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y vicodin

Why Not?

Nike Air Max 30th Anniversary

Nike Air Max 30th Anniversary

Concept & Production | who ARE invited Photo | Simon C. Behind the Scene | Hang Wong Styling  | Inggrad Shek Text | Josiah Mok  Make up|Karen Yiu & Vic Lai Hair  | Jean.T Wardrobe | Nike, Joyce, Liger 【3.26 Air Max 傳奇】1987年3月26日,Nike Air Max 1首度現身於世人眼前,展開了傳奇系列的史詩式長跑,同時也拉開新世代運動鞋的革命序幕。為了記念這個日子,Nike更將每年的「3.26」訂為Air Max Day。 【30 for 30 KISS MY AIRS】今年Nike Air Max誕生三十周年,Nike除了用上個性十足的口號#KissMyAirs作為今年Air Max Day的主題方向,邀請30位與品牌關係密切的好友參與一個別開生面的攝影企劃,由本平台的專業創作精英團隊聯合星級造型師 Inggrad Shek和著名攝影師Simon C(…)

Sneakers Addiction

Sneakers Addiction

Photo | Simon C. Behind the Scene | Hang Wong Video |  Tsui Tsz Wai Graphic Design | Wilson C. Text|Swing Ngan Make up|Chi Chi Li Hair  | Nasaki Chu Shoes & Bags|Hogan Wardrobe | Zara 一座又一座的高樓大廈、美食與購物天堂,這些都是一般人對香港的認知及形容,但你心中的香港又是怎樣?是五光十色還是黯淡無光?是熙來攘往還是渺無人跡?今次本平台邀請了氣質非凡的Zelia Zhong(鍾浠文)、醉心演藝歌唱的Lesley Chiang(姜麗文)和人氣時尚博客Twee Wu。這三位剛踏入三十歲的可人兒,穿上Hogan最新pop-glam風格的系列,拿上噴漆,來一場街頭塗鴉比賽,讓我們一同回憶心中最美的香港。 Zelia Zhong 擁有一副美人胚子的Zelia小時候住在安徽,對香港一直充滿憧憬及好奇,「每當看周星馳的電影,便會捧腹大笑,發現原來笑話可以分這麼多層面,這是香港獨有的文化。」Zelia家裡擁有20多對Luxury sneakers,她心中的理想Sneakers是要多變,可配搭不同的服飾。 「我便很喜歡我腳上這對閃粉Sneakers,白色配上底部的銀色閃粉既搶眼又型格,與一眾香港時代女性很匹配。反而我自己是一對黑色鞋面、白色鞋底的Sneakers,性格分明,黑便黑,白便白。」 Zelia更覺得30歲後的自己變得不再一樣,「世界很大,開始發覺自己很渺小,所以更加要珍惜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尊重自己,不再是那個終日嬉皮笑臉的黃毛丫頭。而且更會有勇氣去面對自己的不足,跳出框架,改變自己是我30歲後學懂的事。」 Lesley Chiang 經常韓國香港兩邊走的Lesley,最近再次為韓國男子組合2PM創作新歌,個子較嬌小的Lesley,以前常穿高跟鞋,不過最近便投進舒適度十足的sneakers懷抱,「Hogan這個品牌建立30年,創造的sneakers獨特又時尚,而我特別喜歡這款厚底sneakers,讓我不用被高跟鞋折磨,已經高了數吋,絕對是我的恩物。」 Lesley覺得美國天后Rihanna和韓國女歌手Hyuna最能穿出Luxury sneakers的味道,「她們的風格很突出,一舉手一投足已很容易吸引人,所以無論她們穿上高貴晚裝還是休閒運動衣,配襯一對Luxury sneakers也很有她們的味道。」Lesley最想設計一對可以和爸爸或哥哥一同穿上的「情侶sneakers」,「款式都是簡單為主,最重要一定是厚底和舒服!」 Lesley對於30歲後的轉變處於樂觀的心態,「20歲時甚麼都怕,反而令自己少了很多機會,來到30歲便要勇敢嘗試,不可以害羞,就算失敗也要鼓起勇氣正視,這樣才會不斷提升自己。」 Twee Wu 一身復古打扮的Twee Wu 11歲便學習騎馬,反而人大了就沒有再接觸馬匹,「去年踏入30歲,做每件事前也會思前想後,顧慮多了,因為知道自己要對家人及自己負責任,不再是無憂無慮的少女了。」 身為時尚博客的Twee,對時裝擁有敏銳的觸覺,更知sneakers風氣盛行,最愛Hogan那對後踭鑲有珍珠的sneakers,「Sneakers加上不同細節,配襯高腰牛仔褲便最吸睛了。」(…)

I Just Want To Be Perfect!

I Just Want To Be Perfect!

Photo | Nam Kong Text | Josiah Mok Wardrobe | Puma 「I just want to be perfect.」這是奧斯卡影后Natalie Portman在《黑天鵝》中揪心的一句,同時也道出一眾芭蕾舞者的心聲。在排舞室中經歷無數挫折、失敗,流下眼淚和汗血才能登上舞台成為觀眾的焦點,專業芭蕾舞家的路不比任何運動員、藝術家來得輕鬆。本平台這次邀得四位香港芭蕾舞團的成員接受訪問,分別是陳稚瑤 (Chen Zhiyao) 、楊睿琦 (Yang Ruiqi) 、羅樂萱 (Tirion Law)和高歌 (Gao Ge),分享專業芭蕾舞者的辛酸之餘,也會讓大家知道脫下Pointe shoes的她們日常的一面。 (左起) 四位專業舞蹈員分別是: 陳稚瑤 (Chen Zhiyao) | 生於中國四川,2015年於北京舞蹈學院畢業,同年加入香港芭蕾舞團擔任群舞員。 楊睿琦 (Yang Ruiqi) |生於中國哈爾濱,於上海市舞蹈學校開始習舞,2012年畢業於德國斯圖加特約翰格蘭可學校,同年加入斯圖加特芭蕾舞團成為實習生,2013年晉升為群舞員。她於2016年加入香港芭蕾舞團擔任群舞領舞員。 羅樂萱 (Tirion Law) | 生於香港,於香港專業青少年芭蕾舞學校及考獲獎學金於紐西蘭舞蹈學院受訓, 2015年加入香港芭蕾舞團擔任實習生。曾榮獲2012年亞洲國際青少年芭蕾舞大賽大獎,以及2011年香港芭蕾舞學會主辦的芭蕾舞超新星大賞金獎。 高歌 (Gao Ge) | 生於中國遼寧,曾贏得全國桃李杯舞蹈比賽三等獎。2011年於北京舞蹈學院畢業,同年加入荷蘭國家芭蕾舞團。於2012年加入香港芭蕾舞團擔任群舞員,2015年獲晉升為群舞領舞員。 芭蕾舞的痛苦 從小時候的興趣到長大後成為職業,每位芭蕾舞者都經歷過許多不為人知的痛苦。對這四位排除萬難擠身進入專業芭蕾舞團的女生而言,最苦的是甚麼呢? Ge: 最苦的應該是傷患吧!跳舞時雙腳很容易受傷。 Ruiqi: 小時候一直要將雙腳套進那窄小的芭蕾舞鞋,把雙腳都壓到有點變形。 Zhiyao: 最痛苦是痛完之後馬上又再要穿,傷口一直都在,痛過後再痛。 Ruiqi:(…)

