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y vicodin

Why Not?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Photo |Kaon@rworkshop 縱然活在這個物質豐富的年代,但我們的快樂指數卻愈跌愈低,有人說是因為香港病了。是香港進步得太快,還是物質享受造成的一種迷失?當你擁有得愈多,追求愈多,快樂也會離你愈遠。到底甚麼是簡單的快樂?答案,可以從一群在香港生活的巴基斯坦人中尋找得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微薄的薪金、一個讀書的機會、跟同學分享食物,在我們眼中,這些微不足道的生活瑣事,對這群「香港人」來說,已是人生中的樂事。 Samaira Rehmat |國際幼稚園教師,在香港土生土長,早已融入香港文化生活,對香港有濃厚的感情。最開心是每天看到小朋友帶着笑臉放學。 朋友、同事都叫我Sam,我在一間幼稚園做老師。在巴基斯坦人的外表下,其實我是一個地道的香港人,我都喜歡「掃街」,咖喱魚蛋、腸粉是我的至愛,也是我成長的一部分,工餘時間最愛跟朋友到灣仔消遣。你可能會覺得我矛盾,既然是香港人,又為何要穿著傳統服飾?對我來說,包頭巾是一種身份象徵,父母也從來沒有強逼我要包頭,但長大後,很多人會疑惑甚至問:「你從哪裡來?你是印度人還是甚麼地方的人?」對我來說,這是一種Identity Crisis,所以長大後我決定像傳統巴基斯坦女性一樣包上頭巾。爺爺很早過身,爸爸十二、三歲時就來了香港投靠舅父,之後回到巴基斯坦娶了媽媽,我和姐姐、弟弟都是在香港出世。我一直都覺得香港是我的家,巴基斯坦是爸爸媽媽的家。 每逢周日,父母都會安排子女到伊斯蘭中心閱讀可蘭經。 少數族裔在香港生活少不免會遇上歧視,別人奇怪的眼光和難聽的說話,但每個人都有說話的自由,所以我從來都不會理會,也沒有因此而不開心,唯獨是在找工作的時候,真的感到過沮喪甚至想過放棄。還記得畢業後寄出了十多封求職信,可惜,每次面試時,對方都會不經意地露出一副愕然的表情。可能他們看見我的名字就以為我是外國人,他們從沒想過,原來是一個包着頭巾的巴基斯坦人。終於,有一間學校表示可以請我,但條件是,我不能戴頭巾,那一刻只覺得很沮喪,眼見其他沒戴頭巾的朋友很快就找到工作。也曾經掙扎過,但最後還是不能接受為了工作而妥協,如果放棄了堅持,亦等於把自我也放下,以後我的人生也不會開心。幸運地,一年後終於讓我找到一份幼稚園助教的工作,那一刻真的開心到難以形容,回家後甚至開心到哭起來。不知不覺已工作了五年,亦由助教升為班主任。 來到這裡,平日跳跳扎的小朋友都會即時變得安靜乖巧。 每天最開心就是看着一班小朋友,他們不會因為我的打扮或膚色而害怕、討厭我,在他們眼中,我就跟家中的菲傭姐姐差不多,有時候他們還會好奇地摸我,看看我的耳仔和頭髮在哪裡。我很享受這份工作,這是給小朋友一種很好的學習經歷,也是自己人生中一個很好的經驗。每次看見小朋友帶着笑臉放學,又或是跟家人、朋友共聚的每一刻,都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在香港的所有回憶,都是我身為香港人的一個印證。 (Left) Rumaan Kabir |香港道教聯合會雲泉學校四年級學生,在香港出生,心目中的香港乾淨又安全,最開心是每天回到學校跟同學分享各種樂事。 (Right) Iqra Amjad|地利亞協會中學二年級學生,在香港土生土長,最欣賞香港的完善教育,希望努力讀書,將來可以找到一份好的工作。 我叫Rumaan,中文名叫胡敏晶,因為學校要我們每個同學都有一個中文名,所以我就多了這個中文名字。我在香港出生,跟爸爸、媽媽和哥哥住在土瓜灣一幢舊唐樓,我的家很細,所以我喜歡住在巴基斯坦,因為那裡的房屋大很多,又可以佈置自己的房間。我不喜歡住在這裡,因為這裡有很多狗,每次回家我都好害怕。雖然如此,但我依然很喜歡香港,因為香港很乾淨,很安全,周圍都是警察,很有安全感。 在香港最開心就是讀書,一點也不覺得辛苦,雖然學校在牛頭角,離家有點遠,但我還是很喜歡上學。在學校裡,除了巴基斯坦同學外,還有很多中國籍同學,他們對我都很好,而返學最開心就是同學們都很樂意跟我分享,無論是零食或其他東西,他們沒有因為我的外表不同而不願意跟我玩。在學校,老師都是用中文和英文講課,我懂得講和聽廣東話,但不太懂得寫和看,因為中文字真的很難學。在巴基斯坦沒有機會讓我學中文,在香港讀書,除了可以學中文外,還可以參加很多課外活動,這也是我喜歡香港的原因之一,如果可以住在巴基斯坦,在香港讀書就好了! 每隔幾年,爸爸媽媽都會趁着聖誕節或新年假,帶我和哥哥回巴基斯坦探親,為甚麼不在暑假回去?因為夏天巴基斯坦太熱,每天都差不多四十度,所以我們選擇冬天回去。雖然香港的家很細,但我還是希望留在香港,因為始終香港可以帶給我快樂。 我是Rumaan表姐,我跟她一樣在香港出生,今年讀中二,懂得講中、英文和烏都語,平日在家我都是用烏都語跟爸爸媽媽溝通。我很喜歡香港,因為香港的設施比巴基斯坦好得多,尤其是教育,所以每天返學都好開心。我的學校跟表妹一樣,有一半是少數族裔學生,另一半是中國籍學生,我的好朋友當中也有中國人,雖然升班之後,我們被派到不同班別,但感情依然好好。我的同學從來沒有因為我是巴基斯坦人而遠離我,相反,他們經常讚我穿的衣服很美麗,所以我很喜歡跟中國人做朋友,他們對我都很友善。 在巴基斯坦,我不能像現在般,可以擁有這麼多的學習機會。在那裡,有些小朋友會因為家庭貧窮或傳統因素而失學,而我很幸運,可以在香港接受教育。現在我就讀的學校,有老師教我中文,又有很多不同的科目,讓我們自己選擇喜歡的一科來學習,其中還有我最喜歡的法文。除法文外,我最喜歡的科目是數學和中文,尤其是中文科,每次上中文課我都好開心,因為中文老師很好,教懂我很多中文字,但中文字很難,尤其是讀寫,所以到現在我還是不太懂得讀和寫。在香港返學最開心是逢星期六、日都可以放假,最希望可以跟爸爸媽媽去海洋公園和迪士尼玩,尤其是海洋公園,因為在巴基斯坦沒有海洋公園,四周就只有山。如果讓我選擇,我寧可留在香港,因為這裡可以給我良好的教育,在這裡,我可以看到自己的未來,可以Make my future。 Asfa Kabir|來港12年,跟丈夫和兒女住在土瓜灣。來港後學懂英語,並於烏都鄰舍中心任職英文義工翻譯,最開心是在中心認識到一群友善的老師 。 十二年前,我跟着新婚丈夫來到香港生活。初來港的時候,只會說烏都語,後來到烏都鄰舍中心學習英語。現在,我不單可以用英語跟別人溝通,還在中心當英文翻譯義工。記得當我第一次接到中心發給我義工車馬費時,真的開心到不得了,在巴基斯坦,縱使女性們多能幹都好,根本沒有機會出外工作賺錢。以前在巴基斯坦,我們的睦鄰關係很好,經常會相約聚會。來港後,我很想跟鄰舍建立關係,但他們都較冷淡,鮮有交談,所以我們這一代的朋友圈子都是以巴籍人為主。其實我已經算是幸運的一群,我家人都在香港,相比其他在港無親無故的同鄉,他們生活得更困難。 