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ers Gonna Hate

Photo | Simon C.

Text | Josiah Mok

Make Up | Onki Lau

Hair  | Alex So @ The Attic

「明星已死?」經常有評論指香港樂壇現正處於青黃不接的階段,大家一直默默地守候著下一顆巨星的誕生。然而置身於這個百花齊放的網絡年代,我們到底是真正缺乏選擇?抑或是觀眾依舊停留在集體回憶的世界裏? 本平台邀請了擁有多重身分的創作人李拾壹為客席主持,由他請來渴望創作自主的鄧小巧、樂壇新秀陳明憙以及清新樂隊小塵埃一起暢談樂壇大小事。

李拾壹 (Subyub) | 多重身分創作人,涉獵範疇包括作曲、編曲、製作電影配樂、歌手、網絡媒體創作人等。去年底舉辦個人音樂會,近年亦參與ViuTv的節目擔任主持。

C___0220

Subyub wears floral print blazer & shirt stylist’s own, Tommy Hilfiger  khaki pants, Versus Versace black knot boots, Moscot Lemtosh brown glasses from Visual Culture.

踏足樂壇年月尚淺,幾位音樂人似乎對於樂壇的狀況也有各自的看法,普遍都帶點悲觀的神態。在他們的眼中,樂壇到底變成怎樣?正在努力奮鬥的他們又有甚麼願望?

李拾壹: 看見樂壇的現況,感覺好像大家都欠缺了一點信念,不太相信新的創作。

鄧小巧: 我也有相似的看法,樂迷太習慣聽主流的歌曲,面對新事物都較為抗拒,因此市場集中於出產近似的歌曲,聽眾也因而失去好的養份。

Jonathan @ 小塵埃: 80、90年代是樂壇黃金時代,大家的品味也停留在當時。

李拾壹: 我認為音樂有它的時間性,好比Blur重新演繹經典歌曲也有不同的方法,但也許會令樂迷覺得不及往日。

G___0011

Subyub wears black leather blazer and printed tee stylist’s own, Moscot Lemtosh brown glasses from Visual Culture.

陳明憙: 我想這就是我們作為歌手的責任,要更加堅持我們的路,像是周杰倫當初出道也是靠自己開創出一股潮流。

Pollie @ 小塵埃: 沒錯,我對於音樂的發展也抱有樂觀的態度,始終我們置身其中,積極的心態也有助我們推動樂壇的改變。但有一點比較可惜是音樂上的語言限制,香港歌手大多只能推出廣東歌。例如我很喜歡主打英文歌的樂隊觸執毛,但礙於語言很難在主流平台流行起來。

李拾壹: 這跟電台的聽眾多數喜歡廣東歌有關。

陳明憙: 我剛發表的第一張大碟其實就以普通話為主,這當然有市場的考慮,希望中、港、台地區的聽眾都能認識自己。將來會嘗試更多廣東歌和英文歌,總不希望音樂受到語言所限制。

FotorCreated

鄧小巧 (Siu Hau) | 第一屆歌唱比賽《超級巨聲》的參賽者之一,其後她亦參與過很多不同大小的音樂真人秀,於去年度各個本地音樂頒獎禮上均獲新人獎,堅持以自己喜愛的方式創作音樂。

E___0082

Siu Hau wears Isa Arfen purple crushed-velvet coat from Liger, accessories from stylist’s own.

每位音樂人都有他獨有的想法和目標,眼前這幾位年輕唱作人亦然。躊躇滿志的他們在接下來有甚麼計劃?他們又會想怎樣發展下去呢?

鄧小巧: 我想繼續請拾壹替我寫歌。年前公司向他邀歌,最後寫成了《雅俗》,反應也很不錯。

李拾壹: 我也很滿意,希望日後有更多機會將自己的作品發表。

鄧小巧: 另外也想繼續發行概念完整的專輯,如先前的那張一樣,希望能夠圍繞一些我所關心的議題來創作。

Pollie @ 小塵埃:現階段只能說正籌備一張原創大碟,細節還未能透露。其間也會作另一些嘗試,例如以新方式翻唱一些被大眾遺忘的歌曲。

陳明憙: 在去年剛出道的我還有一個新人的標籤,因此受的關注也更多。但往後這年沒有了這身分,要更努力尋找自己的定位,在大家心中留下印象。

B___0152

Siu Hau wears burgundy suit, white printed tee from stylist’s own, Benoit Missolin black pearl hat from Liger, Pedder Red white sneakers.

