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y vicodin

Why Not?

Artisan Action! New World Harbour Race 2017

Artisan Action! New World Harbour Race 2017

Creative Partner | who ARE invited Photo | Rainer Torrado Behind the Scene Photo | Hang Wong Behind the Scene Video | Crossfade Creative Text | Josiah Mok  Make up|Onki Lau Hair  | Alex So 新世界維港泳將於2017年10月29號舉行,有別過去數屆的路線,今年會從尖沙咀碼頭出發,以灣仔金紫荊廣場為終點,讓每位參加者可以橫渡維港兩岸的中心地帶,感受置身城市中央渡海的滋味。 維港泳的歷史非常悠久,自1906年創辦以來,已有數以萬計的參賽者參與其中,雖然曾經因為戰事和水質問題而兩度停辦,但自2011年起,政府批准香港業餘游泳總會申請復辦,並由新世界發展贊助舉行,並且定名為新世界維港泳。 今年新世界維港泳主題為「Artisan Action」,除了帶出泳手與工匠一樣,具備毅力和行動的決心,同時亦兼備藝術般的美態;另外「Artisan」一字可以分拆成「Art Is An Action」,意指藝術要透過行動來呈現,希望將這項年度體育盛事普及,讓廣大市民亦可以身體力行投入其中。此外,大會以「不用理由,為自己游」作為口號,亦同樣是希望鼓勵更多的市民參與其中,不用顧慮太多外在因素,為了自己可以完成這個壯舉而努力即可。 雖然10月29號的比賽日距今還有一段時間,但一如往年大會都會率先推出一系列極具特色的宣傳照,令全城投入其中。今年新世界維港泳邀請本平台作為是次活動的創意合作夥伴,更從巴黎遠道請來西班牙藉的攝影大師Rainer Torrado為宣傳照掌鏡,並於城中聚集不同界別的傑出人才參與是次拍攝,共同炮製出一系列驚艷之作。 每年新世界維港泳的宣傳照都有港隊飛魚的參與,今年也不例外,請來去年有份出戰里約奧運的歐鎧淳 Stephanie、江忞懿 Yvette和剛剛於全運會奪得銀牌的杜敬謙Kenneth,身體力行支持這項年度游壇盛事。另外,是次活動亦邀得兩位新世界飛魚計劃的成員麥可欣和李愷迪參與拍攝,泳術精湛的兩位分別已經參與過兩屆新世界維港泳,相信不久的將來就會成為香港泳壇的明日之星! Yvette Kong, Stephanie Au, Kenneth To 「專業泳手無論係泳池內外,都要用最大嘅專注力放係細節上 」── 江忞懿 Yvette Kong  「泳手同工匠一樣,在於仔細地精雕細琢,研究每一個游泳動作,以達到最高水準」──  歐鎧淳(…)

