型格美指 | Irving Cheung

Photo|Ricky Lo @ Ricky Lo Photography Studio

Video | Dave Cheung @ 滴骰映画

Text | Cassandra Cheng

Hair|Heitai Cheung

Makeup|Angel Mok

Screen Shot 2017-11-20 at 12.09.50 pm

每個女人都有獨有的美態,或許很注目,或許很低調,多元的美散發著不同的氣質。戴上珠寶的一刻,瞬間點亮你的美,讓你舉手投足間綻放自信魅力。Emphasis 點睛品 近日以全新姿態示人,今次聯同本平台邀得三位獨特女性,分享她們如何從生活中學習,並為自己寫下有關快樂、動力與自我價值的定義。曾獲金像獎提名的型格美術指導 張蚊(Irving Cheung )因脊柱手術而流了9公升血,幾乎徘徊在死亡邊緣,今回向我們訴說如何從痛楚中重生,並重新定義她的價值。

張蚊|電影美術及服裝指導,年前憑《殭屍》獲首次提名「金像獎最佳美術指導」。因為脊柱問題,自11歲以來跟痛楚共生:15歲時需於整條脊骨裝上螺絲,手術留下15吋長疤痕;30歲、35歲又各做了一次手術,但因螺絲太舊,醫生只能用萬能批逐粒拆掉她體內的螺絲,因此在手術期間流了9公升血,輸了21包血,幾乎徘徊在死亡邊緣。

DSC_7265
1.   如何定義自己的價值?
Irving:無論工作或生活,需要的材料也是在我腦海中找出來,腦袋像是我的圖書館,從小到大的經歷豐富了我的圖書館,而每個人的價值,便是腦中的圖書館究竟有多大或如何建立。

2.  多年來被脊柱問題困擾,卻選擇一份經常將體力與精神推向極限的電影工作,你有何看法?
Irving:受兩位姐姐影響,自小已對電影有興趣,所以畢業後就正式踏入電影圈。有時休息不足會肌肉抽筋,盤骨痛也不能走太多路,即使身體未必能應付,我都會拼盡全力去做,有時或許會高估自己體力,但同時也刺激自己去不斷嘗試。

Untitled-1

3.   經歷大起大落,對人生有何看法?
Irving:我不會擔心未發生的事,因為它要來自然便要來,不能夠控制它。這些年來做過大大小小的手術後,更促使自己想嘗試更多,讀碩士、結婚、狂接戲⋯⋯總之自己一直想做的事都衝著去做,現在我想開設一間夜冷店,哈哈。

DSC_7263

4.   你認為珠寶是⋯⋯?
Irving:珠寶是一種表現自己的藝術品,不用炫耀或比較,不需在乎其他人眼光,只為自己而美。
DSC_7235

5.  平時多佩戴珠寶嗎?
Irving:平時因為工作關係而經常東奔西走,所以都少戴,不過在重要場合就一定會佩戴,好像我今次戴上的「Dazzling Flower」系列就可以點亮造型。這個系列線條優美,立體層次感豐富,玫瑰金、黃金和黑金巧妙搭配鑽石和寶石,隨意開合、多種佩戴方式的設計最適合隨性的我,而這些花形戒指跟我的結婚戒指有點相似,所以特別有意義。

6.   你覺得怎樣的女人最美?
Irving:女人從心底裡開懷大笑是最美,所以要知道自己需要甚麼及做甚麼才是真正的快樂,肯定自己價值是很重要的。

DSC_7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