Haters Gonna Hate

Haters Gonna Hate

Photo | Simon C. Text | Josiah Mok Make Up | Onki Lau Hair  | Alex So @ The Attic 「明星已死?」經常有評論指香港樂壇現正處於青黃不接的階段,大家一直默默地守候著下一顆巨星的誕生。然而置身於這個百花齊放的網絡年代,我們到底是真正缺乏選擇?抑或是觀眾依舊停留在集體回憶的世界裏? 本平台邀請了擁有多重身分的創作人李拾壹為客席主持,由他請來渴望創作自主的鄧小巧、樂壇新秀陳明憙以及清新樂隊小塵埃一起暢談樂壇大小事。 李拾壹 (Subyub) | 多重身分創作人,涉獵範疇包括作曲、編曲、製作電影配樂、歌手、網絡媒體創作人等。去年底舉辦個人音樂會,近年亦參與ViuTv的節目擔任主持。 Subyub wears floral print blazer & shirt stylist’s own, Tommy Hilfiger  khaki pants, Versus Versace black knot boots, Moscot Lemtosh brown glasses from Visual Culture. 踏足樂壇年月尚淺,幾位音樂人似乎對於樂壇的狀況也有各自的看法,普遍都帶點悲觀的神態。在他們的眼中,樂壇到底變成怎樣?正在努力奮鬥的他們又有甚麼願望? 李拾壹: 看見樂壇的現況,感覺好像大家都欠缺了一點信念,不太相信新的創作。 鄧小巧: 我也有相似的看法,樂迷太習慣聽主流的歌曲,面對新事物都較為抗拒,因此市場集中於出產近似的歌曲,聽眾也因而失去好的養份。 Jonathan @ 小塵埃: 80、90年代是樂壇黃金時代,大家的品味也停留在當時。 李拾壹: 我認為音樂有它的時間性,好比Blur重新演繹經典歌曲也有不同的方法,但也許會令樂迷覺得不及往日。 Subyub wears black leather blazer and printed(…)

Goddess Evolution

Goddess Evolution

Photo | Simon C. Text | Josiah Mok Make Up | Onki Lau Hair  | Nasaki Chu Wardrobe | Issey Miyake, Pleats Please Issey Miyake and Pedder Red 光頭、粗口橫飛、電玩高手、嚮往自由 ── 分別是這期四位封面人物在鏡頭前後的描述。 在「女神」們當道的世代,這四位新晉女演員如何以脫離主流的姿態搶得大眾的眼光?一起聽聽為藝術犧牲髮絲的談善言(Hedwig) 、破格「骨妹」余香凝(Jennifer) 、清純美女王思敏(Sadie)和獨立演員李敏(Ranya)的分享吧。 談善言(Hedwig) | 曾演出電影《點五步》、《江湖悲劇》和賀歲片《小男人週記3之吾家有喜》,在新電影《告別之前》因飾演腦癌病人而將頭髮剃光。 雖然早有耳聞Hedwig把頭髮剃光,但在她脫下冷帽的瞬間還是有點震撼。壓下提出「可否摸摸看」的衝動,定睛看着她,想起Natalie Portman在《V煞》的哀慟。從閒角、配角到成為電影的焦點,Hedwig深明電影圈的機會要自己爭取,在《告別之前》片中剃頭一幕就正是她向導演主動提出。對於許多女演員來說甚至比在鏡頭下裸露更稱得上為藝術犧牲,她對此倒是看得輕鬆,只在乎投入角色。在刻下演技尚待磨練的階段,透露正洽談一個關於性格分裂的角色,希望將自己提升到另一層次。 聽她的分享中,仔細解析性格分裂和精神分裂的分野,顯然對角色有所研究;她也深明自己的局限,知道舞台劇一氣呵成於此時難以掌握,絲毫沒有90後的稚氣和莽撞。在即將上映的《小男人週記3之吾家有喜》或是《告別之前》,她都各有耳目一新的造型和性格,絕對是今年彈出的女演員之選。 余香凝(Jennifer) | 電影《骨妹》女主角之一,早前憑該角色奪得第一屆澳門國際影展頒發的「最佳新演員獎」 。 今天太多美女面孔,因此對於演員來說一副標準美人模樣反是個缺點。明白到這個道理,Jennifer的新年志向就是衝破形象定型的角色,希望能一嚐打女的滋味。在《骨妹》中演出剛烈的「大家姐」角色,口中充滿煙、酒與粗口,很難想像與眼前的Jennifer是同一個人。 拍攝當日時值她正在參演另一部新戲,與偶像劉嘉玲合作,自知是學習的好時機,自然不敢怠惰。數到最想感謝的前輩竟然是綠葉演員梁健平,聽起來二人拉不上關係,但對方在電影內外的提點在Jennifer心中起了重要的重量。不選擇巨星來答謝的影壇新晉,確有更多不為人知的美德藏於美貌之後。 王思敏(Sadie) | 曾是香港女子電競戰隊Girls HK by Logitech的選手,考畢DSE後入行,拍攝不同的廣告並參演第一部電影《點五步》。 「如果沒甚麼大志的說,這刻我最想打爆機。」訪問開首問到王思敏的新年願望,沒想到她會這般回應。漂亮的臉蛋與一般理解「宅」在家中的電玩高手毫不搭調,而訪問的應對也不如其他三位老練,只有明顯不過的純粹。演藝路上還處於起步階段,在DSE後過去大約兩年的時間,擔演過大大小小廣告和微電影的女主角,Sadie的成績較同期新人已經算是亮眼。 曾經是Girls HK電玩戰隊的成員,Sadie在「打機」之外,也熱愛畫畫和寫作,入行前的志向是當個漫畫家或是小說家。回到電影的話題,她最希望有機會參演周星馳的電影,也想試試演出古裝劇,但不諱言自己在咬字、演技上都有待進步。但願在新一年她能如願在鏡頭前成為女扮男裝的帥氣公子,啊,還有打爆機。 李敏(Ranya) | 曾演出電影《哪一天我們會飛》,亦擔任過ViuTV《旅行吊靴鬼》與港台節目《好想藝術》的主持。 沒有助手也沒有經理人,留着爽朗短髮的Ranya與一般理解的明星甚至普通演員都似乎相去甚遠,儘管有時也希望有人幫忙,可是她也樂於當一個獨立演員。機會來得比較少,但正因如此她更重視每一個機會,因為心知沒有誰在背後為自己打點,只有靠努力才能抓緊機會。即或在電影圈沒有甚麼發揮,她也希望一邊嘗試其他工作,一邊繼續努力做到最好,盡力爭取演出機會。 因藉在ViuTV的主持工作令她更為觀眾和其他電影人所認識,最近她也開始參演杜可風與孫明莉執導的新片《白色女孩》,回首昔日發展不順的日子,她也始終堅持要做自己相信的事。Ranya特別提到同期新演員中最欣賞的是游學修,因為在這個年頭「敢言」二字彌足珍貴,可能也與她嚮往自由的性格有點相近吧。 農曆新年將到,然而傳統不過的節日,卻又是新開始的標誌。四位影壇新面孔嘗試打破常規美麗的方程式,不甘當一個平凡的花瓶。各具特質的她和她已經準備在雞年彈起,尋求屬於自己的演藝之路。此刻的你,又準備好了嗎? 後記: 在是次拍攝中,要求了四位新演員借助彈床擺出更具動感的甫士,也希望在照片中呈現躍起、突圍而出的感覺。過程中她們也顯得相當投入,在鏡頭後也不停於彈床上蹦蹦跳跳。跳彈床在外國十分盛行,不但可以增強彈跳力和手腳靈活性,亦可透過一些彈床健身運動來消脂減肥,非常適合欠缺運動的都市人。近期在香港也有好幾家室內彈床場館相繼開張。偌大的空間既可讓初學者亂跳一通發洩精力,亦可讓進階玩家挑戰高難度動作,趁這個假期跟朋友一起跳跳吧。 Bounce室內彈床樂園 地址:九龍灣展貿徑1號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EMAX地下(…)

