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Me

Photo|Kenneth Chui

Makeup | Onki Lau

Hair | Alex So @ The Attic

這些年來我們每天都披着戰衣、戴上面具拼命地為生活、家庭及事業奔波勞碌,不經不覺地煎熬了許多個日與夜。有時候望着鏡中既熟悉又陌生的倒影,可有懷念正值荳蔻年華的自己?光陰一去不復返,那些無憂無慮的生活,想到甚麼便去做的態度總是教人緬懷。少年時許下的種種心願和對自己的承諾到最後又有否兌現?

這次本平台找來四位千禧少女暢談人生及理想,從她們的對話我們可以窺探自己的過去。當大家快要被洗盡鉛華而忘記笑聲之前,請讓我們一起追憶並再續我們的花樣年華。

她們分別是:

區明妙 (Stephanie),15歲|13歲開始接觸戲劇並開始在家燕媽媽藝術中心受培訓,曾參演TVB劇集《一屋老友記》和《與諜同謀》等。

何敏華 (Natalie),13歲|2歲開始習舞,10歲加入家燕媽媽藝術中心,曾在王梓軒的次世代MV參與演出。

楊焯彤 (Tung Tung),12歲|4歲接觸羽毛球,8歲開始受訓,現是大埔專業羽毛球青年會其中一員,曾奪得香港學界校際羽毛球比賽單打冠軍。每天練習兩至三小時,為進入香港代表隊而努力。

蔡穎姿 (Sandy),17歲|小時候受家人薰陶,8歲便學滑浪風帆,2014年代表香港出戰南京青年奧運會,現在以出戰奧運會為目標。

DSC00236

區明妙 (Stephanie),15歲

(WAI: who ARE Invited)

WAI: 你們覺得自己是大人還是小朋友?

Stephanie: 小朋友。

Natalie: 大人和小朋友的中間,哈哈!

Tung Tung: 大人。

Sandy: 小朋友。

Screen Shot 2017-01-03 at 6.01.49 PM

WAI: 為甚麼?

Stephanie: 這一刻任何事情也不用我煩惱,爸爸媽媽會替我解決所有困難,而我則可以繼續唱歌和演戲,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Natalie: 我比小朋友大一點,思想較他們成熟,不過還未去到大人的思維。

Tung Tung: 我自己決定很多事情,例如選擇羽毛球這項我熱愛的運動。

Sandy: 在別人眼中,我是傻乎乎的,我真的不想長大。

DSC00223

WAI: 甚麼事情令你們最快樂?

Stephanie: 和朋友們一起買新衣服便是最開心的事。

Natalie: 我很喜歡相約朋友一起穿着相同的服飾逛街。

Tung Tung: 打羽毛球令我感到興奮。打比賽時雖然感到壓力,但這也是我的推動力,每次比賽完我也感到很快樂。

Sandy: 在異地與隊友們為比賽而一同努力,然後於賽後一起大吃大喝!

WAI: 你們有不愉快的經歷可以分享一下嗎?

Stephanie: 沒有甚麼時候不快樂。不過我很眼淺,有時看到悲傷的劇本便會立即大聲地哭出來。

Natalie: 每天溫習功課教人十分煩厭及苦悶,如果不能跳舞和唱歌的話那便很痛苦!

Tung Tung: 很少會感到不開心。除非於比賽敗給比自己差的對手,哈哈。

Sandy: 我無時無刻也很快樂,就算輸了比賽我也不會感到不開心,因為甚麼事我也沒所謂,只要可以做我喜歡的事就行。

DSC00254
蔡穎姿 (Sandy),17歲

WAI: 那麼誰是你的最好朋友?

Stephanie: 梁詩曼。

Natalie: 很多人也是我的好朋友。如果要特別說一位的話會對其他朋友不公平呀!

Tung Tung: 張祖齊!

Sandy: 我有很多好朋友,一時之間很難抉擇。如果一定要選的話我會選歐鎧淳,她是我的契媽。

SKM_C22717010411500

拍攝當日,歐鎧淳特意前來探班,令Sandy驚喜萬分。

WAI: 當你50歲時,你們還會是好友嗎?

Stephanie: 我覺得我們50歲時都依然是好好的朋友。我與她相處時,就算不聊天也不會感到尷尬。

Natalie: 50歲太遙遠了!將來讀大學也會分開,所以將來的事很難說。

Tung Tung: 我們是打羽毛球相識的,和他有很多話題,甚麼事情也可以與他分享。如果我50歲仍然打羽毛球的話,他應該還是我的好友。

Sandy: 我很重視歐鎧淳,她影響了我很多。雖然她對我很嚴厲,不過我知道她是為我着想。我認為一切也是緣份,到了50歲時,我希望她仍然是我的好朋友、好契媽。

Screen Shot 2017-01-03 at 6.45.56 PM

WAI: 你們想馬上長大嗎?

Stephanie: 不想。

Natalie: 哈哈!很難抉擇。

Tung Tung: 我很想長大呀!

