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y vicodin

Who’s in?

圓形行李 | Anson Shum

圓形行李 | Anson Shum

Text | Cassandra Cheng 平時出門旅行,少不免在機場打卡,不過千篇一律的行李箱又怎能配上你的時尚造型呢?厭倦平凡乏味的長方形滾輪行李箱,這款獨特有型的圓形行李箱 OOKONN 相信會是你的打卡道具兼品味新旅伴。受歐洲皇室貴族的帽盒啟發,加上對古董行李箱的熱愛,品牌創辦人、創意總監兼CEO Anson Shum 萌生設計圓形行李箱的念頭,因此毅然放棄時裝界的高薪厚職,開設自家旅行用品品牌,主打專利設計的圓形行李箱,打破傳統長方形行李箱的定律,締造新一代的喼神傳奇。 Anson Shum | 本地行李箱品牌 OOKONN 創意總監兼CEO,專利設計的圓形行李箱打破傳統定律,玩味有型的設計在短短一年間已備受關注,不少一線明星如劉詩詩、舒淇、鄭秀文和蔡卓妍等都是用家。 1. 這次跟DFS合作的契機? Anson:DFS 集團向來支持本地品牌,OOKONN 只是成立了短短一年,今次很榮幸受到他們邀請共同打造這pop-up store,令更多人認識我們的品牌。 2. 這次合作推出新品有何特別之處? Anson:以往我們的行李箱都是淨色,今次新品的圖案其實是 OOKONN 的monogram logo,並採以富個性的紅色搭配沉穩的深藍色,務求打造低調的時尚風格,而這系列將會於 DFS 獨家發售。 3. 對於你和品牌而言,這次合作有甚麼特別意義嗎? Anson:DFS 集團是個享負盛名的國際品牌,今次很開心和榮幸跟他們合作,而且pop-up store還在絕佳位置,相信能提升品牌的知名度,對我們而言是相當鼓舞。 4. 創立 OOKONN 至今你最滿意的產品是哪個? Anson:很難選擇,因為 OOKONN 是個注入時尚元素的旅遊用品品牌,而圓形行李箱只是其中一個設計概念,日後還有更多相關產品面世,因此很難選擇最滿意的作品。 5. 愈來愈多年輕人喜歡外遊,會否針對他們的需要開拓更闊的市場? Anson:會,其實我們將會陸續擴張,也會加入更多個人化設計服務,他們可以按個人喜好,自由搭配行李箱外殻、保護層及手柄,務求為他們打造獨一無二的行李箱。 6. 圓形行李箱是個非常創新的意念,未來會否再度突破,推出圓形以外的行李箱? Anson:會,我們己跟另一機構合作設計新形狀,預計今年年底會推出,請大家拭目以待。 7. 可否分享一句你最喜愛的座右銘? Anson:「不要想太多,做好目前」,享受每個當下,不用給予自己太大壓力。 8. 你有甚麼鼓勵或貼士給其他有志想創立品牌的年輕人嗎? Anson:平時多留意身邊發生的事情,探索更多相關的事物,多作嘗試。 DFS X OOKONN 限定商店 日期:即日起至2017年10月30日 地點:九龍尖沙咀廣東道28號力寶太陽廣場 開放時間:上午10時至晚上11時