Dear Me

Dear Me

Photo|Kenneth Chui Makeup | Onki Lau Hair | Alex So @ The Attic 這些年來我們每天都披着戰衣、戴上面具拼命地為生活、家庭及事業奔波勞碌,不經不覺地煎熬了許多個日與夜。有時候望着鏡中既熟悉又陌生的倒影,可有懷念正值荳蔻年華的自己?光陰一去不復返,那些無憂無慮的生活,想到甚麼便去做的態度總是教人緬懷。少年時許下的種種心願和對自己的承諾到最後又有否兌現? 這次本平台找來四位千禧少女暢談人生及理想,從她們的對話我們可以窺探自己的過去。當大家快要被洗盡鉛華而忘記笑聲之前,請讓我們一起追憶並再續我們的花樣年華。 她們分別是: 區明妙 (Stephanie),15歲|13歲開始接觸戲劇並開始在家燕媽媽藝術中心受培訓,曾參演TVB劇集《一屋老友記》和《與諜同謀》等。 何敏華 (Natalie),13歲|2歲開始習舞,10歲加入家燕媽媽藝術中心,曾在王梓軒的次世代MV參與演出。 楊焯彤 (Tung Tung),12歲|4歲接觸羽毛球,8歲開始受訓,現是大埔專業羽毛球青年會其中一員,曾奪得香港學界校際羽毛球比賽單打冠軍。每天練習兩至三小時,為進入香港代表隊而努力。 蔡穎姿 (Sandy),17歲|小時候受家人薰陶,8歲便學滑浪風帆,2014年代表香港出戰南京青年奧運會,現在以出戰奧運會為目標。 區明妙 (Stephanie),15歲 (WAI: who ARE Invited) WAI: 你們覺得自己是大人還是小朋友? Stephanie: 小朋友。 Natalie: 大人和小朋友的中間,哈哈! Tung Tung: 大人。 Sandy: 小朋友。 WAI: 為甚麼? Stephanie: 這一刻任何事情也不用我煩惱,爸爸媽媽會替我解決所有困難,而我則可以繼續唱歌和演戲,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Natalie: 我比小朋友大一點,思想較他們成熟,不過還未去到大人的思維。 Tung Tung: 我自己決定很多事情,例如選擇羽毛球這項我熱愛的運動。 Sandy: 在別人眼中,我是傻乎乎的,我真的不想長大。 WAI: 甚麼事情令你們最快樂? Stephanie: 和朋友們一起買新衣服便是最開心的事。 Natalie: 我很喜歡相約朋友一起穿着相同的服飾逛街。 Tung(…)

