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黑書畫 | Man Lung

Text |  Josiah Mok

最近在網上流傳的日本宣傳海報,正反兩看令人對設計師的巧思和漢字之美讚不絕口,不禁教我們再次思索文字在表意之餘,其實還充滿塑造藝術的空間。本平台這次就請來本地書畫藝術家關文龍(Man Lung)跟大家分享他與文字創作之間的故事,帶大家回歸昔日手寫文字的時代。

關文龍 Man Lung | 自號「練黑.文龍」,約於兩年半前開始在網上分享文字創作,最近開辦名為「崩壞邊緣」的個人作品展。曾經與YahooLevi’sSwatchNeutrogena等國際品牌合作,近來亦為電影《狂獸》題字。

Untitled collage (20)1. 小時候的你是個喜歡書寫的人嗎?

Man Lung: 從小我就喜歡畫畫,寫字也喜歡,不過相對而言比較少。現在我的創作多數會先畫出一個角色,一些比較有故事性的個體對象,然後再加上相應的題字,令作品更圓滿。
2. 你在甚麼時候開始真正練習「寫字」?

Man Lung: 大概在兩年半前我開啟了我的專頁,希望跟大家分享我的文字創作。在此前曾經當過許多形形色色的職業,從售貨員到文員,不同國家的跨國公司也有待過。

Untitled collage (15)3. 相對「電腦字」,你認為手寫字有甚麼好處?

Man Lung: 手寫字的好處在於不會有一個定制,在不同狀態、環境下所寫的同一個字會有所不同,多一點隨性,亦因此在每個字之間都滲透著筆者的個性在其中。
4. 你的作品中來自許多不同的素材,你是怎樣去選擇的呢?

Man Lung: 雖然說來有點「行貨」,但我的靈感的確來自生活,可能是一部電影的一個道理,一首歌的一句歌詞,或是在社交平台上接觸到的事物,統統都可以說成我的靈感來源。

Untitled collage (17)5. 你有特別欣賞哪位書法家嗎?

Man Lung: 書法家當中我最欣賞的是王羲之,他所寫的行書被後世推崇,地位自然無可置疑;而他所寫的《蘭亭序》背後的故事也令我更喜歡他:他與友人共飲時在酒意中寫下原版的《蘭亭序》,後來酒醒後想重寫時卻總不及原來的好。這種藉酒興創作的習慣可謂深得我心。
6. 近幾年香港人越來越欣賞中西書法,你認為原因何在?

Man Lung: 當大家都越來越少機會執起筆桿書寫,社會上對文字有要求、會深究的人也就變得更稀有。這個走向小眾凡過程可謂有幸有不幸吧,一方面書寫不再如昔日普及,另一方面一小攝擁有這方面才能的藝術工作者也會越發受人重視。

Untitled collage (21)7. 這次展出的主題是甚麼?

Man Lung: 我這次的小型展覽以「崩壞邊緣」作為主題,正是我在創作途上面對的一個狀況。縱然有點迷惘,但我也因此發展出一個新的系列稱為「崩壞人像」,將人們某一兩個特徵放大來繪畫,希望能帶到一點新意給大家。

Untitled collage (18)

「崩壞邊緣」 概念作品展
日期: 即日至1月7(日)
時間: 下午12時至晚上11時
地點: 銅鑼灣駱克道501號3樓 了了 Liaotistic 咖啡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