我和丈夫、子女一家四口在土瓜灣租住一個細小的單位,四周環境污糟,家裡又經常漏水,但我本身愛整潔,所以會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甚至會親手清潔屋外的樓梯,但很快梯間又會堆滿垃圾。雖然有時候還是會遇到不公平的對待,但幸運地,身邊有不少願意無條件幫助我的人。記得有一次,家裡嚴重漏水,那時候丈夫正在巴基斯坦,我打電話向他求救,他打電話給業主,怎料業主叫我自己找人維修,那一刻我真的又擔心又憤怒,租約列明所有維修都是由業主負責。第二天我回到中心上中文課,老師問我發生甚麼事,她知道後立即幫我找水喉匠,發現原來是地下的水管爆裂,必須要更換全幢樓的水管,那時候惟有跟鄰居借水度日,曾試過借不到水,真的很徬徨,後來我的中文老師幫我東奔西跑,找業主商討,又借錢給我們修理水喉。這位老師就像我的姊姊,在我不開心時會安慰我,她真的幫了我很多。 Asfa依然會依循巴基斯坦的傳統文化,每星期會跟姐姐到土瓜灣的伊斯蘭中心做禮拜。 來港十二年,我依然覺得自己有一半是香港人,一半是巴基斯坦人。因為我跟很多香港人一樣,會慶祝聖誕節、農曆新年,會跟隨香港的文化,但另一方面,亦會繼續依循巴基斯坦的傳統習俗,例如我會要求子女穿著傳統服飾。我不介意女兒嫁給香港人,但一定要是回教徒。對我來說,只要子女生活得健康快樂,我就開心滿足。 Asima Khokhar|家庭主婦,來港已有18年,家人全都在香港定居。現正努力學習中文,希望能以中文改善溝通問題,打破日常生活中的隔膜。 我是Asfa的姐姐,來港18年,我們的父親很早已經來港定居,就在他生活開始穩定後,我們幾姊弟亦陸續來港生活。我只懂說少少英語,都是最基本的詞彙,但廣東話就完全不懂,更遑論寫和讀!亦因為這樣,我很難跟香港人溝通,所以朋友圈子都是以巴基斯坦人為主。其實很多新一代的香港人對我們都很好,因為新一代的人都比較了解我們的生活文化,但老一輩很多都帶有歧視眼光。 有一次到深水埗買布,老闆向着我呼喝:「Don’t touch, only see.」對其他香港客卻好有禮貌,其實這些事情在日常生活中都會遇到。 雖然如此,但也有遇過一些對我很好的香港人,其中一個就是我的中文老師。她不單教識我廣東話,還在我遇上困難,感覺無助時不問回報地幫助我。有一次我患病入了院,一住就住了十五天。由於我不懂廣東話和英語,跟醫生完全溝通不來,心情又難過又沮喪,完全不知道自己身體出了甚麼問題,結果我找來中文老師,請她幫我向醫生了解病情,最後她幫我向醫生了解病情和報告,這是我來香港後遇到過最感動和開心的事情。對我來說,開心,就是人人都可以像我的中文老師一樣,放下歧視,一視同仁。 跟很多巴籍婦女一樣,Asima精於編織籐器和各種小首飾。她手上配戴的手鐲,是用玻璃自製,手功非常精細。 根據2011年人口統計,少數族裔人士佔全港人口的6.4%,其中巴基斯坦人佔全港人口的0.2%,約有18,042人。相比2006年,增長達六成,近7,000人。雖然巴基斯坦人在香港中只屬於極少數的一群,亦普遍被視為生活最貧苦、難以融入社會的少數族裔,但他們眼中,香港仍是樂土,生活雖算不上富裕但活得開心,因為他們懂得知足, 明白簡單就是快樂的真正意義。 今次除有幸得到被訪者無條件相助,亦感謝土瓜灣伊斯蘭中心借出地方拍攝。今次訪問,除了讓我們深入了解巴基斯坦人在香港的苦與樂外,意想不到的是,能有機會一窺巴基斯坦人做禮拜的地方—伊斯蘭中心,原來這些平日看似莊嚴的地方,除回教徒外,亦歡迎非回教徒人士入內參觀。