Gift of Love

Gift of Love

究竟從何時開始在聖誕節交換禮物變成約定俗成的習慣?小時候總期待聖誕老人偷偷把禮物放進襪子裡;到了學校的聖誕聯歡會,同學們交換禮物就是派對的壓軸節目。長大後,踏進12月就要為另一半的聖誕禮物而躊躇,尚未計算多不勝數的公司派對、友儕間的活動,簡直忙到不可開交!漸漸地送禮與收禮彷彿是一種例行公事多於一份心意。收禮物固然快樂,但是禮物的原意到底是甚麼?今次本平台便訪問了六位分別來自不同範疇的人,分別是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的受惠兒童婷婷、扮演聖誕老人的Conroy Chiu、《Lonely Planet》旅遊指南作者鄒頌華、快樂盒子 (Unbox Happiness) 創辦人Dora Yu、願望成真基金主席劉仲恒醫生及實現夢想的Pansy Kwan,分享他們心中對禮物的解讀,可能從他們身上,會找到聖誕節和禮物的真正意義。 婷婷 | 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的受惠兒童,來港半年,就讀小學四年級。 擁有一雙炯炯有神大眼睛的婷婷,最喜歡的節日便是普天同慶的聖誕節。「我很喜歡聖誕節,因為可以在學校開派對及交換禮物。」剛來港生活的婷婷,對於街頭滿盡聖誕裝飾表示興奮莫名。「內地的聖誕氣氛沒有香港那麼濃厚,當時我只知道有聖誕老人和禮物,但來了香港讀書後,老師告訴我們聖誕節的來源,那時我才知道聖誕節原來是紀念耶穌降生。」 婷婷現在正在適應學校繁重的功課,幸好有老師及同學的幫助,而且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的義工每晚也會到婷婷家,與她一齊完成作業,「所以在今個聖誕節,我便會親手畫聖誕卡送給他們,因為我最喜歡的科目是美術課,我想將自己覺得最美的東西送給一直幫助我的人,這樣他們才能感受到我的真心真意。」今年9歲的婷婷,和大部分小朋友一樣,喜歡聖誕節的主要原因,便是可以收一份又一份的禮物。「收禮物最開心,因為不會知道包裝紙下是甚麼,所以拆禮物的時候便特別興奮了。而我最想收到的禮物就是沙漏,當瓶中的沙快漏完後,我便可以將沙漏倒轉,這樣時間便不會繼續流逝,每天都是我最喜愛的聖誕節。」 有意參與貧困家庭或露宿者外展探訪的你,可登入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的網站查詢更多詳情。 劉仲恒 (Kevin)| 願望成真基金主席,任職醫生的他一向愛做義工及參與慈善工作。 今年聖誕節對於劉醫生來說絕對是開心雀躍,因為可以與剛出生的兒子的度過首個聖誕節。成為願望成真基金主席後,劉醫生覺得自己帶着一個使命,「因為願望成真基金是替3至17歲的患病兒童達成願望,每當看見他們因為願望成真而散發出燦爛的笑容,我便知道我做的事是有意義,因為願望的確能夠帶來意想不到的人生經歷,令患病兒童對人生繼續充滿希望與快樂。」 對於聖誕禮物,他覺得內裡的全是愛,「你愛他,你才會肯花時間花心思去挑選禮物給他,那份心意,收禮者必定能夠感受得到,而我今年亦會以家人的名義捐錢給予慈善機構,好讓更多人能夠願望成真,明白禮物的真正意義。」 雖然金錢不能夠衡量願望實現後所帶來的喜悅,全賴善心人士及一群熱心的義工支持及關懷,願望成真基金的工作才能順利完成。如果你也想出一份心意,可捐款到願望成真基金,使兒童的願望成真。 Conroy Chiu | Magic Express 創辦人,過去十年的聖誕節也以魔術聖誕老人的身份,將快樂帶給小孩及老人家。 本身是魔術師的Conroy,覺得聖誕節這普天同慶的日子,聖誕老人應是有求必應,製造無限驚喜給大眾,所以Conroy便混合了魔術元素,化身成香港首位魔術聖誕老人。每年的12月25日,Conroy也會以聖誕老人的裝扮將愛分享出去。「對我來說聖誕節等於愛,初入職時會見街上的人盡享天倫之樂,自己卻要工作,變花變聖誕禮物,心裡會感到戚戚然,但人大了思想成熟,便知道自己的工作是將愛及正能量帶給身邊人。每個小孩見到我也會帶着燦爛的笑容跑來我身邊,這些是我享受這份工作的原動力。」 聖誕老人的職責是到處派大大小小的禮物,Conroy收過最難忘的禮物也十分特別。「有次聖誕節去醫院探訪小朋友,當中我收到一張由一位從未見過聖誕老人的小孩所畫的畫,他幻想的聖誕老人是色彩繽紛,手上有很多氣球,造型如小丑一樣。收到的一刻我很感動,因為我覺得他很期待我的來臨才會畫一幅聖誕老人畫送給我,我臨離開時,他更遞上一粒糖果,那時我真的很開心,因為我們成年人看似微不足道的東西,在小孩眼中是瑰寶,誰說聖誕禮物一定要是名貴,心意才是最重要。」那麼這個魔術聖誕老人今年最想收到的禮物當然不會是價值連城的東西,「我最想收到的禮物便是和自己最親的人一個大大的擁抱,因為我覺得聖誕禮物內裡是有愛,所以和自己最愛的人共處,一起感受愛,並已經足夠。」 想與魔術聖誕老人慶祝聖誕節,便可透過Magic Express網站預約。 鄒頌華 | 自由撰稿人及《Lonely Planet》旅遊指南作者,寫過中、港、台及澳門的英文指南,去年與兩位來自台灣及中國的作者一同推出《Lonely Planet》中文版台灣指南。 經常到處遊歷的鄒頌華,每年聖誕節也有一個長假期,所以她會選擇到外國歡度聖誕節。今年,她選擇在香港過一個不一樣的聖誕。「我今年會在香港入營打坐,這十天我會閉關,遠離煩囂,清洗思緒,好好聆聽內心自己真正的想法。」對於聖誕節,鄒頌華不會特意慶祝,她認為只要自己和身邊人開心,簡簡單單過便是最好。而某年於美國過的聖誕節便最難忘,「那年我相約了在旅行時相識的朋友,他們分別來自英國、美國和比利時,在美國歡度聖誕,我覺得那機會十分難得,因為可以再相約他們不是易事,還要一起慶祝節日,真的不知道還會否有下次!」 追求簡單平靜生活的鄒頌華,送及收禮物也以環保為主,「我喜歡送書給人,自己也喜歡收書,因為我將自己覺得好看的書與朋友分享,『書中自有黃金屋』,一本書絕對比一個名牌手袋的價值為高。」她更認為只要那份禮物是實用,她不會介意它是新還是舊,「因為香港土地有限,如果還要在家裡放一些不實用的禮物,就太浪費了。」 愛獨自旅行的你,便要瀏覽Lonely Planet網站或閱讀其針對背包客撰寫的旅遊系列叢書了。 Dora Yu | 快樂盒子 (Unbox Happiness) 創辦人,每個月會將驚喜及快樂一起收到盒子內,為大家送上當月的限定主題禮物。 聖誕快樂?每個人對於開心的標準也不一樣,所以在聖誕節獨自旅行或是和老友開懷暢談,也可以是一種快樂。而Dora便覺得收禮物和拆禮物一刻是最令人期待及興奮,她數年前到澳洲旅行,當地有間書店的書全都用花紙包裹着,在花紙上只寫了那本書是屬於甚麼類型,就是這股神秘感啟發了Dora創立快樂盒子。「以前送禮物給朋友不會思前想後,只會考慮那份禮物適不適合他們,自從我到訪那間書店後,我便覺得拆禮物的一刻是充滿期待,所以我便有快樂盒子這構思,將驚喜藏在盒子內,令你看到喜歡的人那臉上的一抹笑容。」 Dora將快樂帶給別人,而她收過最感動難忘的禮物竟是數塊石頭。「一切也是機緣巧合,我以前的同事送了一塊石頭給我,我以它來警惕自己要以最快效率完成每樣工作,所以每次轉工我也會將這塊『心頭大石』放在我的工作枱上。原來我身邊是有人留意我這個舉動,有數位朋友分別在不同的時間送了來自冰島、日本富士山及耶路撒冷的石頭給我,我收到一刻是感動及驚訝,因為他們要十分留意我才會知道我有那塊『心頭大石』,而且更令我明白到送禮物的真正意義是心意,這樣才會令收到的人快樂及感動。」Dora今年便想收到書本作為聖誕禮物,因為要真正了解他人,才可以挑選適合他們閱讀的書籍,而且內藏的文字更有可能是送書人想對收書人說的悄悄話。 想每月也收到快樂,逗自己或朋友開心,那你便可以在快樂盒子網站訂購1月的限量快樂盒子,讓你或你愛的人可以在打開盒子的那一霎那,感到幸福快樂。 Pansy Kwan | 願望成真基金幫助她實現夢想,將她所編織的手帶進行義賣,為國內的癌症兒童籌款。 19歲的Pansy正值花樣年華,本應對未來充滿憧憬,但從16歲起便經歷腦瘤和化療,她現在說起來輕描淡寫,臉上還掛着微笑。Pansy就是替別人多想,第一次因病而哭就是因爲擔心自己的親友擔心自己,所以醫生便建議她申請願望成真基金,為自己實現夢想。「我喜歡做勞作,所以我便決定編織手繩,願望成真基金更為我找來中電義工隊一同參與編織,令我可以進行義賣,將善款幫助在國內和我有同樣遭遇的兒童。」 Pansy就是喜歡將自己認為最好的送給人,對於聖誕禮物,她並沒有強求,只是希望身體健康,讓她繼續做義工,幫助有需要的人,反而要送甚麼聖誕禮物給家人好友,她的主意便多籮籮,「我會送一張代用餐券給他們,讓他們知道不要只在乎眼前的東西,應該看得更遠,關心身邊的人。」 禮物的原意到底是甚麼?每個人心中的解讀也不一樣,而這六位不同背景的受訪者也不約而同覺得聖誕節只要與最親最愛的人在一起便已足夠。在這充滿愛的聖誕節,他們最想收到的聖誕禮物是最有溫度的無形禮物,一個擁抱或一個吻,能夠感覺到對方的愛,簡簡單單已感覺幸福。對於有形禮物,「物輕情意重」,哪怕那份禮物只是一枝筆或一本筆記簿,只要送禮者是誠心誠意送上,那份禮物便是價值連城了。 聖誕節是每年令人最期待的節日,不過對一班貧困的小朋友來說,得到一份聖誕禮物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所以本平台今年聖誕節便特定送上一份特別的禮物給予我們合作多時的單位,以他們的名義,每人捐出一百元給兒童癌病基金或願望成真基金,令大家一同分享愛及傳遞祝福。

