設計出大眾所喜愛及創新的作品。 5. 你會怎樣將建築系所學到的套用在時裝上? Virgil: 建築講求美學和創意,這與時裝不謀而合,要興建一橦建築物要和周遭的環境配合,這與時裝也要得到模特兒的演繹一樣同樣重要。 6. 繼Nike和Levi’s後,最想和那些品牌合作? Virgil: 其實我想與名人或明星合作,以他們的性格度身訂造數樣單品,與品牌合作是完全不同,這經驗很想試試。

市集搞手|Leanne Ho

市集搞手|Leanne Ho

Photo | Dicky Ma Graphics | KJ Lau Behind the Scene | Jacki Lai Text | Swing Ngan Hair|Jeffrey Yuen Makeup | Onki Lau Wardrobe | 文化屋雜貨店 Shoes | Converse “Not For Everyone” 每人也有獨特的態度及想法,只要忠於自己,何須人云亦云?本平台今次便與Converse聯手,邀請來自4個不同界別,包括時裝達人、文青、手作人及紋身理髮師一共20人,一同穿上Jack Purcell,訴說他們自身的“Not For Everyone”故事,演繹Jack Purcell獨特強烈的個性。 「只要做好本份,不用理會其他人說甚麼。」 Leanne Ho|文藝押花手作人、午後市集創辦人、演員。自學押花手藝,創辦 Oneshandmadethings。為支持喜愛手作的人,以「午後 • 市集」把手作融入生活當中,大受好評。 1. 你對鞋履有甚麼要求? Leanne: 簡單、舒服和輕。因為我的穿衣風格也是以簡約為主,所以便想也以簡單、百搭的鞋履去配襯。 2. 如果要你設計一對鞋,當中會有甚麼元素? Leanne: 植物元素,可能是在鞋面上繡出植物及花的圖案,令一對簡單的鞋也變得不一樣。 3.你愛辦市集還是押花? Leanne: 其實萌生辦市集這個念頭也是因為我當初開始創立Oneshandmadethings,拿着我的製成品到世界各地參與不同的市集,便覺得香港也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市集。但真的很難去選擇愛辦市集還是押花,因為它們也豐富我的人生經驗,令我逐漸成長。 4.辦市集對你的得著是甚麼? Leanne: 非常有成功感。那種成功感與幕前工作是完全不一樣,但可以和一班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數天,共同完成一件屬於手作人的事是十分興奮。而且每次見到市集內有不同風格的手作人,也會替他們所做的感到驕傲。 5.辦市集和押花的分別是甚麼? Leanne: 押花是自己也可完成的活動,只要專注便可以製作出自己喜愛的作品, 而辦市集要和不同單位作聯繫,溝通在這個角色十分重要,因為這樣才可以令市集辦的有聲有色。

黑膠情侶|Lumdums

黑膠情侶|Lumdums

Photo | Dicky Ma Graphics | KJ Lau Behind the Scene | Jacki Lai Text | Swing Ngan Hair|Jeffrey Yuen Makeup | Onki Lau Wardrobe | 文化屋雜貨店 Shoes | Converse “Not For Everyone” 每人也有獨特的態度及想法,只要忠於自己,何須人云亦云?本平台今次便與Converse聯手,邀請來自4個不同界別,包括時裝達人、文青、手作人及紋身理髮師一共20人,一同穿上Jack Purcell,訴說他們自身的“Not For Everyone”故事,演繹Jack Purcell獨特強烈的個性。 「社會上的人愛標籤,會以為手作人便是文青,替我們加上文青這稱號,但我們與文青其實扯不上任何關係。」  Lumdums|由Mayu & LS這對小情侶創立,是香港首個主要創作手工黑膠唱片作品的生活品牌。 1. 你對鞋履有甚麼要求? Mayu: 我喜歡舒服的鞋履,最好便是一穿已經可以很快便出門口了。 LS: 方便與舒服,不愛太花巧的圖案。 2. 如果要你設計一對鞋,當中會有甚麼元素? Mayu: 一定是厚鞋底的鞋,這樣才可以長時間穿上也不會破損。 LS: 鞋上的圖案最好便是虛幻一點,這樣我今天或明天看那些圖案,也會對它有不同的解讀,令這對鞋每分每刻也有新鮮感。 3. 為甚麼會以黑膠唱片作為材料? Mayu & LS: 其實我們一向也有玩音樂,所以當初創立品牌也是想與音樂有關,然後有次在「夜冷」發現有很多黑膠唱片沒有人買,所以我們便忽發奇想搜集黑膠唱片,將它們加以改造,製作出我們首個產品── 結他撥片。 4. 搜集黑膠唱片遇到甚麼困難? Mayu &(…)