I Thought You Were Happy

I Thought You Were Happy

Illustration | Jan Curious @ Chochukmo Text|Swing Ngan 你上一次笑是甚麼時候?笑是我們表達開心快樂最直接的方法,但它是發自內心還是要奉承他人而笑出來?你多久沒有會心微笑?還記得小時候因為一粒糖果而露出的燦爛笑容嗎?快樂原是簡單與直接,為甚麼長大後反而愈少機會流露出真摯的笑臉? 我們曾經以為普普藝術大師Andy Warhol於網絡世界尚未發達的1968年所發表的「每個人也可成名15分鐘」的言論是天方夜談,但今日的香港已經被社交媒體所支配,每人也可將自己的照片和文字透過社交平台發佈,將自己的生活赤裸地表露於人前。我們每天在不同人的社交平台遊走,按下一個又一個like,這個已做到盲目的動作有着甚麼意義?Like的背後又代表了甚麼?經常在社交平台上載照片,看似過着五光十色生活的人們真的活得愉悅嗎? 本平台今次邀請了身兼插畫家及本地獨立搖滾樂隊觸執毛的主音Jan Curious,跟大家一起探討何謂真正的快樂,透過他的一筆一觸表達現今社交媒體對我們的隱藏影響。Jan以 “I thought you were happy”為主題,透過從大自然來的大啡熊去告誡我們要找尋屬於自己的真正快樂,而不是只活於別人眼中認為幸福開心的世界。 數字人生 社交媒體的興起,一個人成功與否便取決於數字,用數字來肯定他人的成就,是現今社會的一個弊病。在這個人人也可以成名的年代,不再只看你是否才華洋溢,而是看你有多少個followers和每張照片獲得多少like,數字便是你的一切,每分每秒也看着社交平台的數字有沒有上落,數字升了當然開心雀躍,跌了或沒有增加便會覺得自己所拍的照片是不是出了甚麼問題,每天也被數字操控,用它來作快樂的標準,但這些數字真的會帶來你想要的快樂嗎? 何不做回真正的自己,將埋藏在心底的你好好釋放,讓別人了解這個真實的你,看見你發自內心的快樂。從今天起離開以數字來肯定你的世界,因為喜歡你的人,就算你是怎樣,也會打從心底支持你。 整容成癡 每個人對美的定義也不一樣,但坊間對美的標準便是大眼、鼻高、性感雙唇、尖下巴,為了達到別人眼中的美,當然要下一點苦功,除了每天為臉蛋塗上眼霜、抗皺精華、美白乳液、保濕面霜外,醫學美容也不少得,打botox和HIFU療程只會令樣貌得到短暫美麗,若果想永久,便要找整容醫生為你割雙眼皮、隆鼻、嫩唇、墊下巴,那麼一副令人驚歎的臉孔便會就此誕生。 望着鏡子,看看鏡中的自己,這個陌生的人究竟是誰?從前那個熟悉的去了哪裡?雖然現在變成了大眾所說的美人,但卻迷失了自己,用原本的樣貌來換取別人的認同,但卻沒有了自己,這是你想要的快樂嗎?其實做最真實的自己便最快樂,何需理會別人的批評,活在他人的世界內? 奢華座駕 數到男生的最愛,車當然榜上有名!但我們不可以從車的品牌來判斷男人的品味,他們對車的熱愛程度相等於我們對手袋及高跟鞋的瘋狂,他們願意花盡積蓄去購買心中最愛。一輛法拉利跑車絕對是男生頭號必買單品,吃少一點、買少一點,也要買得到這輛法拉利458。駕着它在公路上奔馳、在朋友面前炫耀、在女生前威風,人人也對你報以羨慕的目光,但你快樂嗎? 晚上回到位於土瓜灣的270呎劏房,屋內只有一張2呎半 × 6呎的單人床,地下上堆滿你的衫褲鞋襪,你望着手握的法拉利車匙,用上畢生的積蓄去購買這輛以為自己很喜歡的跑車,在朋友面前拿下所有的威風又如何?最後還是住在這間「蚊型」房間。威風可以為你帶來甚麼呢? 最佳螢幕情侶 拍拖從來都是值得開心,偶爾放閃是平常事。不過拍拖只關於兩個人這件看似簡單的事,就不是有很多人能夠明白。每天與伴侶去了那裡、吃甚麼大餐、送了怎樣的禮物⋯⋯ 也一一拍下照片,並上載於社交網站,將自己的「幸福生活」大肆宣揚開去,恐怕別人看不見,便每天上載三至四張「恩愛照片」,營造出與愛侶「浪漫」的拍拖生活。最後那些照片獲得一個又一個like,讓那些排山倒海的like去證明你對伴侶的愛,你倆便成功當選為最佳螢幕情侶。 放下電話,重回現實世界,望着眼前的伴侶,你已不知可以跟他說甚麼,怕你的一句說話會成為一場罵戰的開端。最後你選擇了沉默,看一本關於兩性相處的書籍,希望從中可尋找與他的溝通方法,但你發覺讀再多的書籍也於事無補,因為一段關係不是靠理論來維繫,所以你還是拿起手提電話,將今晚你與他的「快樂」合照上載於社交網站。 About Jan Curious 生於音樂世界的Jan Curious,自小已培養熱愛表演的個性,在舞台上大唱「Time to say goodnight」,離開舞台後便化身成插畫家,因為5歲時收到母親畫的大象,便令他愛上手執畫筆的感覺。在英國修讀圖像設計及插畫的Jan,只想追求屬於他的音樂和藝術夢,音樂可以撫慰他的心靈,而畫畫便可將他的內心所想以另一方式表達出來,以敏銳觸覺捕捉大眾的心理變化。 Jan Curious曾獲多個品牌邀請合作,包括Reebok、Converse、Fossil、agnès b.、Volkswagen、Carhartt等,以他的一筆一觸將每個品牌用另一手法呈現出來。去年亦曾與著名攝影師夏永康(Wing Shya)及其他藝術家在香港聯合舉辦展覽,展示他們的個人藝術作品,讓大眾欣賞不同類型及元素的藝術。2015年12月,Jan首次創作版畫,在西九龍「自由約」上展出以十二生肖為主題的木版畫作品。