Flower In Bloom

Flower In Bloom

Photo | number five studio Behind the Scene | Huen Kwok Chi Makeup | Onki Lau Hair | Alex So @ The Attic Wardrobe | Tory Burch 每個人都擁有不同的性格,就如花卉也一樣,每種花也具有不同的獨特形態和香氣。有人說,每種花代表着不同人的性格,浪漫、低調、活力,尤以花朵為基調的香水,可說是一個人的性格投射。今次本平台邀請了三位城中典雅高貴的女性,她們分別是著名模特兒 Ana R.、來自北京的Fashion blogger Vincci Yang和星二代Chloe Leung,帶她們一同走進浪漫柔和的花園中,細說她們的浪漫史和與鮮花間的微妙關係,並以最能代表自己的淡淡香氛,展現最高貴優雅的一面。 Ana R. 作為著名模特兒,Ana R.不單對每件事物都追求完美,但對於浪漫卻只求簡單:「我丈夫不是一個浪漫的人,但他會在我的生日及紀念日送上一束鮮花。對我來說,在重要日子與最愛的人一起已經是最浪漫的事。」作為一位Working mom,Ana R.自言最欣賞Angelina Jolie待人處事的態度,「她是6位子女的母親,愛心滿瀉,又熱心公益,對於剛成為母親的我來說,絕對是一個好的學習榜樣。」 擁有幸福美滿家庭的Ana R. ,現在最享受的,是與女兒共處的時刻,「女兒快一歲了,對身邊任何事物也充滿好奇,她長大得很快,我不想錯過與她相處的每一個時刻。」她更以百合花來形容女兒,「我最喜歡百合花,因為百合很清新脫俗,與女兒天真可愛的笑容相似。」 另一種Ana R.喜愛的花卉便是晚香玉,「晚香玉在晚上才會散發出香味,有別於一般的鮮花,而且它的花莖細長,與我最喜愛的百合花同樣清新怡人。」對於香氛的要求,Ana R.和其他女性一樣,以嗅覺作主導。「我愛清新而不濃的香氛, Tory Burch的Jolie Fleur Bleue便是我心中的首選,它的味道低調,不會太濃烈,適合我每天使用,而且每次嗅到也會令我聯想到兩年前與 Tory Burch見面,當天她滔滔不絕與我分享她與孩子的相處之道,激發我想有自己小朋友的想法。」   Vincci Yang 來自北京的Vincci Yang,近日忙於為內地視頻網站優酷拍攝短片,笑容甜美的她,因工作關係需要經常遊走浪漫之都巴黎,她也表示本身特別喜愛巴黎這浪漫勝地。「說到浪漫,我性格比男朋友浪漫得多,有次他在巴黎公幹,我便偷偷買機票飛過去給他驚喜,因為他是大忙人,能夠抽空陪我,對我來說已經是浪漫的事了。」 說起冬天的穿搭技巧,她提議可以花卉作主題,「只要選一個花圖案的髮夾,將它夾在皮帶或絲巾上,當作配飾,已經十分吸睛。」每個女生也愛花,Vincci也不例外,「我最喜愛淡粉紅色的玫瑰,因為紅色玫瑰較熱情奔放,與我的性格不太相似,相反淡粉紅色玫瑰給人柔美優雅感覺,這正正與我的個性一樣。」 Vincci亦愛以花卉作主調的香氛,最近她就愛上 Tory Burch的Jolie Fleur Rose,「它加入了我最喜歡的淡粉紅玫瑰,氣味清甜,到了晚上,香氣會由清甜漸變清新,感覺由浪漫變為優雅,令我整天也可以被一股優雅氣息包圍。」(…)