藍攝影師|Tim Barber

藍攝影師|Tim Barber

Text|Swing Ngan 現在人人也可以是攝影師,只要手拿著iPhone,便可將眼前的美好風景一一拍下。而一向支持藝術創作的agnès b. 最近便聯同來自紐約的攝影師Tim Barber合作舉辦他首個香港個人相片展覽「Blues」。是次作品Tim全都用上iPhone拍攝,再利用傳統的藍印沖曬方法沖出藍色的照片,造出嶄新的感覺。 Tim Barber|加拿大籍攝影師,居於紐約,父母同樣也是攝影師,從小便接觸攝影,於高中年代開始躲入黑房沖曬相片,令他對沖曬過程、攝影製作更添興趣。 1. 為甚麼會愛上攝影? Tim: 攝影沒有規則及界限,我可以隨著我的感覺去完成每一張相片,因為我相信我的直覺,透過鏡頭來將我眼前的東西一一呈現出來。 2. 這次的展覽主題是怎樣定下來? Tim: 每次拍攝我也沒有為它定下一個主題,因為我重視感覺,當下那刻我想拍攝怎樣的照片便會是怎樣,所以主題與我的照片扯不上任何關係。 3. iPhone拍攝有甚麼好玩之處?數碼相機與它的分別又是甚麼? Tim: 對我來說兩者沒有分別,因為iPhone與數碼相機對我來說也是digital,採用數碼技術,我覺得遲點不會再區分那些照片是用iPhone拍攝,那些是用相機拍攝了,因為我們再也不會輕易看得出它們的分別,而且iPhone拍攝較相機來得快及簡單,就像我今輯的作品。 4. 為甚麼會用藍印技術來沖曬是次作品? Tim: 其實我試過不同的沖曬技術,有次在紐約的一間沖印室,發現了一部舊式藍曬的藍圖機,便用自己的作品嘗試一下,一試便愛上了,慢慢便愈曬愈多。而且藍印技術為我的作品增添了復古味道與質感。 5. 喜歡拍攝人像還是風景? Tim: 在我眼中,它們是一樣的。因為我每次拍照也是憑感覺,所以拍攝怎樣的東西我也喜愛。 6. 展覽中最喜愛的作品是? Tim: 很難選擇呢!你的最愛便是我的最愛吧!因為每張作品我也很喜歡。 7. 你的拍攝風格受到大眾喜愛,你會想繼續這風格還是想突破自己? Tim: 當然想突破自己,因為這必然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我覺得每個人也要挑戰自己的極限,這樣才會產生火花,令自己的生活抑或事業變得更精彩。 8. 如果你不當攝影師,你會是? Tim: 可能會是音樂家,因為我也可以憑感覺去創作歌曲。  Tim Barber 個人攝影展覽 「Blues」 日期:即日至2018年1月16日 地點:尖沙咀河內道18號K11商場119號店 agnès b. Galerie Boutique Rue de Marseille 開放時間:上午11時至晚上9時

美術指導|Sheng Wong

美術指導|Sheng Wong

Text|Hubert Tsui 在視覺影像當前的世代下,好的音樂也需要好的MV襯托先可以突圍。一個MV要在資訊泛濫的世界下吸引人很難,要吸睛而不譁眾取寵更難。幸好現在歌手們可以找美術指導Sheng Wong來為他們拍MV,他獨有的美感絕對為歌曲昇華。 Sheng Wong|美術指導和製作人,曾為不同歌手如Robynn & Kendy、鄧小巧、Aga和王嘉儀等製作MV。 1. 你是如何成為一個美術指導呢? Sheng: 我之前一直在不同與美感有關的地方工作,例如Design House、電影、lifestyle store和select shop等。直至上年,身邊有些朋友如鄧小巧、王嘉儀等都以歌手身份出道,我便在工餘時間協助他們視覺方面的工作。最後在伯樂馮穎琪的鼓勵下我便辭去全職工作,全心發展美術指導的工作。 2. 你有想過自己會是一個美術指導嗎? Sheng: 成長的時侯已經知道我會從事語言或有關美感的工作,還記得當年會考的時侯,我很討厭數學課,然後我成功說服副校長讓我翹課,並在數學課時到藝術室做自己喜歡的事。 3. 你的MV有甚麼特色? Sheng: 我的作品大多沒有一個storyline,因為我認為歌詞已經有一個storyline,不需要另一個故事來表達歌曲。我反而會注重視覺和顏色的運用,令歌曲的感覺能在MV裡突出。 4. 一個MV的拍攝流程通常是怎樣的? Sheng: 一個MV大約需要一個月來製作。我收到歌曲demo後會先看歌詞,然後無論在任何地方都反覆聆聽歌曲,因為靈感會隨時出現。接著我會跟歌手和歌曲的創作人見面,再製作presentation board和預備道具等等。跟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員見面後便會進行拍攝。 5. 能分享工作的一些趣事嗎? Sheng: 在某一個片場拍攝《兩溝》的MV時,我看到一個角落有一些能量,但我並沒有理會。之後有兩個同事跟我說他們不舒服,希望到外面休息。我和他們聊天時才發覺原來他們在裡面看到一個清朝的小朋友,相信他就是我感受到的energy!後來MV有一幕要把一百個呼拉圈吊起來,我的同事又說他看到那個小朋友爬上呼拉圈!最後我們離開片場才發覺它的另一個出口是遍地香灰! 6. 近期令你印象深刻的一個MV? Sheng: Massive Attack的《Voodoo in my blood》。MV中的女主角是曾拍攝《Gone Girl》的Rosamund Pike,她在MV中的演技和肢體語言非常有張力。 7. 如果你不是一個美術指導,你會是? Sheng: 我會想做一個心理醫生,治療別人的內心,因爲我能感受到身邊人的情緒。我試過在街上感到一個陌生人的情緒非常低落,所以我便去開解他。正因我有這種天賦,爲何我不好好利用它?而剛好鄧小巧的唱片《The Strength of Weakness》便是一個治療的主題,我便用影像傳達不同想關的訊息。 8. 未來想嘗試甚麼發展? Sheng: 我希望可以嘗試演唱會的視覺效果。另外,我是從電影有關的工作走入這個行業,而我在這個行業剛好十年,所以我也想回歸到電影業,嘗試當電影的美術指導。