En garde

En garde

Photo|Whohang Behind the scene | Anthony Au Video | Esther Leung Text | Cassandra Cheng Coordination | Jeffrey Kwok Hair|Jeffrey Yuen Make up|Onki Lau Wardrobe | COS, JOURDEN, Isabel Marant, PORTS 1961, Sergio Rossi, BLACKBARRETT by NEIL BARRETT Accessories | M. Stadelmann Studio Venue | Blazing Star Fencing 「En garde!(準備!)」伴隨裁判的一聲令下,劍手向對方步步緊逼,每個進攻、每個刺擊、每個格檔,劍尖陡然晃動,勝敗取決於瞬間判斷,一攻一守的平衡凝聚了智慧與勇武。 中世紀時期,劍擊與騎馬、投槍、打獵、游泳、下棋及吟詩並列為歐洲騎士的七種高尚運動,時至今日,劍擊不再是貴族的專利,不過高尚、優雅的氣質依然。劍擊三種劍法「花劍」、「重劍」、「佩劍」各具個性,本平台今次邀請了三位備受矚目的新生代女生,分別是IG運動女神 Kaman Leung、 熱愛水上運動的旅遊blogger Yui Wong 以及新晉模特兒 Yvette Chan 化身成強悍又溫柔的時尚劍手,跟香港劍擊佩劍隊成員 Nelson Shum 對戰,在進攻交鋒的瞬間,感受劍尖上的的力與美。 Kaman is wearing COS Sundance(…)

Frenetic Feast

Frenetic Feast

Photo|Akif Hakan Celebi Text & Styling|Swing Ngan Hair | Nasaki Chu Makeup | Onki Lau Wardrobe | JOURDEN, Alice + Olivia, M Missoni Accessories | Stella Luna, Antonheunis from On Pedder, Venna Special Thanks for Venue | Emack & Bolio’s 身在城內,怎樣感覺世外?每天一大堆瑣碎工作已經令你有着無形壓力,不如我們為自己製造一天假期,滿足一下肚子的欲望。既然是要給自己獎勵,那就一定要到充滿女生最愛甜食的店子,店內全都是讓眾人瘋狂、不顧體重增加也要品嘗的雪糕,質感挺身幼滑,入口即溶後能一洗腦海中積聚的煩惱。甜品當然要有美女相伴,本平台這次邀請了三位年輕女生,分別是新晉演員湯加文(Carmen Soup)、樂壇新秀王嘉儀(Sophy Wong)和模特兒兼演員麥芷誼(Koyi Mak)一同在充滿嬉皮士風格的雪糕店,手拿顏色繽紛的雪糕,讓那冰凍感覺走遍身體每處神經,分享着各人的夏日大計,盡情享受這次突如其來的休閒假期。 Carmen Soup (Carmen is wearing Alice + Olivia red, orange and black heart printed cropped top and shorts, Stella Luna red flat bow(…)