Find Your Mr.Right

Find Your Mr.Right

Photo|Daisy Chen Behind the Scene|Samuel Chan Video | Tsui Tsz Wai Make Up|Stephen for Paisley, Chichi Li (for Zelia and Amy) Hair|Zap Tang for Paisley, Alex So (for Zelia and Amy) Makeup|GIORGIO ARMANI Beauty 化妝跟愛情一樣,需要花點時間和心思,才能找到心目中最理想的Mr.Right。當你終於遇上既體貼又感覺舒服的那個他時,滿滿的幸福感才是女人最終的依歸。Paisley Hu、Zelia Zhong、Amy Lo,對Mr.Right抱着不同看法和期望,Paisley二十年前已找到了命中注定的那個他,Zelia正沉醉於跟Mr.Right的甜蜜愛情,Amy還在等待着她的真命天子。縱然在愛情路上各有不同際遇,但她們同樣堅信,最後總會遇上命中注定的他。 Paisley Hu wears white satin top and pants model’s own. Paisley可以說是三人之中最幸運的一個,因為早在二十年前已經找到了Mr. Right。「經過二十年後到今日,大家經歷過很多,才發覺他就是我的Mr Right,我好Lucky。」Paisley證明了真的有命中注定這回事,誰又想到,當初看不上眼的人,會成為今天的The one,「從沒想過他就是我的Mr. Right,當初好憎他,戴黑超又留鬚,還要長頭髮,感覺好難接近。」她笑說,後來才知道豹哥的黑超是用來擋桃花。二十年,在愛情與感情領域中不是短時間,維繫感情靠的就是二人的互相遷就,「我們靠着互相尊重和遷就,當然他遷就我較多。一對情侶能夠互相倚賴數十年,雙方一定也是大家的Mr. Right和Mrs.Right,關係才能直到永遠。」 對一個女人來說,要找到生命中對的人,就跟找到適合自己的粉底一樣不容易,幸運地,Paisley一樣找到了粉底中的Mr. Right,「質地夠薄但遮瑕度高的粉底必定是我的首選,因為經常出鏡,要保持最佳狀態示人,現在電視都採用高清,最緊要能讓我展現完美的一面之餘,又沒有厚妝的感覺 。另外,我相信很多人都希望可以找到一個對自己貼貼服服的Mr.Right,就像好的粉底一樣,要做到緊貼肌膚。生命中我已找到Mr.Right,而完美的粉底我就找到了Giorgio Armani的Designer Cream Foundation。我最喜歡它質地好透薄,但依然做到完美遮瑕,讓我無論在鏡頭前,或鏡頭後或面對着我的Mr.Right時都一樣咁靚。」 Zelia Zhong wears Valentino(…)