繡花女鞋 | Miru Wong

繡花女鞋 | Miru Wong

Text | Cassandra Cheng 一對對古雅精緻的繡花鞋,疊織了繁複華麗的刺繡圖案,是古時大家閨秀的代表。不過歷經時代巨輪的更替,這門充滿東方藝術色彩的傳統手工藝已日漸式微。直至近年,沉寂一時的繡花鞋才再次冒起,先達商店的第三代傳人Miru Wong 為繡花鞋起時尚革命,躍動於指尖的刺繡及造鞋工藝得以全新面貌誕生。本平台今次邀請了Miru 分享手藝中的喜與樂,標緻的可人兒娓娓道出這些年的創作點滴,她的熱情又感染到你嗎? Miru Wong(王嘉琳) | 先達商店的第三代傳人、繡花鞋設計師及手作導師,其祖父於1958年創立先達商店,自幼受祖父母薰陶而愛上繡花鞋,大學畢業後更全職接手家業,近年還定期舉辦工作坊、講座和展覽,藉以傳承及推廣本地的傳統手工藝文化,著作包括《繡花鞋——先達商店第三代傳人述說繡花鞋的歷史變遷與半世紀老店的故事》。 1. 做繡花鞋最困難的部份? Miru:繡花鞋結合刺繡技巧和造鞋技術兩部份,不過前期的設計、構思的部分其實是最花功夫,因應客人的需要去選材,包括圖案、顏色、針法及材料等等,例如簡單繡一條魚,以線、珠片或絲帶都會帶出不同的形態。 2. 你每日都會穿繡花鞋嗎?如何將繡花鞋搭配時裝呢? Miru:我每日都會穿繡花鞋,其實繡花鞋不只是婚禮或隆重場合才可以穿著,平時日穿著也好看,簡單一件tee配牛仔褲或legging,再襯上衣同色系的繡花鞋,或者淨色連身裙搭配誇張或撞色的款式,非常百搭易襯。 3. 可以跟我們分享最難忘的作品嗎? Miru:我會選這對獅頭金魚拖鞋,因為傳統金魚繡花都是一雙一對,而且體形比較小,而這獅頭金魚的頭部則特別發達,寓意鴻運當頭。由於頭部面積較大,亦比較考功夫,加上這圖案是爺爺尚在時已有初步構思,而我替他付諸實行,因此特別有意義。 另外,早前為Iris Apfel訪港之旅製作繡花鞋和手袋的體驗都相當難忘,她更特然前來店舖挑選更多繡花鞋,其中她最欣賞一對象徵吉祥的喜鵲,很高興和榮幸得到她的支持和肯定。 4. 如何在傳統中創新? Miru:刺繡是繡花鞋的靈魂,現時大多會用精細的線去繡出較為精緻的圖案,圖案也不再局限於花鳥蟲魚蟲、飛禽走獸,配色亦更加大膽,例如過去忌諱的黑色、牛仔布料也會運用其中,部分款式更有暗花,感覺比較時尚。至於造鞋方面,傳統鞋頭較深的設計是想突出繡花圖案,但這款式已經不合時宜,所以轉用了歐美或日本的流行鞋型,鞋頭較淺口,可以修飾腳型,讓腳看上去比較顯瘦。鞋底也會以橡膠取代千層布,加上紋理防滑,更符合現代需要。除了傳統的繡花鞋外,我也設計了一系列相關的產品,包括背包、clutch等,希望讓更多人接觸這門傳統手藝。 5. 不同繡花圖案均有獨特的寓意,如果你要創作一個全新圖案,那會是甚麼? Miru:我會從日常生活入手,可能是動物、水果或者英文字圖案,因為比較有趣,以及切合現今潮流。 6. 對於將來出嫁,你會為自己設計一對怎樣的繡花鞋? Miru:我想穿很多不同款式的裙褂,所以應該會設計一對湖水藍綠色的繡花鞋,綴以自己喜愛的閃石、立體珠繡,整體會比較時尚華麗。 7. 「香港製造」的手工藝已日漸式微,你有何看法呢? Miru:「香港製造」在現代社會是很難得,因為每個部分都要親力親為,由設計至製作都要一手一腳去兼顧,所以希望可以傳承下去,令更多人認識和珍惜「香港製造」的產品。 8. 一句激嬲你的話。 Miru:「便宜點,這些鞋街市都有得買!」,部分客人以為繡花鞋跟其他平底鞋無異,經常講價,難過是她們不懂得欣賞手工鞋背後的手藝。 9. 可以跟我們分享未來的新動向嗎? Miru:來年是先達商店的60周年紀念,現正籌辦展覽,而且計劃由每季改為每月推出新款,同時會繼續舉辦工作坊,將來更希望推出深造課程,全面介紹刺繡、造鞋的細節,包括工序步驟、繡花鞋的歷史、不同是款式、花紋、圖案的寓意等等,將這傳統手藝傳承下去,為學生帶來更深入的認識。