POP ART

POP ART

Photo & illustration|wpproduction Text | Cassandra Cheng Coordination | Hubert Tsui Hair|Jeffrey Yuen Make up|Onki Lau Wardrobe | Lane Crawford, Maje, Claudie Pierlot, Tod’s 藝術,對你而言是甚麼?離地?高不可攀?達官貴人的玩意?古往今來,藝術一向予人曲高和寡的印象,不過自二十世紀中葉起,「普普藝術」(Pop Art)的興起完全顛覆了藝術的定義,歌頌大眾文化,令平凡人如你我都重新認識「藝術」。提起「普普藝術」,相信大家一定會想起Andy Warhol,不過普普大師又豈止他一人?同期的Roy Lichtenstein亦是Pop Art先鋒,其創作結合漫畫及廣告風格,以網點、粗線條,模仿並放大漫畫的畫面,幽默地表現當時美國人的生活瑣事帶入藝術中,形成別樹一幟的風格。 Roy Lichtenstein 通過生活化作品跟普羅大眾接軌,挑戰傳統美學,重新定義藝術。適逢Roy Lichtenstein今年逝世20週年,為了向一代大師致敬,本平台特意邀請了3位藝壇中人,包括前新聞主播兼時裝插畫師Wingki Kwok、時尚插畫家Kellustration以及特技化妝師Gary Chan化身大師筆下的漫畫人物,來一場有趣的藝術對談。 (Wingki wears JH.ZANE top from Lane Crawford , skirt stylist’s own and Maje sandals. She is holding a vintage phone by Homeless. ) Wingki Kwok(郭詠嘉) | 前新聞主播、現職自由插畫師,擅長於水彩人像和時裝插畫,以時尚優雅的風格見稱,曾與多個國際時尚品牌合作,過去亦曾舉辦個人展覽及推出時裝系列。 有人認為普普藝術 只是跟風模仿,粗俗廉價之作難登大雅之堂,或甚根本稱不上為「藝術」,Wingki則認為:「一件作品只要包含創作、技巧、想傳遞的訊息,它就是藝術。」 Wingki自幾年前跳出公仔箱,離開近10年的記者及主播崗位後,轉投公關行業,閒暇時重拾昔日興趣,手執畫筆創作,因緣際會下更獲紐約出版社力邀合作兒童繪本,自始畫下人生新一頁,成為一名全職自由插畫師。Wingki坦言入行初期最困難的是建構個人風格,憑住「Insist(…)

Charitable Catwomen

Charitable Catwomen

Photo | Simon C. Text & Styling|Swing Ngan Hair|Jeffrey Yuen, Alex So for Fala Chen Makeup | Onki Lau, Annie G. Chan for Fala Chen Wardrobe | Weekend Max Mara 高傲、好奇、神秘、敏銳、優雅⋯⋯你會用那一個詞語形容貓?俗語有云「貓有九條命」,你又會否解讀為貓有九種不同性格,牠們每天在扮演不同的角色,懶理別人的目光。我們總是羨慕貓兒可以做回真正自己,你又會否想過如果能夠當一天貓,你會做些甚麼?本平台是次便與意大利時尚品牌Weekend Max Mara聯手,邀請了陳法拉 (Fala Chen)、歐鎧淳 (Stephanie Au)、 湛琪清 (Jessica Jann)和伍靜麗 (Angie Ng) 化身成「喵星人」,穿上Weekend Max Mara全新的Chatmise貓襯衫系列,展現高貴、隨性、調皮、好奇和可愛的一面。同時Weekend Max Mara更與慈善團體Lifelong Animal Protection Charity (LAP)合作,宣揚領養小動物的訊息,為牠們提供一個安穩的家。 Fala Chen - 高傲的貓兒 去年暑假返港參演舞台劇的陳法拉 (Fala Chen),今年夏天便替動畫《壞蛋獎門人3》配音,「配音與演戲是兩回事,配音要夾口形,而且要發出不同聲效去代表那角色正在做的事,例如尖叫可以有很多層次,所以準備功夫要做得更多。」而Fala亦正在嘗試幕後的工作,參當以前從未試過的角色,「我正在寫一個微電影的劇本,因自己對攝影有興趣,想從演員的身分跳出來,由導演的角度去看每一個場面,這個感覺是完全不一樣。」 自小從朋友那處領養一隻小貓,便造就了Fala與貓的緣份。「貓給我的感覺是很高傲,喜歡獨處,但有時會賴着你,想你多留意牠。我覺得自己與貓十分相似,享受獨處的時光,但亦喜歡成為眾人焦點。」養小動物與愛小動物是不同,決定是否養牠,不是為了自己喜歡,而真的要替牠好好設想。「牠究竟適不適應香港天氣、有沒有足夠空間給予牠活動,我們不能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而忽略牠們的感受,牠是完全感受得到主人愛牠與否,所以養小動物前一定要三思,這樣才不會將一條小生命玩弄。」 這次Weekend Max Mara與Lifelong Animal Protection(…)