When Genius Meets GENIUS

When Genius Meets GENIUS

Photo|Ricky Lo@Ricky Lo Photography Studio Behind the Scene|To Chan@Ricky Lo Photography Studio Make Up|Chloe Yu Hair|Haysses Ip 天才,一直給人的印象都是自我、我行我素甚至難以捉摸,他們的想法、態度,永遠無法令人想得通,看得透。在別人眼中,他們都像活在自己的玻璃世界裡。今次特別邀請了三位來自不同界別的天才, 10優狀元麥明詩(Louisa Mak)、屈機副總裁林慧韡(達哥)、音樂神童黃家正(KJ),在成才之路上,他們同樣經歷、面對過別人的目光與批評,但他們深信,只要目標明確,堅持自己的信念走自己的路,才能把潛能發揮,展現更多的才華。 10優狀元麥明詩 Color |行出自己色彩的路,做最真的麥明詩。 「人生勝利組」、「贏在起跑線」, 這是一直以來別人眼中的麥明詩。「與別不同」的是她一直追求自我,她選擇一般人不會走的路。以10優佳績考入英國劍橋大學法律系,畢業後卻甘願放棄高薪厚職的律師工作,參加選美投身演藝界,「香港競爭大,與其跟人鬥,不如想方法令自己變得與別不同。」明言讀法律只為興趣不為前途,既然夢想已經達成,為了尋找新挑戰和考驗自己,她決定參加選美,「我做每一個決定都是想讓自己有更多的選擇。以前覺得自己讀書叻,加入娛樂圈後才發現自己的不足,我從來沒有後悔加入娛樂圈,因為它令我人生添上無限色彩。」 自小已懂得為自己找尋定位,長大後,這份信念依然不變,至於別人的目光和批評,她視為無物,堅持做自己, 就是希望每日都可以活得精彩,「我有自己的堅持,亦不介意別人對我的標籤,因為我相信自己的選擇。每個人最緊要行出自己色彩的路,活出自己想要的人生。如果每個人都做同一件事,你就無法做到最突出的那一個,可以突出自己與人不同之處好重要。」 屈機副總裁林慧韡(達哥) Detect | 追蹤.屬於自己的目標,專注打爆機! 行行出狀元,天才處處有,電玩界代表就有達哥這位打機天才。原名林慧韡,於香港大學文學院主修中文及藝術,副修阿拉伯語,另精通英、台、日、國、粵共六種語言,畢業後在電台當助導和導演,卻因為直播打機吸納粉絲,還得到手機遊戲公司的垂青,年僅27歲便當上副總裁,當初遊戲公司老闆就是看準他對遊戲夠了解深入 。「做到副總裁都是老細看準我的才華。」 除天資聰敏外,他還比別人清楚知道自己需要甚麼,向着目標堅持,「香港人每日已經花了大半天工作,回家就機械式地吃飯、洗澡、睡覺實在『好唔抵』,所以我堅持一定要做自己喜歡的事,這樣才不致白白浪費時間 。」當大部分人把堅持和目標放在工作和前途上,他卻投資在打遊戲機上,「現實中的生活實在太枯燥乏味,只有在遊戲世界之中先可以大膽創新,打機無需要太多顧慮,鍾意點玩就點玩,做人無需要太多顧慮,最緊要自己開心,我每日的目標就是專注打爆機 。」 音樂神童黃家正KJ Sense | 天才音樂家是要放下包袱,時刻敏銳,找到壓力平衡點。 有沒有看過《音樂人生》?戲中主角正是被譽為香港音樂神童的黃家正(KJ)。紀錄片花了六年時間貼身追蹤拍攝,由他十一歲拿下香港校際鋼琴大獎開始,繼而到歐洲作巡迴演奏,遠赴捷克灌錄唱片,在背後為他伴奏的,是當地一支專業樂團;直到十七歲就讀拔萃男書院時就以指揮身份,率領學校管弦樂團參加比賽,還要刻意挑選一首高難度的樂章,冒險也要向高難度挑戰,自信心爆棚的他最終也帶領樂團獲獎。在短短六年,KJ被追捧成音樂界神童,隨着光環而來的,是被人批評為孤僻、狂妄、恃才傲物,「反正燈光永遠投向我,我再難服侍,也會被看成有早慧天才的特質。」 年少輕狂,加上成名太早,成功太易,最終,為他帶來難以承受的壓力。「 音樂的原始價值,就是跟人分享和思考,以前參加那麼多比賽,當中的壓力令我迷失了彈琴的意義,現在我學懂了一件事,音樂家是要放下包袱。」比賽曾經令他迷失自我,直至到美國升學後,外面的世界讓他重新審視自己,「以前參加很多比賽,自以為懂的比人多,後來才發現這個世界天才比傭才多。」 Oral-B GENIUS 9000智能電動牙刷 天才,釋放自我潛能,開啟屬於自己的宇宙。 天才,靠天資,也要創新。就像Oral-B GENIUS 9000全新藍牙智能電動牙刷,能幫助你以牙醫建議的方式刷牙,開創你從未試過的口腔護理新定義。 新增最具革命性的動態追蹤科技,只需簡單以藍牙連接Oral-B APP,GENIUS會利用人臉辨識科技,引導你逐一清潔每個口腔部位,更可即時追蹤顯示刷牙位置,以防遺漏任何一個口腔部位。此外,12色LED智能燈環能提供個性化的潔牙體驗,360度的智能燈環讓你在任何角度都看到燈光指示,亦可透過Oral-B App為智能燈環編寫程式,在刷牙時提供12種可選顏色。每天的顏色可跟隨着心情而轉變,開心是粉紅色,需要多些安全感是藍色,你今日的顏色又是甚麼? Oral-B GENIUS更會以視覺化提醒你以適當的力度刷牙,內置的壓力感應器會於刷牙力度過大時,作出需要減輕力度的提示,同時會減慢轉速,溫和呵護牙齦。電動牙刷的小頭圓形刷頭,設計靈感源自牙醫工具,能完好包覆及清潔每顆牙齒,對比一般手動牙刷能清除高達99.8%牙齦線上的牙菌膜,彷似將「智能牙醫」帶回家,每天給你洗牙般光滑潔淨感受!