Sandy: 怎會呢?當然不想啦!

DSC00257

WAI: 為甚麼?

Stephanie: 長大有甚麼好? 身為小孩,永遠也有人幫自己打點一切,那就是最好不過的了。

Natalie: 長大了便不用考試測驗。不過成年後就要面對不同的困難,所以最好就是永遠保持現在的歲數,但又不用擔心功課學業。

Tung Tung: 長大了便可以獨自去旅行,可以去韓國欣賞EXOTWICE的演出。

Sandy: 因為小朋友想做甚麼便做甚麼,成年人有太多顧慮了。我很想學車,可惜要滿18歲才可以考車牌,所以有點矛盾⋯⋯

DSC00306
何敏華 (Natalie),13歲

WAI: 你們與成年人最大的分別在那裡?

Stephanie: 成年人有很多煩惱,做甚麼也要思前想後,這樣太辛苦了。

Natalie: 成年人不能逃避問題與困難,所有事也要自己解決,再也沒有父母幫自己善後。

Tung Tung: 思想不同,成年人的想法沒有那麼「小學雞」!小朋友的思想太不成熟了。

Sandy: 小朋友可以無知,做錯事也沒所謂,但成年後就要負很多責任,想想也覺得很煩。

DSC00318

WAI: 長大後想做甚麼?

Stephanie: 我想做一個有感染力的人,長大了成為演員後,希望我的演技可以感動觀眾。

Natalie: 我想成為一位出色的演員,然後到韓國進修舞藝及演技。

Tung Tung: 我要做一個全職的羽毛球手,代表香港參加奧運會。

Sandy: 我成年後要馬上學車。

Screen Shot 2017-01-03 at 6.23.31 PM

WAI: 有想過自己25歲/35歲/45歲在做甚麼嗎?

Stephanie: 25歲的我應該成為一個演員或律師;35歲就做了母親;45歲已經退休,然後經常去旅行,到處玩。

Natalie: 25歲時我是一名演員,正在韓國深造;35歲時有了自己的家庭及子女; 45歲時當一個家庭主婦,照顧家人。

Tung Tung: 希望25歲時我正在代表香港出戰奧運; 35歲時應該退役了,正在做羽毛球教練,然後45歲時便退休,和家人周遊列國。

Sandy: 我真的不想長大呀!不過這是必經的階段。我會希望自己於25歲時擁有一輛房車,然後在35歲前成為一位出色的運動員,做一些改變社會的事,45歲便已退役,享受退休生活。

DSC00114
楊焯彤 (Tung Tung),12歲


WAI: 你們覺得自己跟父母親相像嗎?

All: 不知道 。(尷尬)

Wai: 不一定是外貌,性格有相似之處嗎?

Stephanie: 我性格像爸爸那樣固執。只要我認為是對的,其他人怎樣講也無所謂。

Natalie: 爸爸媽媽跟我也十分喜歡數學題。然而我覺得我的樣貌像媽咪,性格就不太像了。我是一個超級活潑開朗的人。

Tung Tung: 我是爸爸和媽媽的混合版,樣貌較像爸爸,性格思想便似媽媽,喜歡動腦筋解決問題。

Sandy:  我的家人做事很有規劃和條理,而我凡事都喜歡挑戰,嘗試新事物。

DSC00097

WAI: 你們覺得戀愛是甚麼的一回事?

Stephanie: 兩個人互相喜歡,便走在一起。

Natalie: 兩個人在街手拖手,互相喜歡對方。

Tung Tung: 兩個人一起行街睇戲食飯。

Sandy: 你喜歡一個人,會無時無刻都想和他一起。

WAI: 那麼現在有拍拖嗎?

Stephanie: 沒有,因為現在不是拍拖的好時機,我覺得如果現在結識的男朋友都不會和他有長久的發展。

Natalie: 沒有!同學們經常說誰和誰在一起,這令我覺得很討厭,因為這都不是事實。現在不是拍拖的好時機,我們應該花點時間讀書。

Tung Tung: 有!我很享受與他聊天,不過我的時間有限,現在最主要以學業及打羽毛球為主。

Sandy: 沒有!我覺得做朋友的感覺很好,如果成為情侶,分手後便做不成朋友,這個感覺一定會很難受。

螢幕快照 2017-01-04 下午11.00.13

WAI: 最後問題,你喜歡自己嗎?

Stephanie: 喜歡,不過想改掉自己懶惰的性格。

Natalie: 喜歡!每個人也要喜歡自己,生活才會快樂。

Tung Tung: 我覺得五官齊全便足夠,所以我很喜歡自己。

Sandy: 我最欣賞自己甚麼時候也很開心快樂,這樣可以感染他人。他們都說我是別人眼中的開心果。

FullSizeRender 3

那麼你呢?喜歡現在的自己嗎?當年的目標達到了沒有?是時候打開心窗,放下包袱跟自己好好的聊一個晚上。你可能會發現,最影響自己的人還是你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