More than Music

More than Music

Photo | Kaon@rworkshop Video | Esther Leung Text | Josiah Mok Make up | Onki Lau Hair | Kennki Lau 年輕人都說現在是Slash Generation,不同人分飾多重身分幾乎是件應然的事。有別過往專心一志在單一事業上,會否為本行發展帶來局限尚屬未知之數,但將不同的專長揉合定然會有另一番景象。五個大男孩身兼樂隊成員同時又分別是插畫家、音樂監製、鼓樂教師、紋身師和低音大提琴手,走在一起會擦出甚麼花火?這隊連美國時代雜誌Time也認為是不能錯過的香港樂隊,而你可能聽過但又未真正認識的本地獨立搖滾樂隊觸執毛Chochukmo,問問他們或者會找到答案。 觸執毛Chochukmo | 本地獨立搖滾樂隊,曾被時代雜誌Time選為「近年南中國冒起最有魅力的樂隊」,成員包括主音Jan、結他與鍵盤手Mike、結他手Lester、低音結他手Tom和鼓手Kitt。 Chochukmo未必是最主流在電視會出現的樂隊,但一定是最unique最具可塑性最時尚最國際性的一隊組合,如果你看過他們在台上的Live表演,你會明白這是什麼一回事。作為地道的香港樂隊,唱作語言卻以英文為主,將心思和故事用英語演繹,除了為本地音樂帶來另一種選擇,亦能夠更有效將樂隊帶到不同地域中。從2009年首張專輯「The King Lost His Pink」發行以來,共計推出過兩張專輯和六張單曲,產量雖然不多但勝在能維持高水準的出品,難怪吸引了不少時尚品牌邀請他們現場演繹,而每次也把現場氣氛拉到最高點。以今年兩場由許志安領軍的《17安士音樂會》和《21安士音樂會》為例,與安仔Jam歌之餘亦和一眾本地主流樂團攜手打造近年最盛大的本地樂隊合作演出,期間Chochukmo更破天荒公開演唱經典中文金曲<將冰山劈開>獲得一致好評,足證他們的實力。 從零走到今天當然要歸功於一眾成員默默的付出和一直以來的堅持,可是許多時我們認識一隊樂隊都只聚焦在主音身上,因為大多與觀眾的互動都由主音帶領。然而作為一支樂隊,台前幕後都以團隊出發,離開表演台上又各自有自己的獨特之處,並非隨隨便便找一個會樂器的人就能取代。這次本平台在介紹觸執毛Chochukmo整支樂隊之餘,亦希望讓樂迷們更深了解每位成員,重新認識愛音樂到入血的Jan、Mike、Lester、Tom和Kitt五人。 Jan Jan Curious (Jan Chan) | 觸執毛Chochukmo主音,身兼插畫家,曾獲Volkswagen、Converse、Reebok與 Fossil等品牌邀請合作。上年曾與Wing Shya及其他藝術家在香港聯合舉辦展覽。 熱衷於表達自我也許是Jan作為主音的首要條件,很難叫他安靜下來,既愛唱歌又愛繪圖的他,也許就是喜歡以不同的媒介來表現自己的心思。在拍攝的空檔聽到音樂既會跟著一起唱,但當他執起畫筆繪圖時,卻展現出他專注安靜的一面,藝術家就是難以捉摸。 WAI: 若然你身處《廿二世紀殺人網絡》的世界中,你會選擇紅色藥丸(離開虛構世界)或是藍色藥丸(留在虛構世界)? Jan: 其實這個Simulation理論早已被提出,也似乎有越來越多的證據指出其真確。對於我而言,走出一個世界其實沒有太重要的意義,因為你不會知道那是否另一個虛擬世界,也不知有多少個世界在其上;倒不如放開真與假的思考,用心去感受當下的意識,這或許就像佛家所言,三千世界都是虛幻。 WAI: 你有多喜歡音樂?有甚麼可以作為你不再玩音樂的條件? Jan: 其實我也不確定自己最愛的是否音樂。喜歡音樂是因為這是一種能夠影響我心情的事,例如下廚時會想聽聽音樂調劑心情。至於做音樂,其實我更在意是跟幾位成員一起享受的時光。有時我也會提議不如把所有器材賣掉開茶餐廳,所以音樂更像是一種工具,其他人以跳舞來凝聚不同人在一起,而讓我們結緣的剛巧是音樂吧。 Mike Mike Orange (Mike Mak) | 觸執毛Chochukmo結他與鍵盤手,身兼音樂監製,和很多歌手及音樂藝術團體都有緊密合作,剛為薛凱琪的《夢之途中音樂紀2017》演唱會擔任音樂總監,亦為香港芭蕾舞團的《卡門》編樂。 成員中年紀最大的一位,也是一眾成員公認為最有機會飲醉的一位。拍攝中途Mike把握機會小睡片刻時被成員拍下睡相,不但沒有投訴更加入修圖的行列,內心仍是住著一位大男孩吧。 WAI: 如果讓你擁有一種超能力,你會選擇甚麼?(…)