Beauty DNA

Beauty DNA

(From left to right) Denice wears Victoria Victoria Beckham white duchesse satin ruffle one-shoulder dress from Lane Crawford. Kayla wears Topshop white & black chevron cut-out mini dress. Lesley wears Ports 1961 white satin top and skirt. Photo|Kaon @ rworkshop Video|方譯聲@叄沾百各 Make Up|Onki Lau Hair|Alex So Skincare|BORGHESE 星二代,近年經常出現在娛樂圈的「代名詞」。這些明星之後,同樣來自演藝世家,遺傳了明星父、母的高佻身型、精緻五官、洋溢才華而進軍娛樂界,但亦同樣要面對別人的眼光和不同的壓力。今次三位封面故事主角—林俊賢女兒Denice Lam、王敏德女兒Kayla Wong、秦沛女兒Lesley Chiang,正好告訴我們,星二代其實也不過是普通人,一樣要為自己的工作和目標而努力,同樣要花盡心思和時間,讓自己無時無刻以最佳狀態示人,因為她們知道,先天的優良血統,也要後天的悉心護理。 Denice Lam 遺傳了父親林俊賢高佻身型,擁有43吋長腿的Denice,入行至今,焦點除了她那標緻的五官外,還有她跟爸爸林俊賢那一段遲來的「父女情」。分隔14年,首次見面,卻沒有動人場面,她回憶着說,「當時我說了一聲 :『Hi』,他說:『Hello』。」充滿戲劇性的情景,現在回想起來,既好笑又難忘。「其實都幾好笑,因為本來那次見面應該是三日前,但他說他緊張到發燒,那時我心想,這麼大個人,怎會這樣?反而我一點緊張的感覺都沒有。就像見一個新朋友一樣。」Denice坦言,雖然大家不會像一般父女般親密,但還是會以微信互相「關注」。 看在別人眼中,沒有父親的童年必有種缺失的感覺,但對她來說已成為習慣,「可能自我懂事之後都沒有見過父親這個人,已習慣了這個模式,所以會覺得都無所謂了,也沒有想過一定要找到他。反而有時會幻想自己將來可以有一個完整的家庭,反正爸爸不在身邊已14年了,那不如我自己努力去建立一個家庭。」她坦言,做模特兒跟爸爸完全沒關係,當初只是抱着試試的心態,結果一試即中,但說到底還不是遺傳了爸爸的高佻身型,才有資格加入模特兒行列,但她表示最想遺傳爸爸的活力、樂觀性格。「我最欣賞他不怕辛苦,有苦自己知,默默承受壓力。」其實心底裡,她還是真心欣賞這位父親。(…)

Beautiful & Powerful

Beautiful & Powerful

(From left to right) Aga wears Anna October pink & orange ruffled knitted sweater, Bernstock Speirs deluxe pearl veil beanie from Liger, Nike purple & orange leggings and Beautiful×Powerful Cortez: Premium Leather. Stephanie wears Y/Project red one sleeve knitted sweater, Minjukim red & grey arm warmer from Liger, Nike red tight, black pants and Beautiful×Powerful(…)

New Force

New Force

(From left to right) Papaya wears vintage Gosha Rubchinskiy black patent coat stylist’s own , Y/PROJECT pink long sleeve top from Harvey Nichols, ALYX black leather pants from JOYCE, Loewe black chelsea boots. Matt wears Raf Simons black oversized jacket and black flare trousers from JOYCE, vintage t-shirt stylist’s own. Ngki wears  J.W. Anderson checked shirt model’s own, Vetements oversized jacket stylist’s own, Maison Margiela black, purple & red handbag. Julvian wears  Y/PROJECT black & red stripped top from Harvey(…)

Forever Fierce

Forever Fierce

Photo | Ricky Lo@Ricky Lo Photography Studio Behind the scene | Ken & Kevin@Ricky Lo Photography Studio Video | Benny@blch & Ken@watto Text | Sophia Cheng Make Up | Circle Cheung (for Chrissie Chau), Chi Chi Li & Onki Lau (for Kayla, Vanessa, & Margiela) Hair | Heibie Mok for Chrissie Chau, Alex So (for Kayla, Vanessa, & Margiela) Wardrobe | PUMA 生活,每天都充滿著難關和挑戰,尤其是現今社會充滿著不同的聲音,只有堅定不移的勇氣,正能量、自信及決心,才是真正能帶領著你誇過障礙的戰友。今次請來4位外柔內剛的女生—名人二代 Kayla Wong、藝人 Margiela Kwok、芭蕾舞蹈員(…)