時裝旅人|Declan Chan

時裝旅人|Declan Chan

Text|Hubert Tsui 每一天都穿著華衣美服遊走世界各地,相信這是很多人心目中的dream job,而造型師Declan Chan就正正擁有一份這樣的工作。看他的Instagram,他差不多每隔數天就身處在不同地方,不是參與時裝週和拍攝editorial時就是渡假放鬆身心,努力工作同時享受生活。究竟一個像Declan的時裝旅人生活是怎樣的? 1. 你實際的工作其實是做甚麼呢? Declan: 在時裝工業裡我有很多身份。我最主要的工作是當造型師和美術指導,為不同品牌製作visual asset。我亦是一個品牌和零售商的顧問,為她們在世界各地策劃不同活動。最後我是Men’s Uno的style director,每期為他們拍攝editorial。 2. 你一年有多少時間不在家?會掛念家嗎? Declan: 每年我應該只有3至4個月在家。我當然會想念家,但旅遊始終是我一直想做和喜愛的事。 3. 你最難忘的旅程是? Declan: 每一次進行拍攝或到訪時裝週都是一個不同的歷險。今年是充滿冒險的一年,因為我到了很多從未到訪或很久沒重遊的異國。例如我前往烏克蘭首都基輔(Kiev)的時裝週時便去了車諾比(Chernobly )。這是我最想到訪的地方,因為核事故令這個廢墟停留在80年代。另外,我還記得我在零下20度時到訪過一個鬧鬼的地方。這個應該是我在旅遊時做過的其中一件瘋狂事吧! 4. 你最喜歡世上哪一個地方呢? Declan: 柏林!它的亞洲美食、夜店、音樂和人都是非常cool and chilled。 5. 能透露一下你收拾行李的秘訣嗎? Declan: 我會收拾多20%比自己需要的東西,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有甚麼突如其來的事會發生。 我寄送行李的其中一個秘訣是First Luggage這個網站,它只需一個合理的價錢便可以把行李運到不同地方。 6. 有甚麼特別的物件是你每次出埠時必備呢? Declan: This Works推出的睡眠噴霧,它真的能改善睡眠質素。 7. 你的工作有甚麼別人看不到的辛酸? Declan: 我大部分時間都到處理如何運送每件拍攝時所需要的每件衣,而且還有很多行政工作,所以我的工作並不只是你在我Instagram看到的那麼精彩。渴望做我工作的人需要有耐性去處理很多微不足道的事情,這是一份非常細心和有組織的工作。 8. 你認為你工作最需要甚麼特質呢? Declan: 我的工作最需要是勤力, 當然work hard play hard 也很重要。當你是一個freelancer時,你便沒有一個放工的時候,你無時無刻包括假期均在工作。而作為一個網絡上的influencer,我永遠都在想如何把生活和工作最有趣的一面呈現出來。創意也是重要的,這一行很多人都非常努力,所以沒有創意的話是很難突圍的。最後,認識多點朋友,因為你不能一個人完成所有事。 9. 你最喜歡自己的哪個editorial呢? Declan: 我真的不能挑選一個最喜歡的作品,因為這樣就好像要你挑選最喜歡的孩子一樣。我不會回顧自己做過些甚麼,而只會想如何令下一次拍攝做得更好。 我非常感恩我有這麼多的機會可以創作這些作品。我認為與我團隊籌備的過程比看到成果更歡樂。 10.(…)