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Photo |Kaon@rworkshop 縱然活在這個物質豐富的年代,但我們的快樂指數卻愈跌愈低,有人說是因為香港病了。是香港進步得太快,還是物質享受造成的一種迷失?當你擁有得愈多,追求愈多,快樂也會離你愈遠。到底甚麼是簡單的快樂?答案,可以從一群在香港生活的巴基斯坦人中尋找得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微薄的薪金、一個讀書的機會、跟同學分享食物,在我們眼中,這些微不足道的生活瑣事,對這群「香港人」來說,已是人生中的樂事。 Samaira Rehmat |國際幼稚園教師,在香港土生土長,早已融入香港文化生活,對香港有濃厚的感情。最開心是每天看到小朋友帶着笑臉放學。 朋友、同事都叫我Sam,我在一間幼稚園做老師。在巴基斯坦人的外表下,其實我是一個地道的香港人,我都喜歡「掃街」,咖喱魚蛋、腸粉是我的至愛,也是我成長的一部分,工餘時間最愛跟朋友到灣仔消遣。你可能會覺得我矛盾,既然是香港人,又為何要穿著傳統服飾?對我來說,包頭巾是一種身份象徵,父母也從來沒有強逼我要包頭,但長大後,很多人會疑惑甚至問:「你從哪裡來?你是印度人還是甚麼地方的人?」對我來說,這是一種Identity Crisis,所以長大後我決定像傳統巴基斯坦女性一樣包上頭巾。爺爺很早過身,爸爸十二、三歲時就來了香港投靠舅父,之後回到巴基斯坦娶了媽媽,我和姐姐、弟弟都是在香港出世。我一直都覺得香港是我的家,巴基斯坦是爸爸媽媽的家。 每逢周日,父母都會安排子女到伊斯蘭中心閱讀可蘭經。 少數族裔在香港生活少不免會遇上歧視,別人奇怪的眼光和難聽的說話,但每個人都有說話的自由,所以我從來都不會理會,也沒有因此而不開心,唯獨是在找工作的時候,真的感到過沮喪甚至想過放棄。還記得畢業後寄出了十多封求職信,可惜,每次面試時,對方都會不經意地露出一副愕然的表情。可能他們看見我的名字就以為我是外國人,他們從沒想過,原來是一個包着頭巾的巴基斯坦人。終於,有一間學校表示可以請我,但條件是,我不能戴頭巾,那一刻只覺得很沮喪,眼見其他沒戴頭巾的朋友很快就找到工作。也曾經掙扎過,但最後還是不能接受為了工作而妥協,如果放棄了堅持,亦等於把自我也放下,以後我的人生也不會開心。幸運地,一年後終於讓我找到一份幼稚園助教的工作,那一刻真的開心到難以形容,回家後甚至開心到哭起來。不知不覺已工作了五年,亦由助教升為班主任。 來到這裡,平日跳跳扎的小朋友都會即時變得安靜乖巧。 每天最開心就是看着一班小朋友,他們不會因為我的打扮或膚色而害怕、討厭我,在他們眼中,我就跟家中的菲傭姐姐差不多,有時候他們還會好奇地摸我,看看我的耳仔和頭髮在哪裡。我很享受這份工作,這是給小朋友一種很好的學習經歷,也是自己人生中一個很好的經驗。每次看見小朋友帶着笑臉放學,又或是跟家人、朋友共聚的每一刻,都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在香港的所有回憶,都是我身為香港人的一個印證。 (Left) Rumaan Kabir |香港道教聯合會雲泉學校四年級學生,在香港出生,心目中的香港乾淨又安全,最開心是每天回到學校跟同學分享各種樂事。 (Right) Iqra Amjad|地利亞協會中學二年級學生,在香港土生土長,最欣賞香港的完善教育,希望努力讀書,將來可以找到一份好的工作。 我叫Rumaan,中文名叫胡敏晶,因為學校要我們每個同學都有一個中文名,所以我就多了這個中文名字。我在香港出生,跟爸爸、媽媽和哥哥住在土瓜灣一幢舊唐樓,我的家很細,所以我喜歡住在巴基斯坦,因為那裡的房屋大很多,又可以佈置自己的房間。我不喜歡住在這裡,因為這裡有很多狗,每次回家我都好害怕。雖然如此,但我依然很喜歡香港,因為香港很乾淨,很安全,周圍都是警察,很有安全感。 在香港最開心就是讀書,一點也不覺得辛苦,雖然學校在牛頭角,離家有點遠,但我還是很喜歡上學。在學校裡,除了巴基斯坦同學外,還有很多中國籍同學,他們對我都很好,而返學最開心就是同學們都很樂意跟我分享,無論是零食或其他東西,他們沒有因為我的外表不同而不願意跟我玩。在學校,老師都是用中文和英文講課,我懂得講和聽廣東話,但不太懂得寫和看,因為中文字真的很難學。在巴基斯坦沒有機會讓我學中文,在香港讀書,除了可以學中文外,還可以參加很多課外活動,這也是我喜歡香港的原因之一,如果可以住在巴基斯坦,在香港讀書就好了! 每隔幾年,爸爸媽媽都會趁着聖誕節或新年假,帶我和哥哥回巴基斯坦探親,為甚麼不在暑假回去?因為夏天巴基斯坦太熱,每天都差不多四十度,所以我們選擇冬天回去。雖然香港的家很細,但我還是希望留在香港,因為始終香港可以帶給我快樂。 我是Rumaan表姐,我跟她一樣在香港出生,今年讀中二,懂得講中、英文和烏都語,平日在家我都是用烏都語跟爸爸媽媽溝通。我很喜歡香港,因為香港的設施比巴基斯坦好得多,尤其是教育,所以每天返學都好開心。我的學校跟表妹一樣,有一半是少數族裔學生,另一半是中國籍學生,我的好朋友當中也有中國人,雖然升班之後,我們被派到不同班別,但感情依然好好。我的同學從來沒有因為我是巴基斯坦人而遠離我,相反,他們經常讚我穿的衣服很美麗,所以我很喜歡跟中國人做朋友,他們對我都很友善。 