李拾壹: 我想我現在也更有信心以創作人作自己的定位。而除了音樂方面,於去年底開始我也接觸Digital Platform的創作也是很新鮮的事。而在這過程中也慢慢讓我建立信心,也懂得要給予適當的Credit自己。

鄧小巧: 我很認同這點,若然缺乏應有的自信,顯得太過謙遜,反而會抹殺了自己的能力。

Pollie @ 小塵埃:沒錯,因為我們站出來,代表不單自己,更背負團隊的努力和認同。

FotorCreated

陳明憙 (Jocelyn) | 於美國畢業後回流香港加入樂壇,除了擔任歌手以外更參與不同的創作部份,去年推出首張個人專輯,於中、港、台均引起迴響。

A___0074

Jocelyn wears Versus Versace orange knit top, silver sequins skirt, black hooded long coat stylist’s own, black leather platform boot model’s own.

正處於起步階段或事業剛上軌道的音樂人們,要專心解決音樂上的難題自然有足夠的信心和能力,但聽眾對他們有時也存有一些疑問,這次亦就著各人提出較尖銳的提問,看看他們怎樣回應。

(WAI: who ARE Invited)

WAI:若然你的爸爸不是著名音樂人陳少琪,對你的音樂事業發展會怎樣?

陳明憙: 我想主要是起步點有所不同吧。因為爸爸的緣故讓我比其他新人有更多機會認識幕前幕後的前輩,作為新人的我起步也較容易。不過我始終相信音樂屬於我自己的,長遠要走下去也是靠自己的實力,希望將來能確立自己創作歌手的身份。

F___0057x2

Jocelyn wears Vivienne Westwood Anglomania brushstroke infinity dress, black striped long blazer and silver crystal earrings stylist’s own.

WAI:你曾參加過不同的真人騷歌唱比賽,市場上亦有許多同類的節目,你認為這些比賽對音樂創作有甚麼好壞影響?

鄧小巧: 作為過來人,這些比賽固然提供了機會讓不少熱愛音樂的人站上舞台,可是大多聚焦於怎樣翻唱舊歌,當中自然有新的演繹新的編曲,但始終走不出舊調重彈的框架,長遠來說是個警號。我比較喜歡<中國好歌曲>,因為節目鼓勵原創,讓唱作人、幕後音樂人有機會創作並公開作品予觀眾認識,對樂壇來說也是好事。

Screen Shot 2017-02-09 at 1.17.12 PM

湯凱婷 (Pollie)  & 屈霆軒 (Jonathan) @ 小塵埃 | 樂隊小塵埃成員,為樂團的樂手。去年度憑原創歌曲<卜卜卜>於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上奪得專業推介叱吒十大第九位。

H___0082

Jonathan wears Vivienne Westwood  purple blazer, white tee and black velvet hat model’s own, Pollie wears Jourden black ruffled top from Liger, white shirt stylist’s own.

WAI: 過去兩張專輯都請來門小雷繪畫唱片封面,會否擔心樂迷錯放重點在畫作上而忽略了你們的音樂?

Pollie @ 小塵埃: 過去兩張專輯在音樂上都有不同的嘗試,而封面則是我們將歌曲Demo發給門小雷,由她聽後再畫,過程我們沒有給甚麼限制,效果也讓我們很滿意。至於有聽眾因小雷的畫而聽我們的歌也是件好事,也不擔心會搶了重點,就如日本的Kyary Pamyu Pamyu的造型和MV都非常吸睛,但有這些視覺享受並不會埋沒她出色的音樂。

Jonathan @ 小塵埃: 沒錯,我認為有這樣緊密的合作很不錯,始終小塵埃不單只是代表我們二人,更包含背後支持我們的團隊。若然樂迷喜歡看畫不喜歡我們的歌曲,也只是口味和選擇,不由得我們去擔心太多。

D___0080

Pollie wears grey, red and blue lips blazed stylist’s own, white knit sweater, grey skirt and black velvet hat model’s own, Jonathan wears grey, red, white and blue lips blazed stylist’s own, white tee and black pants model’s own.

WAI: 你過去的身份和創作都以Indie為出發點,但當你面向主流時你會將自己放在Indie抑或主流的位置上?

李拾壹: 我也明白有些樂迷喜歡今天的我是因為那Indie的感覺,我也喜歡這樣的路向,因為這樣似乎更能專注在音樂的創作上。不過長遠來說都希望將自己的音樂帶到主流,最理想就是以Indie的姿態出現在主流的平台上吧。

FotorCreated3

Screen Shot 2017-02-09 at 1.22.40 PM

訪問與拍攝後,一眾音樂人怎會錯過即席Jam歌的機會?當天他們就Remix了Taylor Swift的 Shake It Off和薛家燕的<皆大歡喜>,並將歌詞改編,幽默地唱出 “Haters gonna hate”。從他們的急才和堅執來看,這條音樂之路雖不易走,不過相信他們也能編出自己樂章的新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