隨性樸素|Freedom And Simple Beauty

隨性樸素|Freedom And Simple Beauty

Photo | Dicky Ma Graphics | KJ Lau Behind the Scene | Jacki Lai Text | Swing Ngan Hair|Jeffrey Yuen Makeup | Onki Lau Shoes | Converse “Not For Everyone” 每人也有獨特的態度及想法,只要忠於自己,何須人云亦云?本平台今次便與Converse聯手,邀請來自4個不同界別,包括時裝達人、文青、手作人及紋身理髮師一共20人,一同穿上Jack Purcell,訴說他們自身的“Not For Everyone”故事,演繹Jack Purcell獨特強烈的個性。 「之前的工作令我經常要等待,令我反思為甚麼我的人生只有等等等,所以便毅然辭職去找自己夢想。」 Freedom And Simple Beauty|主理人是蓄一頭短髮的Ngan, 親自製作水泥花器,而器皿內大多是肥肥胖胖的多肉植物,造型多變的它最適合不太勤快的蒔花人,因為它的造型與顏色也會因為自然因素如溫度、陽光照射及水份而改變。 1. 你對鞋履有甚麼要求? Ngan: 簡單設計和舒適,就算整天穿上它,也不會覺得累透。 2. 如果要你設計一對鞋, 當中會有甚麼元素? Ngan: 我會加入植物元素,如綠色系列或植物圖案。 3. 坊間一般都以乾花為手作材料,你為甚麼會用上多肉植物? Ngan: 3年前開始喜歡上種植,每天見到它們有微少的變化是很興奮,不像乾花那種逝去的美,而且多肉植物不用時常打理,十分適合生活繁忙的香港人。 4. 你覺得多肉植物代表你的性格嗎? Ngan: 多肉植物有很多種類,外表較樸實,不會刻意與別人爭艷鬥麗,這與我的性格相似。 5. 如果要將多肉植物送給伴侶和好友,它們會有甚麼分別? Ngan: 送給男朋友可能會是較樸實的多肉植物,而送給好友我就選顏色鮮豔的,讓他們每天看到也會感到開心。

陶瓷精靈|Smiling Cone

陶瓷精靈|Smiling Cone

Photo | Dicky Ma Graphics | KJ Lau Behind the Scene | Jacki Lai Text | Swing Ngan Hair|Jeffrey Yuen Makeup | Onki Lau Shoes | Converse “Not For Everyone” 每人也有獨特的態度及想法,只要忠於自己,何須人云亦云?本平台今次便與Converse聯手,邀請來自4個不同界別,包括時裝達人、文青、手作人及紋身理髮師一共20人,一同穿上Jack Purcell,訴說他們自身的“Not For Everyone”故事,演繹Jack Purcell獨特強烈的個性。 「畢業後我便全職作陶瓷,沒有當過任何正職,這令很多人也不明白我的心態,但我想證明給所有人知道我的理想及目標。」 Smiling Cone|由熱愛陶瓷的Cone所創立,她希望自己建造的無人島,可以令更多人的童心再次被發掘出來。 1. 你對鞋履有甚麼要求? Cone: 簡潔及舒適,因為想穿上它後感覺很隨意及休閒。 2. 如果要你設計一對鞋,當中會有甚麼元素? Cone: 我想鞋底發光,右腳是粉藍色、左腳是粉紅色,穿上後猶如踏進星空內,將我心中的無人島帶進天空上。 3. 為甚麼會用小精靈為設計靈感? Cone: Smiling Cone這個品牌的構思是一個無人島,我是島上的島主,我創作的小精靈便是島上的人物,他們在一個虛構的島上做一些虛構的東西,替我說故事。 4. 手捏陶瓷最大的困難是? Cone: 陶瓷要高溫燒製,燒製過程是很難控制,不能著急,要有耐性才會令完成品的模樣與自己心中所想的大同小異。雖然這是最困難的地方,但每次打開製成品都會有驚喜,這也是令我滿足之處。 5. 為甚麼會想到用陶瓷作飾物材料? Cone: 小時候愛畫水彩畫,到了大學便接觸陶瓷,發現陶瓷可以將我的平面畫變得立體起來,所有我的作品也可以拿上手,所以便開始用陶瓷作飾物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