在巴基斯坦,我不能像現在般,可以擁有這麼多的學習機會。在那裡,有些小朋友會因為家庭貧窮或傳統因素而失學,而我很幸運,可以在香港接受教育。現在我就讀的學校,有老師教我中文,又有很多不同的科目,讓我們自己選擇喜歡的一科來學習,其中還有我最喜歡的法文。除法文外,我最喜歡的科目是數學和中文,尤其是中文科,每次上中文課我都好開心,因為中文老師很好,教懂我很多中文字,但中文字很難,尤其是讀寫,所以到現在我還是不太懂得讀和寫。在香港返學最開心是逢星期六、日都可以放假,最希望可以跟爸爸媽媽去海洋公園和迪士尼玩,尤其是海洋公園,因為在巴基斯坦沒有海洋公園,四周就只有山。如果讓我選擇,我寧可留在香港,因為這裡可以給我良好的教育,在這裡,我可以看到自己的未來,可以Make my future。 Asfa Kabir|來港12年,跟丈夫和兒女住在土瓜灣。來港後學懂英語,並於烏都鄰舍中心任職英文義工翻譯,最開心是在中心認識到一群友善的老師 。 十二年前,我跟着新婚丈夫來到香港生活。初來港的時候,只會說烏都語,後來到烏都鄰舍中心學習英語。現在,我不單可以用英語跟別人溝通,還在中心當英文翻譯義工。記得當我第一次接到中心發給我義工車馬費時,真的開心到不得了,在巴基斯坦,縱使女性們多能幹都好,根本沒有機會出外工作賺錢。以前在巴基斯坦,我們的睦鄰關係很好,經常會相約聚會。來港後,我很想跟鄰舍建立關係,但他們都較冷淡,鮮有交談,所以我們這一代的朋友圈子都是以巴籍人為主。其實我已經算是幸運的一群,我家人都在香港,相比其他在港無親無故的同鄉,他們生活得更困難。 我和丈夫、子女一家四口在土瓜灣租住一個細小的單位,四周環境污糟,家裡又經常漏水,但我本身愛整潔,所以會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甚至會親手清潔屋外的樓梯,但很快梯間又會堆滿垃圾。雖然有時候還是會遇到不公平的對待,但幸運地,身邊有不少願意無條件幫助我的人。記得有一次,家裡嚴重漏水,那時候丈夫正在巴基斯坦,我打電話向他求救,他打電話給業主,怎料業主叫我自己找人維修,那一刻我真的又擔心又憤怒,租約列明所有維修都是由業主負責。第二天我回到中心上中文課,老師問我發生甚麼事,她知道後立即幫我找水喉匠,發現原來是地下的水管爆裂,必須要更換全幢樓的水管,那時候惟有跟鄰居借水度日,曾試過借不到水,真的很徬徨,後來我的中文老師幫我東奔西跑,找業主商討,又借錢給我們修理水喉。這位老師就像我的姊姊,在我不開心時會安慰我,她真的幫了我很多。 Asfa依然會依循巴基斯坦的傳統文化,每星期會跟姐姐到土瓜灣的伊斯蘭中心做禮拜。 來港十二年,我依然覺得自己有一半是香港人,一半是巴基斯坦人。因為我跟很多香港人一樣,會慶祝聖誕節、農曆新年,會跟隨香港的文化,但另一方面,亦會繼續依循巴基斯坦的傳統習俗,例如我會要求子女穿著傳統服飾。我不介意女兒嫁給香港人,但一定要是回教徒。對我來說,只要子女生活得健康快樂,我就開心滿足。 Asima Khokhar|家庭主婦,來港已有18年,家人全都在香港定居。現正努力學習中文,希望能以中文改善溝通問題,打破日常生活中的隔膜。 我是Asfa的姐姐,來港18年,我們的父親很早已經來港定居,就在他生活開始穩定後,我們幾姊弟亦陸續來港生活。我只懂說少少英語,都是最基本的詞彙,但廣東話就完全不懂,更遑論寫和讀!亦因為這樣,我很難跟香港人溝通,所以朋友圈子都是以巴基斯坦人為主。其實很多新一代的香港人對我們都很好,因為新一代的人都比較了解我們的生活文化,但老一輩很多都帶有歧視眼光。 有一次到深水埗買布,老闆向着我呼喝:「Don’t touch, only see.」對其他香港客卻好有禮貌,其實這些事情在日常生活中都會遇到。 雖然如此,但也有遇過一些對我很好的香港人,其中一個就是我的中文老師。她不單教識我廣東話,還在我遇上困難,感覺無助時不問回報地幫助我。有一次我患病入了院,一住就住了十五天。由於我不懂廣東話和英語,跟醫生完全溝通不來,心情又難過又沮喪,完全不知道自己身體出了甚麼問題,結果我找來中文老師,請她幫我向醫生了解病情,最後她幫我向醫生了解病情和報告,這是我來香港後遇到過最感動和開心的事情。對我來說,開心,就是人人都可以像我的中文老師一樣,放下歧視,一視同仁。 跟很多巴籍婦女一樣,Asima精於編織籐器和各種小首飾。她手上配戴的手鐲,是用玻璃自製,手功非常精細。 根據2011年人口統計,少數族裔人士佔全港人口的6.4%,其中巴基斯坦人佔全港人口的0.2%,約有18,042人。相比2006年,增長達六成,近7,000人。雖然巴基斯坦人在香港中只屬於極少數的一群,亦普遍被視為生活最貧苦、難以融入社會的少數族裔,但他們眼中,香港仍是樂土,生活雖算不上富裕但活得開心,因為他們懂得知足, 明白簡單就是快樂的真正意義。 今次除有幸得到被訪者無條件相助,亦感謝土瓜灣伊斯蘭中心借出地方拍攝。今次訪問,除了讓我們深入了解巴基斯坦人在香港的苦與樂外,意想不到的是,能有機會一窺巴基斯坦人做禮拜的地方—伊斯蘭中心,原來這些平日看似莊嚴的地方,除回教徒外,亦歡迎非回教徒人士入內參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