Dancing In The Dark

Dancing In The Dark

Photo | Tommi Hui Text & Styling|Swing Ngan Hair|Jeffrey Yuen Make up|Chi Chi Li Wardrobe | Toga Archives from Lane Crawford, JOURDEN & Taro Horiuchi from Liger 每人每天也會被喜、怒、哀、樂,這四種情緒所牽動,開心時你會做甚麼?相約一大班好友大吃一餐?那麼失落時你又會做些甚麼?在房內大哭一場?還是打給好友傾訴?但原來有班人不論任何心情也做着同一種東西,他們便是舞蹈者。舞蹈是藏在靈魂內的語言,每個動作也代表舞者心中所想,旋轉、踢腿、抱膝⋯⋯ 他們會隨著自己的心情及音樂來跳着屬於自己的舞蹈。本平台這次請來三位專業舞蹈員,分別是Ashley Wong、Shazza Ho(Bigeyes) 和Lam Bo,嘗試一樣她們從未接觸過的舞蹈──絲帶舞,以她們的專業將絲帶舞重新演繹。 Ashley Wong| 專業舞蹈員,自小已對舞蹈產生濃厚興趣,曾為容祖兒、陳奕迅、林憶蓮、周杰倫等巨星伴舞。 從小便愛上日本組合SPEED和w-inds.,他們一舉手一投足也深深吸引著Ashley,「小時候看到他們跳舞,便會不由自主地跟著節拍及動作郁動,發覺原來跳舞是如此有趣,所以便開始接觸不同種類的舞蹈。」跳舞帶給Ashley除了是一個又一個和天王巨星的演出機會外,便是滿足感。「當舞蹈員當然便是享受台下觀眾給予的掌聲,但在課堂上將自己懂得的教予學生亦是另一種滿足感,而這份滿足感與表演後所得到的掌聲是不同,因為看見一個又一個學生每天也逐漸進步,反而是令自己更為鼓舞。」 對於初接觸的絲帶舞,Ashley表示很佩服絲帶舞蹈員,「絲帶舞是要和身體十分配合,除了要留意自己的身體擺動外,還要理會絲帶的擺動,這樣才可以將完美的舞蹈呈現出來。」而Ashley更覺得演繹任何舞蹈最重要的便是基本功,「不要輕視基本功,因為它足夠影響你往後跳舞的日子,根基打得好,你跳甚麼類型的舞也會得心應手。」 Shazza Ho(Bigeyes) |全職舞蹈員,2015年開設Bloom Dance Academy兒童流行舞蹈學院,曾為陳奕迅、容祖兒、陳慧嫻、Twins等巨星伴舞。 能夠將腿輕易抬高至頭邊、擁有這「神乎奇技」的Bigeyes,從小便學習芭蕾舞,上了大學加入Dance Society,接觸Jazz、Jazz Funk和Hip Hop這些不同類型的舞蹈,從而發現跳舞已成為她身體的一部分,「我不會說自己愛跳舞,因為它已經成為我身體一部分,與我不可分割,愛這字不足夠形容我對它的熱愛。」Bigeyes 4歲便接觸芭蕾舞,發覺自小學的東西原來是會跟著自己一輩子,所以便於前年開設Bloom Dance Academy兒童流行舞蹈學院,「3-6歲是兒童學習的關鍵期,所以我便開設兒童舞蹈學院,希望一眾小朋友從小便接觸舞蹈,根深蒂固,到長大了明白小時候學的東西是有用的。」 而Bigeyes更有一個「舞蹈員便是學歷低」的迷思,「我不明白大眾為甚麼會覺得舞蹈員便一定是學歷低,當他們知道我是大學畢業生,便會覺得很驚訝,為甚麼讀了這麼多書卻選擇當舞蹈員,但其實舞蹈員都是一種專業,要擁有才能的,我只是將自己的才能放大,然後做我喜歡的東西。」 Lam Bo | 香港舞蹈員,從小已學習芭蕾舞,覺得舞蹈員要不斷嘗試不同的舞種才可成為多元化的人。 自小便被母親強迫學芭蕾舞的Lam Bo,當年想也沒有想過跳舞會成為她的終身職業,「由初初被迫跳舞,到會考後與朋友們一同上hip-hop班,發現原來音樂的節拍變得強勁了,所擺動的動作與芭蕾舞是完全不一樣,就是那急速的節奏令我愛上跳hip-hop。」(…)