深刻創作|Dan Fong

深刻創作|Dan Fong

Text | Josiah Mok 在今天講求視、聽享受的時代,只要隨手在YouTube上輸入一組字串,數之不盡的樂曲、MV甚至現場演唱的錄像都可謂唾手可得。看似來得簡單的畫面背後是無數影像設計師的心血結晶。這次我們請來年輕創作人Dan Fong深入地討論關於舞台、歌曲、映象以至人生的看法。 Dan Fong | 主修創意媒體,畢業後與同學合辦Invisible Lab,擔任影像設計師,主要為舞台和演唱會設計映畫,歌手包括楊千嬅、謝安琪、林宥嘉、周柏豪、觸執毛等;同時亦有進行廣告和MV的創作,包括近日熱播、由觸執毛創作的新曲<8>。 1.在不同類型的工作中,為何會以演唱會的舞台影像作為主要的創作平台? Dan:過去這些年都以演唱會的創作為主,最主要是因為這個平台上的創作與我個人的思考模式很接近。一般都會先從音樂出發,想像這些歌曲會呈現甚麼畫面,繪製出來以後再與燈光、舞台和歌手本身配合,產生大家看到的場面。而當大家看到這樣的完成品,再產生共嗚,能夠更投入去感受歌曲,會帶給我很大的滿足感,這滿足感亦是驅使我一直創作的動力。 2.你本身是個鍾情音樂的人嗎?你又如何將音樂的想像轉化為影像? Dan:我沒有特別去鑽研音樂,不是大家所謂的音樂人。但我懂得去分辨好聽不好聽,對音樂亦有想像,能夠將聽到的旋律、歌詞中化成映象。例如楊千嬅與觸執毛的音樂很不同,想像出來的畫面亦不同。而當實際地把畫面設計出來後,也要進行多番實驗、一直作調整,看看這畫面在團隊、歌手和觀眾眼中有沒有一樣的共嗚。這期間反覆的實驗也令我從中學習更多和帶來進步。 3. 從畢業至今,你認為自己有甚麼進步? Dan:最大的進步就是對於舞台的空間有更大的想像。具體來說,台上LED屏幕是平面的,如何用不同方法去帶來深度、立體感是我一直學習的事情。而隨著科技的進步,我和團體都一直在學習利用更新的技術,冀望有更多的轉變。但我認為無論科技怎樣進步,最重要都是內容,到底怎樣去與歌手配合,令歌曲與舞台能夠產生更佳的效果。 4. 你最難忘的一次創作是? Dan:不得不提的是去年為觸執毛製作的〈樹窿計劃〉。那次利用LED屏幕搭建了一個五角形台,播放的映象我不能形容為很「實驗性」,但並非以很正式的方式去製作。例如他們的樣貌被「反白」變得模糊、我也沒有給予Preview他們先看過,過程中講求他們對我的信任。而我認為他們也確實可以Carry到這種在香港比較少見的風格,不能說是小眾,但至少是本地鮮有歌手或團隊會願意作的嘗試。這個計劃上真的要感謝他們給了很大的自由度予我去創作。 5. 最近看到你為觸執毛製作的MV <8>,可否講解一下背後的理念? Dan:我有仔細研究過 <8>這首歌的歌詞和旋律,它在說那代表無限的符號,實在是一個很宏大的題材;歌詞的第一句也提到:「Now we pass our message to our sons and daughters」,這個訊息又是怎樣?如何去說明、表達這樣寬廣的意念,我認為要從小處著手,因此的選擇了最基礎的圖案圓形、正方形和三角形,以幾何這種原始形態開始。 6. 可以再具體一點解說這個MV的映象嗎? Dan:從一開始的幾何圖案,到後來慢慢Zoom Out,大家可以看到似是圖形的東西,我把它看成是細胞,正如有人說DNA中藴藏不同訊息,包括前世遺留下來的(假如你相信前世今生);再到後來組成了一個大圓,而圓形的環狀循環不絕,簡單一扭就變成無限。這個由千萬幾何細胞(個體)組成的圓(整體),同時亦表達了「One is All, All is One」的哲理。 7. 道理聽起來也算深奧,你怕不怕太難為觀眾了解? Dan:單純看過MV之後就理解得清是很困難的,每個人也可能從中看到不同的訊息,但創作有時候就是講求那一刻的舒暢,只要歌手知道,我了解,發問的人能明白,對於我而言就很足夠了。 後記: 在訪問的過程中,Dan亦有分享他的個人價值觀,正如許多跟他一樣的80、90後一樣,抱有「One is All, All is One」的看法:人類相對於世界也是一個細胞一個個體,合起來就能成就無限,這亦是促成觸執毛與他合作的原因。對於觸執毛將<8>形容為「8分鐘的頓悟」,他坦言不相信會在聽畢這8分鐘的歌曲後真的頓悟,但或許在某時某地會有一位他,忽然想起這歌曲這MV(這文章)的訊息會有真正的頓悟吧。

