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than Music

Photo | Kaon@rworkshop

Video | Esther Leung

Text | Josiah Mok

Make up | Onki Lau

Hair | Kennki Lau

年輕人都說現在是Slash Generation,不同人分飾多重身分幾乎是件應然的事。有別過往專心一志在單一事業上,會否為本行發展帶來局限尚屬未知之數,但將不同的專長揉合定然會有另一番景象。五個大男孩身兼樂隊成員同時又分別是插畫家、音樂監製、鼓樂教師、紋身師和低音大提琴手,走在一起會擦出甚麼花火?這隊連美國時代雜誌Time也認為是不能錯過的香港樂隊,而你可能聽過但又未真正認識的本地獨立搖滾樂隊觸執毛Chochukmo,問問他們或者會找到答案。

2

觸執毛Chochukmo | 本地獨立搖滾樂隊,曾被時代雜誌Time選為「近年南中國冒起最有魅力的樂隊」,成員包括主音Jan、結他與鍵盤手Mike、結他手Lester、低音結他手Tom和鼓手Kitt

Screen Shot 2017-06-13 at 11.53.31 AM

Chochukmo未必是最主流在電視會出現的樂隊,但一定是最unique最具可塑性最時尚最國際性的一隊組合,如果你看過他們在台上的Live表演,你會明白這是什麼一回事。作為地道的香港樂隊,唱作語言卻以英文為主,將心思和故事用英語演繹,除了為本地音樂帶來另一種選擇,亦能夠更有效將樂隊帶到不同地域中。從2009年首張專輯「The King Lost His Pink」發行以來,共計推出過兩張專輯和六張單曲,產量雖然不多但勝在能維持高水準的出品,難怪吸引了不少時尚品牌邀請他們現場演繹,而每次也把現場氣氛拉到最高點。以今年兩場由許志安領軍的《17安士音樂會》和《21安士音樂會》為例,與安仔Jam歌之餘亦和一眾本地主流樂團攜手打造近年最盛大的本地樂隊合作演出,期間Chochukmo更破天荒公開演唱經典中文金曲<將冰山劈開>獲得一致好評,足證他們的實力。

Untitled collage

從零走到今天當然要歸功於一眾成員默默的付出和一直以來的堅持,可是許多時我們認識一隊樂隊都只聚焦在主音身上,因為大多與觀眾的互動都由主音帶領。然而作為一支樂隊,台前幕後都以團隊出發,離開表演台上又各自有自己的獨特之處,並非隨隨便便找一個會樂器的人就能取代。這次本平台在介紹觸執毛Chochukmo整支樂隊之餘,亦希望讓樂迷們更深了解每位成員,重新認識愛音樂到入血的JanMikeLesterTomKitt五人。

Jan

PIC0632 copy
Jan Curious (Jan Chan) | 觸執毛Chochukmo主音,身兼插畫家,曾獲VolkswagenConverseReebokFossil等品牌邀請合作。上年曾與Wing Shya及其他藝術家在香港聯合舉辦展覽。

熱衷於表達自我也許是Jan作為主音的首要條件,很難叫他安靜下來,既愛唱歌又愛繪圖的他,也許就是喜歡以不同的媒介來表現自己的心思。在拍攝的空檔聽到音樂既會跟著一起唱,但當他執起畫筆繪圖時,卻展現出他專注安靜的一面,藝術家就是難以捉摸。

Jan

WAI: 若然你身處《廿二世紀殺人網絡》的世界中,你會選擇紅色藥丸(離開虛構世界)或是藍色藥丸(留在虛構世界)?
Jan: 其實這個Simulation理論早已被提出,也似乎有越來越多的證據指出其真確。對於我而言,走出一個世界其實沒有太重要的意義,因為你不會知道那是否另一個虛擬世界,也不知有多少個世界在其上;倒不如放開真與假的思考,用心去感受當下的意識,這或許就像佛家所言,三千世界都是虛幻。

WAI: 你有多喜歡音樂?有甚麼可以作為你不再玩音樂的條件?
Jan: 其實我也不確定自己最愛的是否音樂。喜歡音樂是因為這是一種能夠影響我心情的事,例如下廚時會想聽聽音樂調劑心情。至於做音樂,其實我更在意是跟幾位成員一起享受的時光。有時我也會提議不如把所有器材賣掉開茶餐廳,所以音樂更像是一種工具,其他人以跳舞來凝聚不同人在一起,而讓我們結緣的剛巧是音樂吧。

Mike

PIC0141 copy

Mike Orange (Mike Mak)觸執毛Chochukmo結他與鍵盤手,身兼音樂監製,和很多歌手及音樂藝術團體都有緊密合作,剛為薛凱琪的《夢之途中音樂紀2017》演唱會擔任音樂總監,亦為香港芭蕾舞團的《卡門》編樂。

成員中年紀最大的一位,也是一眾成員公認為最有機會飲醉的一位。拍攝中途Mike把握機會小睡片刻時被成員拍下睡相,不但沒有投訴更加入修圖的行列,內心仍是住著一位大男孩吧。