New Standard in Life

New Standard in Life

Photo | Ricky Lo @ Ricky Lo Photography Studio(Portraits) 、Daisy Chen( Products) Behind the Scene | Ken, Kelvin, and Jacky @ Ricky Lo Photography Studio Video | Welby Chung at Crossfade Creative Text | Sophia Cheng Styling | Cath Cheung Make Up | Onki Lau (Alison, Norma & Michelle); Gary Chung (Josephine), Echo Wong (Tammy) Hair  | Alex So(…)

WHOW Hong Kong 2016

WHOW Hong Kong 2016

who ARE invited 2013 年創立,一直致力邀請極具啟發性的獨特人物 (Creative Talent/ Influencer ) 分享他們的奮鬥故事,至今已為大家介紹過超過 800 多位來自不同界別的人士。他們不一定是名人明星,或出自顯赫之家,但他們的獨特故事總讓人有所領悟與共鳴,成就正面積極的感染力。 適逢 who ARE invited 創立 3 周年,為表揚一眾出色的網上獨立創作人、各行業極具感染力人士及對生活有啟發性有態度的人物,我們特意為新媒體舉辦香港首個啟發人物選舉 — WHOW Hong Kong 2016 啟發人物年度大獎。WHOW 就是 who + how 合併的一個字,誰有啟發性?如何走過努力不懈的奮鬥之路? 選舉由 8 位來自不同界別的專業評審團、80 個曾與本平台合作的國際時裝及美容品牌與隊我們忠實讀者,一 同選出近 80 位在各個界別最具感染力的人物,給予他們極具權威性與認受性的榮譽。8位專業評審團佔50% ,奢華品牌推選佔30% ,另 who ARE invited 讀者公投佔20%。評審標準分為5部份,各部份佔20% ,分別是知名度Popularity、感染力Engaging Power、個人成就 Personal Achievement、獨特性 Uniqueness (Appearance/ Potential/ Talent)和社交平台經營模式Overall SNS presentation (Consistency/ Visual/ Content/ SNS management)。 Photo | Kaon @ rworkshop Behind the Scene | Nam Kong Video | Welby Chung at Crossfade Creative Text | Yaffa Lam Make Up |(…)

Yuan-yang Please!

Yuan-yang Please!

Text | Yaffa Lam Styling | Cath Cheung Photo | Dicky Manana Makeup | Meegan Make-up Studio Hair |  Jeffrey Yuen Special Thanks for Venue | 金記冰室 「伙計,來份西多士,加杯凍鴛鴦少冰少甜!」,這配搭相信是不少香港人下午茶的心頭好。 茶餐廳可謂是屬於香港的獨有產物,速度快,配搭多且價錢實惠,還未到過茶餐廳的也稱不上是香港人吧。不要以為通常「麻甩佬」才愛到茶餐廳歇聚,其實很多女生也愛到茶餐廳一嚐紅豆冰、來份炸雞翼拼薯條,誰說女生們只懂吃法國餐廳? 這次本平台便找來 3 位女神來到極具懷舊氣息的金記冰室,分別是本地熱血棒球電影《點五步》女主角 Hedwig Tam、 MADGIRL 模特兒 Amy Lo 和健美甜姐兒 Sadelle Yeung,配搭上型格中性打扮,在冰室品嚐傳統茶餐美食,分享她們心中的懷舊故事。 Hedwig Tam Hedwig is wearing SHIATZY CHEN black & white lace blouse & CLAUDIE PIERLOT black with gold trimming(…)

Skin That Tells Stories

Skin That Tells Stories

(From left to right) Aka is wearing one-shoulder jumpsuit by Alice + Olivia. Evelyn is wearing bubble dress by Blugirl; crystal rings from INNIU. Lily Cash is wearing yellow dress by BOSS WOMEN; pearl necklace from INNIU; black rabbit ears headpiece from On Pedder. Flora is wearing double-breasted tailored vest & black sandals by VERSUS VERS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