Le French May

Le French May

Photo|number five studio Text | Cassandra Cheng Hair|Jeffrey Yuen Make up|Chi Chi Li Wardrobe | Agnès b, COS, Hermes, J Crew 五月天,清和初夏之際,法國人都紛紛投奔大自然,享受陽光的懷抱,這亦體現了法國經典諺語「En mai, fait ce que vous plaisir」(在5月,去做你喜歡的事)的精神,遠離9千多公里以外的香港同樣亦瀰漫著一片法式藝文氛圍。源於1993年的Le French May法國五月藝術節起初只是一個集法國默劇、芭蕾舞和音樂的小型活動,促進兩地藝術交流,歷經25年的發展,現已搖身一變成亞洲大型文化盛事之一。適逢Le French May銀禧紀念,是次本平台邀請了三位城中具法式氣質女性,分別是時尚達人Maggie Stadelmann、時裝網站主理人Laiza S和攝影師Charlotte Lam,分享對法式生活的看法。 Maggie Stadelmann | 時尚界紅人兼飾物設計師,瑞士和香港混血兒,畢業於University of Arts London,主修服裝及紡織學,一頭銀白色秀髮成為她的icon,深受各大品牌的喜愛。 美國著名作家海明威曾說:「如果你夠幸運,在年輕時待過巴黎,那麼巴黎將永遠跟著你,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的確,這浪漫優雅的國度一直都令不少人魂牽夢繞,時尚紅人Maggie亦不例外,曾到訪5次法蘭西的Maggie 坦言最愛巴黎,除了最新時裝、精緻美食和悠閒生活節奏,她也被熙攘繁華的城市和靜謐雅致的郊區景致深深吸引著,更揚言願意在此香消玉殞,「我最愛法國,我甚至願意死於法國!」 有別於法國女人的簡約優雅,Maggie 認為香港人的打扮偏向隨意,身兼飾物設計師的她推介以款式特別的choker點亮造型,自家品牌M. Stadelmann Studio的項鍊全部以18K金打造,設計新穎出眾,卻百搭易襯,效果令人驚喜。 Roselle Wrap Choker 的金屬短鍊完美拼接流蘇細節,塑造大方優雅的氣質,而5層珍珠項鍊Cassandra Perle Choker則適合來季秋冬使用,為造型添上華麗光芒。 Laiza S | 時裝網店A Little Shy主理人,一個愛簡約、堅持簡約主義但人生卻充滿色彩的女孩,咖啡、旅遊、攝影正是她生活中的調色盤,不停地為其「旅程」填上不同的色彩。 Laiza 經常周遊列國,足跡踏遍近30個國家,巴黎是亦是其最愛之一。露天茶座與撲鼻的咖啡香令人流連忘返,任何一個角落都如明信片般精緻迷人,「巴黎是浪漫之都,希望與未來老公結伴同遊拍攝婚紗相,留下美好回憶。」(…)