年輕有為|Harrison Tsui

年輕有為|Harrison Tsui

Text|Hubert Tsui 年青的時候,不少人仍然在探索自己的方向,還沒有確定的出路 。然而二十出頭的Harrison Tsui,他堅定地以攝影師成為終生職業,更已經成為本地炙手可熱的時裝攝影師。 不要少看Harrison年紀輕輕,他的相片曾登上美國版《Vogue》,而他更拍攝過Chanel、Saint Laurent等大牌的時裝秀。本平台今次便邀請了這位小伙子分享他的攝影生活。 Harrison Tsui|攝影師,畢業於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平面設計系,其作品曾刊登於美國版《Vogue》、本地和新加坡版《Harper’s Bazaar》等雜誌。 1. 你是如何成為時裝攝影師? Harrison: 我很幸運地有個當stylist和blogger的姐姐,她經常需要攝影師為她拍照,所以我從中三起便為她拍照。然後慢慢地我也跟她到時裝週街拍,之後就開始有不同品牌跟我合作,到近一兩年便為不同雜誌拍攝editorial,並到時裝週拍攝後台照。 2. 你最難忘的攝影經歷是? Harrison: 有一次我到Prada後台拍照,當我走到其中一間房間時發覺只有Miuccia Prada和Anna Wintour兩人,當下立刻感到她們強勁的氣場。雖然內心感到膽怯,但我仍在她們同意下拍了照。後來跟Anna Wintour重遇了,我把照片給她看,她竟然請我把照片寄給她,我便在之前認識的美國版《Vogue》員工協助下把照片寄到她的辦工室。最後Anna親自發了一個電郵感謝我! 3. 時裝攝影以外的攝影有興趣嗎? Harrison: 我也很喜歡街頭攝影。街上有很多人和事,儘管是非常微小的東西,例如是街上的水桶和雜物,它們背後都有小故事和獨特之處,而這些事物往往吸引着我。 4. 誰是你喜歡的攝影師? Harrison: 時裝攝影師Tom Craig,他拍的照片顏色很特別,而看起來亦很舒服。 另外Saul Leiter亦是我很喜歡的攝影師,他能捕捉常人看不到的景色。 5. 拍攝時最重要的是? Harrison: 拍攝時最重要的是感覺。雖然這是非常主觀,但一張照片就算有良好的構圖和光線等客觀條件而缺乏感覺的話,我也不會覺得它是拍得好的。假如拍照時你有對的感覺,最後的成品通常也不會差。 6. 你拍攝時有甚麼習慣? Harrison: 我很喜歡音樂的,每次拍攝時都要聽音樂,而近期我就常常聽着《花樣年華》的《Yumeji’s theme》。另外工作時我用數碼相機拍攝後也會再用菲林相機補拍多次,然後自己收藏。 7. 如何看菲林照片? Harrison: 工作以外我大部分時間都是用菲林拍照。我認為菲林和現在非常迅速的世界背道而馳,你不會立刻看到成品,沖晒之前還充滿未知數,所以菲林照片比數碼相片更珍貴和獨特。我希望未來也可以嘗試用菲林相片拍攝工作照。 8. 攝影師會成為終身職業嗎? Harrison: 一定會,因為我十分喜歡攝影!我最近曾經懷疑過自己真的是否要一直當個攝影師,然後有一天我從大坑一直走到維園拍照,漫無目的地拍照的我仍感覺非常愉快,令我堅定地確定自己對攝影的喜愛。 9. 假如你不是一個攝影師,你會是? Harrison: 我想無論如何我也會是一個攝影師!如果我的姐姐並不是從事相關行業,我相信我也會從其他途徑一步一步地成為一個攝影師,所以我要非常感謝姐姐給我機會!