MIKE

WAI: 如果讓你擁有一種超能力,你會選擇甚麼?
Mike: 我會想有漫畫中孫悟空的「瞬間轉移」,可以節省很多時間往來不同地點,還能幫人「走水貨」,哈哈!不少人會想穿越時空,但當做出錯誤決定時就回到過去,最終只會不停倒退,直到最後情願不曾出生。(編按:近似電影《The Butterfly Effect》的情節)

WAI: 接下來樂隊的發展會有甚麼轉變?
Mike: 首先在音樂上,我們覺得許多時樂隊都有一個定型:主音、結他、低音結他和鼓加起來就是一個固定的組合了,我們不想再局限於此,所以每位成員也會試一試以自己不最擅長的樂器來合奏,看看會有甚麼新的火花。此外,我們也想試更多不同形式的合作,例如跟不同的音樂單位演出,或許是跟古典樂團一起開辦音樂會,從而讓我們吸收更多不同的音樂養份。畢竟說到底不同的音樂還是「音樂」,不必強迫自己限制在搖滾樂上。

Lester

PIC0885

LessHunter (Lester Lee)觸執毛Chochukmo結他手,身兼LessHunter紋身師,作品風格多元而細膩。

成員中相對比較安靜的一位,Lester卻留下「大家想到哪裡表演我便到哪裡」的一番話,令人印象猶深,這種重情的隊友絕對是每一位男生都夢寐以求的好伙伴。

Lester

WAI: 若然你身處廿二世紀殺人網絡的世界中,你會選擇紅色藥丸(離開虛構世界)或是藍色藥丸(留在虛構世界)?
Lester: 我一定會選擇紅色,因為即使你知道有另一個世界存在,但卻沒有走出去便不能確認那是真實存在,更會一次過食十顆不想再回頭。

WAI: 你有多喜歡音樂?有甚麼可以作為你不再玩音樂的條件?
Lester: 音樂或是單純的聲音對我來說是一種氣氛,簡單如一個單音也可以令我聽得入神。不再玩音樂好比失去了聽覺,你不會捨得失去這種感官,正如畫家不再畫畫會感到失去視覺一般,無論如何也沒法取締。

Tom

PIC0365 copy

Tom Cheeky (Tom Wong)觸執毛Chochukmo低音結他手,身兼低音大提琴手,曾參與不同樂隊和歌手的編曲及現場樂手工作。

成員中年紀最小的一個,但音樂造詣不比其他人低。選擇低音結他和低音大提琴兩種都相對冷門的樂器作為主打,可能正反映他不甘隨眾的主見和性格。

Fai

WAI: 如果讓你擁有一種超能力,你會選擇甚麼?
Tom: 我會想能令時間停止,這樣在別人停下來時我就有另一個24小時,讓我可以做別的事,例如是寫寫詩或文章。

WAI: 接下來樂隊在音樂上有甚麼轉變?
Tom: 過去一段時間的音樂是比較像過山車一樣,從A到B到C一直往前,以一個方向為目標進發,現在的構思是更想營造出一種氣氛,多用感受來聽我們的音樂。

Kitt

PIC1229 copy
Kitty Trouble (Kitt Lau)觸執毛Chochukmo鼓手,身兼鼓樂教師,亦是唯一一位能成為日本製鼓名廠Canopus代言的香港鼓手。熱愛鼓樂之餘亦是罕見的handpan收藏者,正苦心鑽研這門新興的樂器。

曾聽說過鼓手的魅力,在於他能夠利用強烈的節拍來俘虜樂迷的心。Kitt在「埋位」時一面冷酷地執著鼓棍,一下一下敲出令人隨之舞擺的節奏,這就是鼓樂的獨有魅力吧。

kittt

WAI: 你會想在哪個地方演出?
Kitt: 現在去過的地方其實也不算太多,或者應該說世界上有數之不盡的表演場地未曾到過,所有未到之處我也想試。

WAI: 你有多喜歡音樂?有甚麼可以作為你不再玩音樂的條件?
Kitt: 音樂就像呼吸一樣,很習慣也很需要去做音樂。過去我們也試過停玩一陣子,但那段時間總是有點迷惘,沒有甚麼寄托。現在想不出有甚麼事能換取我不再玩音樂,但條件是一定要能夠帶給我跟台上的感覺,短時間內百感交集,似是坐過山車般;同時也讓我有機會到外地遊歷,看看這個世界不同的面貌。

Tree

除了今年兩場《17安士音樂會》和《21安士音樂會》,去年夏天觸執毛Chochukmo在九龍灣Star Hall開展的《樹窿計劃》,以舞台劇場的型式為鋪排,開設四面台並以五個大型屏幕打造出城市中的「樹窿」讓觀眾一同感受這場別開新面的音樂會。在籌備階段,不幸遇上前經理人Gary Chan 離世的消息,令樂隊一眾成員對於生命、生死有更多的看法。而這亦啟發他們五人在準備音樂會時以這段經歷投射在音樂會上,為音樂會更添意義。這場《樹窿計劃》無論在表演風格抑或規模均可謂開創了本地獨立樂隊的先河,且看將來這支樂隊會帶給香港以至世界各地的樂迷甚麼與別不同的驚喜吧!

ccm gp bts ccm single b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