Work Happily Ever After

Work Happily Ever After

Illustration | Kelly Kwok Text | Josiah Mok Wardrobe Idea | Gucci, Chanel, Prada, Valentino 哪個女生不希望成為公主,走進童話世界過無憂無慮的日子?可是Happily ever after也有幸福的煩惱,平平淡淡下去怎會不苦悶?本平台這次就「請來」Ariel、Snow White、Elsa和Cinderella一起走進辦公室,讓她們一嚐現代辦公室的滋味,並且邀得本地時尚插畫家Kelly Kwok為一眾公主們紀錄Office lady的一天 。看過公主們的衣著打扮,相信眼利的你已經認出她們身上都置上了各大時尚品牌的春夏新裝,不知你已經入手多少套? Ariel in Valentino 生活於海洋的Ariel一向鬼主意多多,對陸地事物充滿好奇的她,難得走進辦公室當然不可以放過機會細心打扮一番。在眾多衣飾之中揀選了奪目的粉紅Valentino新裝,配襯與生俱來的紅髮可謂相得益彰,醒目吸睛之餘又不覺過份誇飾,搖身一變成為時尚達人。 (Photo credit: vogue.com ) 來自米蘭的Valentino在Maria Grazia Chiuri於去年底離巢走到Dior後,以另一位原任的設計師Pierpaolo Piccioli為獨立設計總監,頭炮即以春夏感覺甚強的紅色系作為一大主打,利用不同材質打造令人目眩神馳的One piece,香港的女生們若嫌Ariel身上的套裝可能太難Carry,也許可以一試其他紡絲的單品,以古典希臘女神的姿態迎接夏日的來臨。 Snow White in Prada 來到現實的Snow White不免令人擔心,她那毫無機心的個性走進辦公室真的難以生存,不知穿起Prada試圖演繹惡魔又有沒有幫助?七彩繽紛的打扮養眼得來也見斯文,但她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加上頭頂標誌性的紅色蝴蝶結,又帶點狡黠佻皮,可能正是這種特質吸引到白馬王子吧! (Photo credit: vogue.com ) 有時我們也像皇后一樣妒忌Snow White有幸獲得白馬王子的青睞,不過正所謂各花入各眼,潮流品牌也是如此。Prada今季一如既往以不同的色調拼湊出多個眼花繚亂的璀璨造型,最成功之處莫過於將沈悶的格仔Pattern以不同姿勢放入單品中,舊酒新瓶的魅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Elsa in Gucci 一眾公主雖然各具特色,但最紅與眾不同的一定是唯一的女王Elsa。首位沒有男生作依靠,也憑著姊妹情換來大團圓的她,穿起Gucci的型格藍調套裝,不期然想起她那凌厲的氣勢和獨立個性;而內搭一件紅色蝴蝶結襯衫,平衡了那強硬的氣場,絕對是一眾事業女性的模範。 (Photo credit: vogue.com ) 自2015年Gucci起用Alessandro Michele為設計總監後,各大媒體都只能以「起死回生」來形容他對品牌的貢獻。這位連奪15、16年度British Fashion Awards最佳國際時裝設計師大獎的意大利設計師,今季以五光十色的閃耀元素作為系列的其中一環,一洗經典品牌予的刻板印象。以一己之力改變品牌的命運,豈不如Elsa一樣用動人魔法打造新國度嗎? Cinderella in Chanel 每個辦公室都有一些熱愛分享小道消息的女同事,飛上枝頭的Cinderella拿起枱頭電話,到底是在致電客人還是述說曾經欺負她的姊姊們的是非實在無從得知。不過看到她不再穿晚裝玻璃鞋而改穿Chanel的織紋春裝,相信她從王宮中真的學會了衣著打扮的精髓,不再是昔日的灰姑娘了。 (Photo credit: vogue.com ) 「老佛爺」Karl Lagerfeld年近90,仍然不遺餘力為Chanel發熱發亮,今季就以Mainframe作為新裝的主題,乍看或許未看出Cyber感強烈的電腦元素,但大師與凡人的分別就在於他那天馬行空的聯想力,加點想像力再看斑駁的織紋,有否發現這片色彩如同電腦主機的電線? Kelly Kwok |本地時裝插畫家,曾任職時裝雜誌記者,鍾情時裝插畫,開設名為Kellustration的專頁於社交網絡發佈作品。曾經與Michael Kors、LensCrafters等品牌合作,亦曾為著名小說家鄭梓靈繪畫小說封面與插圖。 這次為公主們紀錄Off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