戀法古物 |Ceci Leung @ Parc古道具公園

戀法古物 |Ceci Leung @ Parc古道具公園

Text | Cassandra Cheng 香港人出名「貪新忘舊」,為了追上潮流,每季清理衣櫃、每年換手提電話已經是家常便飯,究竟古董、古物在這時代又有何價值呢? 一個設計師、傳媒人、空間造型師卻鍾愛舊物收藏,工作轉型當上古董買手,後來更放棄固定職業,毅然開設Parc古道具公園,遠赴法國搜羅古董傢俬及各式生活品味設計,為這個急速的城市注入法式的悠然慢活情懷。由網店、pop-up store至實體店,Parc古道具公園 剛剛踏入兩週年,今次請來主理人Ceci跟大家分享當中的心路歷程。 1) 當初開設這間古董傢俬店的初衷? Ceci:一向喜歡家具設計,也喜歡「歷史影響設計」這課題,所以便開設一家古董傢俬店了。 2) 為甚麼專門搜羅法國農莊家具? Ceci:農莊風格的家具充滿樸實詩意,非常切合家居空間佈置,容易營造悠閒寫意的氣氛,非常適合壓力大的香港人。而且,即使胡亂添置綠色植物便已經相當優美,何必要花錢去選擇那些一式一樣的A餐B餐裝修呢? 3) 古董收藏在香港尚未成氣候,你又有何看法? Ceci:在日本,古董收藏是一種潮流,很多店舖流行以古董作裝潢。其實古董不只是擺設,融入生活當中,慢慢便可發現古董的美,至少它們很環保,只要您曾用心珍惜它,往後一百年還可以繼續使用的。 4) 可以跟大家分享你最愛的收藏嗎? Ceci:我最愛的收藏是一部30年代德國製的8”x10”木頭相機,它三十年來從小時就跟著我生活,鏡頭見證著人生不同的階段,直至今時今日它仍然可以使用呢!雖然它已經成為我家貓兒們最愛的休憩地方(笑)。 5) 你最想搜羅甚麼物品? Ceci:我最想收集銀行的收銀台或舊火車站售票台,高高的欄桿有一個小洞跟外界服務的那種,不知為何見到便很興奮!(笑)其實對於所有古收銀台我也很著迷⋯⋯ 6) Parc古道具公園未來有何發展方向? Ceci:希望店鋪會更多元化,今年會主力推廣法式古董加現代美學的個性婚禮,因此開設了結婚式品牌Silly Symphony,希望可帶來另一種優美的french antique 生活空間美學和體驗,同時也希望把現在的咖啡品牌Poetic Science發展得更好,令古董跟生活真正連結在一起。 7) 你最想回到哪個年代?為甚麼? Ceci:應該是20年代吧!那個年代又稱為「咆哮的20年代」,戰後有許多新思潮衝擊著社會的各層面,政治、經濟、文學、藝術、音樂、時裝⋯⋯不過誰又想面對戰亂呢?說到底,我最想活在80年代,所有次文化都因為有足夠的社會經濟資源而變得充滿生機,生活安逸、多姿多彩! 8) 如果你有超能力,你最想⋯⋯ Ceci:我想隨時可以穿越時空,跟我當時同齡的兒子沖沖咖啡、有如朋友般談談生活,這是多有趣呀!其實我現在都有寫日記跟兒子談天的習慣,希望他會跟著他的年紀來看吧!這是穿越時空的想法,很享受這種浪漫。

繼續彳亍|Vicky Fung

繼續彳亍|Vicky Fung

Text|Hubert Tsui 「行」字由「彳」和「亍」組成,分別指左、右腳的步伐。彳亍合起來的意思就是緩步慢行,而馮穎琪(Vicky) 就以《繼續彳亍》作為正在眾籌的專輯和音樂會名字,寄寓「從肉體的行走轉化爲當下覺知後創造的步伐」。她近年的歌曲都不是一般人會容易愛上的,但無疑讓人認識到廣東音樂的可能性,更為喜愛不平凡的樂迷製作了不少驚喜的旋律。本平台有幸邀請Vicky分享她的音樂旅程,介紹她的作品和音樂會。 馮穎琪 Vicky Fung|唱作人、音樂廠牌Frenzi Music 創辦人、歌手經理人、Live House 1563 at the East音樂總監。她的歌曲包括鄭秀文的《放不低》、容祖兒《麻煩你》和麥浚龍《弱水三千》等等。 1. 很多人都對你不同身分感到好奇,能說一下你每一個身分實際是做甚麼嗎? Vicky: 作為作曲人,我就是由零開始無中生有,把音符連在一起,創造一個美麗的靈魂。作為經理人,我不只要為歌手安排工作,更要關心歌手的心理質素和啟發他們,因為心理質素對歌手的表現非常重要。至於Live House 的音樂顧問就是為舞台設置、表演歌手給予意見。 2. 最喜歡自己哪一首作品? Vicky: 每一個階段我都有喜歡的作品,而最深刻的分別是《最佳位置》和《弱水三千》,因為它們代表了不同時期的我。《最佳位置》是我早期差不多最後一首的流行K歌,而《弱水三千》就代表我現在不會再顧累別人的感受,隨自己喜愛無拘無束地創作。 3. 最不喜歡自己哪一首作品? Vicky: 我並沒有不喜歡的作品,但是一定要選的話就是受樂迷歡迎的《放不低》,不過原因卻很幼稚。當年我在澳洲讀書時,我把努力寫好的歌曲demo寄回香港,而那時候是用錄音帶,郵費還要頗貴。所以當發現錄音帶還有空間時,不想浪費郵費的我就寫了《放不低》的 Demo來填滿它。而最後竟然只有我當時認為最不代表我、最不特別的《放不低》給發佈了。 4.你認為哪些作品是滄海遺珠呢? Vicky: 在我立場,我不會刻意定義甚麼是滄海遺珠,因為這樣把自己放得太大了。不過,陳慧嫻的《玩味》這首歌雖然不是大熱,而且我對它並不深刻,但想不到身邊不少的人都喜歡,這算是樂迷心中的滄海遺珠吧。 5.新歌《水晶靈魂》是關於甚麼呢? Vicky: 這是一首正常的Ballad,不過卻以一個宇宙的角度來編曲,靈感來自一本名叫《來自宇宙的新小孩》的書。這本書認為現在有越來越多一些有障礙的小孩在我們身邊是因為宇宙的靈魂希望透過障礙來表達愛。看過這本書後我靈感泉湧不絕,只用了一個小時便把曲詞寫好。而這首歌結尾需要一把小孩的聲音作呼應,所以我邀請了小塵埃的Pollie,一把純真但睿智的聲音來演繹。 6.能透露一下《繼續彳亍》音樂會的主題嗎? Vicky: 九月的音樂會將不會是一個簡單的音樂會,因為喜歡我的聽眾都應該是喜歡一些與眾不同的東西。《來自宇宙的新小孩》不只啟發了《水晶靈魂》,更促成了今次以靈魂和宇宙為主題、一個尋找覺知的音樂會。我希望透過音樂會,讓觀眾思考生命的意思,完結後會帶著反思離開。 7. 音樂會之後還有甚麼計劃? Vicky: 籌備音樂會的同時,我亦預備旗下歌手的不同計劃。黎曉陽大約十月會出碟,然後Nowhere boys十月底會有演唱會、而十二月就輪到鄧小巧出碟。 8.在音樂方面還有甚麼目標? Vicky: 我們可以用流行音樂接觸大眾,所以我希望讓音樂價值在社會發揮,推出一個具社會目的的計劃。

