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創作|Dan Fong

Text | Josiah Mok

在今天講求視、聽享受的時代,只要隨手在YouTube上輸入一組字串,數之不盡的樂曲、MV甚至現場演唱的錄像都可謂唾手可得。看似來得簡單的畫面背後是無數影像設計師的心血結晶。這次我們請來年輕創作人Dan Fong深入地討論關於舞台、歌曲、映象以至人生的看法。

Dan Fong | 主修創意媒體,畢業後與同學合辦Invisible Lab,擔任影像設計師,主要為舞台和演唱會設計映畫,歌手包括楊千嬅謝安琪林宥嘉周柏豪觸執毛等;同時亦有進行廣告和MV的創作,包括近日熱播、由觸執毛創作的新曲<8>。

tree_hole_2

1.在不同類型的工作中,為何會以演唱會的舞台影像作為主要的創作平台?

Dan:過去這些年都以演唱會的創作為主,最主要是因為這個平台上的創作與我個人的思考模式很接近。一般都會先從音樂出發,想像這些歌曲會呈現甚麼畫面,繪製出來以後再與燈光、舞台和歌手本身配合,產生大家看到的場面。而當大家看到這樣的完成品,再產生共嗚,能夠更投入去感受歌曲,會帶給我很大的滿足感,這滿足感亦是驅使我一直創作的動力。

2.你本身是個鍾情音樂的人嗎?你又如何將音樂的想像轉化為影像?

Dan:我沒有特別去鑽研音樂,不是大家所謂的音樂人。但我懂得去分辨好聽不好聽,對音樂亦有想像,能夠將聽到的旋律、歌詞中化成映象。例如楊千嬅觸執毛的音樂很不同,想像出來的畫面亦不同。而當實際地把畫面設計出來後,也要進行多番實驗、一直作調整,看看這畫面在團隊、歌手和觀眾眼中有沒有一樣的共嗚。這期間反覆的實驗也令我從中學習更多和帶來進步。

tree_hole_1

3. 從畢業至今,你認為自己有甚麼進步?

Dan:最大的進步就是對於舞台的空間有更大的想像。具體來說,台上LED屏幕是平面的,如何用不同方法去帶來深度、立體感是我一直學習的事情。而隨著科技的進步,我和團體都一直在學習利用更新的技術,冀望有更多的轉變。但我認為無論科技怎樣進步,最重要都是內容,到底怎樣去與歌手配合,令歌曲與舞台能夠產生更佳的效果。

Screen Shot 2017-08-08 at 2.27.31 PM

4. 你最難忘的一次創作是?

Dan:不得不提的是去年為觸執毛製作的〈樹窿計劃〉。那次利用LED屏幕搭建了一個五角形台,播放的映象我不能形容為很「實驗性」,但並非以很正式的方式去製作。例如他們的樣貌被「反白」變得模糊、我也沒有給予Preview他們先看過,過程中講求他們對我的信任。而我認為他們也確實可以Carry到這種在香港比較少見的風格,不能說是小眾,但至少是本地鮮有歌手或團隊會願意作的嘗試。這個計劃上真的要感謝他們給了很大的自由度予我去創作。

Screen Shot 2017-08-08 at 2.17.15 PM

5. 最近看到你為觸執毛製作的MV <8>,可否講解一下背後的理念?

Dan:我有仔細研究過 <8>這首歌的歌詞和旋律,它在說那代表無限的符號,實在是一個很宏大的題材;歌詞的第一句也提到:「Now we pass our message to our sons and daughters」,這個訊息又是怎樣?如何去說明、表達這樣寬廣的意念,我認為要從小處著手,因此的選擇了最基礎的圖案圓形、正方形和三角形,以幾何這種原始形態開始。

8_3

6. 可以再具體一點解說這個MV的映象嗎?

Dan:從一開始的幾何圖案,到後來慢慢Zoom Out,大家可以看到似是圖形的東西,我把它看成是細胞,正如有人說DNA中藴藏不同訊息,包括前世遺留下來的(假如你相信前世今生);再到後來組成了一個大圓,而圓形的環狀循環不絕,簡單一扭就變成無限。這個由千萬幾何細胞(個體)組成的圓(整體),同時亦表達了「One is All, All is One」的哲理。

8_2

7. 道理聽起來也算深奧,你怕不怕太難為觀眾了解?

Dan:單純看過MV之後就理解得清是很困難的,每個人也可能從中看到不同的訊息,但創作有時候就是講求那一刻的舒暢,只要歌手知道,我了解,發問的人能明白,對於我而言就很足夠了。

後記:

在訪問的過程中,Dan亦有分享他的個人價值觀,正如許多跟他一樣的80、90後一樣,抱有「One is All, All is One」的看法:人類相對於世界也是一個細胞一個個體,合起來就能成就無限,這亦是促成觸執毛與他合作的原因。對於觸執毛將<8>形容為「8分鐘的頓悟」,他坦言不相信會在聽畢這8分鐘的歌曲後真的頓悟,但或許在某時某地會有一位他,忽然想起這歌曲這MV(這文章)的訊息會有真正的頓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