敬業樂業 | Avshalom Gur

敬業樂業 | Avshalom Gur

Text | Cassandra Cheng 一日24小時,如果工作佔了20小時,你會欣然接受或是苦不堪言?每日遊走於創意和時裝間的MARYLING主腦Avshalom Gur卻樂在其中,甚至不會稱之為「工作」,究竟甚麼令他著迷呢?Avshalom日前來港出席品牌活動,並跟本平台分享創作的點滴。 Avshalom Gur | 畢業於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時裝設計系碩士,曾效力Chloe、Roberto Cavalli、Donna Karen 和 Ossie Clark等多個頂級品牌,曾榮獲由英國時裝協會及Topshop贊助的新生代設計師獎(New Generation Award),2005年開設個人品牌Avsh Alom Gur,2011年加入MARYLING成為首席設計總監,風格更趨時尚多元化。 1) 請用三個詞語形容MARYLING秋冬系列。 Avshalom:女性化、強勢及摩登。由於現代女性生活繁忙,全新系列專為現代女性而設計,以應付不同社交場合的需求,穿梭於工作、派對、家庭等都能展現最自信優雅的一面。 2) 你最想哪位fashion icon穿上MARYLING服飾? Avshalom:沒有指定fashion icon,反而我想起已故的美國雕塑家Louise Nevelson、美國現代主義藝術家Georgia O’Keeffe,她們是我的繆斯,代表著永恆、時尚的創作,今年秋冬系列靈感也是源於Georgia O’Keeffe的作品,她絕對是位前衛創新的藝術先驅。 3) 請為20、30及40歲的女士推介品牌今季必備服飾。 Avshalom:20歲的少女活潑可愛,穿上The Love Romance系列剪裁立體的派對裙能輕易成為派對焦點;30歲的輕熟女可選The NYC系列大衣,黑白配色摩登前衛,輕易塑造都會女性的型格英姿,而40歲的女士則可考慮同系列的黑色針織長裙,剪裁俐落,完美演繹低調的簡約美態。 (Jacquard Mini Dress $8,960、Patterned Long Coat $8,960、Black Long Knit Dress $4,960) 4) MARYLING跟個人品牌Avsh Alom Gur有何分別? Avshalom:一個優秀的設計師應該是百變,能為不同的品牌創作獨有的風格。我很愛MARYLING,她甚至比我的個人品牌更加重要,因為Avsh Alom Gur較實驗性,是一種多變的藝術,而MARYLING則是較有創意,她是負擔得起的奢華(affordable luxury ),適合都會女性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