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Photo |Kaon@rworkshop

縱然活在這個物質豐富的年代,但我們的快樂指數卻愈跌愈低,有人說是因為香港病了。是香港進步得太快,還是物質享受造成的一種迷失?當你擁有得愈多,追求愈多,快樂也會離你愈遠。到底甚麼是簡單的快樂?答案,可以從一群在香港生活的巴基斯坦人中尋找得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微薄的薪金、一個讀書的機會、跟同學分享食物,在我們眼中,這些微不足道的生活瑣事,對這群「香港人」來說,已是人生中的樂事。


Samaira Rehmat |國際幼稚園教師,在香港土生土長,早已融入香港文化生活,對香港有濃厚的感情。最開心是每天看到小朋友帶着笑臉放學。

PIC0033

朋友、同事都叫我Sam,我在一間幼稚園做老師。在巴基斯坦人的外表下,其實我是一個地道的香港人,我都喜歡「掃街」,咖喱魚蛋、腸粉是我的至愛,也是我成長的一部分,工餘時間最愛跟朋友到灣仔消遣。你可能會覺得我矛盾,既然是香港人,又為何要穿著傳統服飾?對我來說,包頭巾是一種身份象徵,父母也從來沒有強逼我要包頭,但長大後,很多人會疑惑甚至問:「你從哪裡來?你是印度人還是甚麼地方的人?」對我來說,這是一種Identity Crisis,所以長大後我決定像傳統巴基斯坦女性一樣包上頭巾。爺爺很早過身,爸爸十二、三歲時就來了香港投靠舅父,之後回到巴基斯坦娶了媽媽,我和姐姐、弟弟都是在香港出世。我一直都覺得香港是我的家,巴基斯坦是爸爸媽媽的家。

_I6A9733
每逢周日,父母都會安排子女到伊斯蘭中心閱讀可蘭經

少數族裔在香港生活少不免會遇上歧視,別人奇怪的眼光和難聽的說話,但每個人都有說話的自由,所以我從來都不會理會,也沒有因此而不開心,唯獨是在找工作的時候,真的感到過沮喪甚至想過放棄。還記得畢業後寄出了十多封求職信,可惜,每次面試時,對方都會不經意地露出一副愕然的表情。可能他們看見我的名字就以為我是外國人,他們從沒想過,原來是一個包着頭巾的巴基斯坦人。終於,有一間學校表示可以請我,但條件是,我不能戴頭巾,那一刻只覺得很沮喪,眼見其他沒戴頭巾的朋友很快就找到工作。也曾經掙扎過,但最後還是不能接受為了工作而妥協,如果放棄了堅持,亦等於把自我也放下,以後我的人生也不會開心。幸運地,一年後終於讓我找到一份幼稚園助教的工作,那一刻真的開心到難以形容,回家後甚至開心到哭起來。不知不覺已工作了五年,亦由助教升為班主任。

_I6A9715
來到這裡,平日跳跳扎的小朋友都會即時變得安靜乖巧。

每天最開心就是看着一班小朋友,他們不會因為我的打扮或膚色而害怕、討厭我,在他們眼中,我就跟家中的菲傭姐姐差不多,有時候他們還會好奇地摸我,看看我的耳仔和頭髮在哪裡。我很享受這份工作,這是給小朋友一種很好的學習經歷,也是自己人生中一個很好的經驗。每次看見小朋友帶着笑臉放學,又或是跟家人、朋友共聚的每一刻,都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在香港的所有回憶,都是我身為香港人的一個印證。


(Left) Rumaan Kabir |香港道教聯合會雲泉學校四年級學生,在香港出生,心目中的香港乾淨又安全,最開心是每天回到學校跟同學分享各種樂事。
(Right) Iqra Amjad|地利亞協會中學二年級學生,在香港土生土長,最欣賞香港的完善教育,希望努力讀書,將來可以找到一份好的工作。

_I6A9834
我叫Rumaan,中文名叫胡敏晶,因為學校要我們每個同學都有一個中文名,所以我就多了這個中文名字。我在香港出生,跟爸爸、媽媽和哥哥住在土瓜灣一幢舊唐樓,我的家很細,所以我喜歡住在巴基斯坦,因為那裡的房屋大很多,又可以佈置自己的房間。我不喜歡住在這裡,因為這裡有很多狗,每次回家我都好害怕。雖然如此,但我依然很喜歡香港,因為香港很乾淨,很安全,周圍都是警察,很有安全感。

_I6A9724

在香港最開心就是讀書,一點也不覺得辛苦,雖然學校在牛頭角,離家有點遠,但我還是很喜歡上學。在學校裡,除了巴基斯坦同學外,還有很多中國籍同學,他們對我都很好,而返學最開心就是同學們都很樂意跟我分享,無論是零食或其他東西,他們沒有因為我的外表不同而不願意跟我玩。在學校,老師都是用中文和英文講課,我懂得講和聽廣東話,但不太懂得寫和看,因為中文字真的很難學。在巴基斯坦沒有機會讓我學中文,在香港讀書,除了可以學中文外,還可以參加很多課外活動,這也是我喜歡香港的原因之一,如果可以住在巴基斯坦,在香港讀書就好了!

_I6A9719

每隔幾年,爸爸媽媽都會趁着聖誕節或新年假,帶我和哥哥回巴基斯坦探親,為甚麼不在暑假回去?因為夏天巴基斯坦太熱,每天都差不多四十度,所以我們選擇冬天回去。雖然香港的家很細,但我還是希望留在香港,因為始終香港可以帶給我快樂。

_I6A9871
我是Rumaan表姐,我跟她一樣在香港出生,今年讀中二,懂得講中、英文和烏都語,平日在家我都是用烏都語跟爸爸媽媽溝通。我很喜歡香港,因為香港的設施比巴基斯坦好得多,尤其是教育,所以每天返學都好開心。我的學校跟表妹一樣,有一半是少數族裔學生,另一半是中國籍學生,我的好朋友當中也有中國人,雖然升班之後,我們被派到不同班別,但感情依然好好。我的同學從來沒有因為我是巴基斯坦人而遠離我,相反,他們經常讚我穿的衣服很美麗,所以我很喜歡跟中國人做朋友,他們對我都很友善。

_I6A9793

在巴基斯坦,我不能像現在般,可以擁有這麼多的學習機會。在那裡,有些小朋友會因為家庭貧窮或傳統因素而失學,而我很幸運,可以在香港接受教育。現在我就讀的學校,有老師教我中文,又有很多不同的科目,讓我們自己選擇喜歡的一科來學習,其中還有我最喜歡的法文。除法文外,我最喜歡的科目是數學和中文,尤其是中文科,每次上中文課我都好開心,因為中文老師很好,教懂我很多中文字,但中文字很難,尤其是讀寫,所以到現在我還是不太懂得讀和寫。在香港返學最開心是逢星期六、日都可以放假,最希望可以跟爸爸媽媽去海洋公園和迪士尼玩,尤其是海洋公園,因為在巴基斯坦沒有海洋公園,四周就只有山。如果讓我選擇,我寧可留在香港,因為這裡可以給我良好的教育,在這裡,我可以看到自己的未來,可以Make my future。


Asfa Kabir|來港12年,跟丈夫和兒女住在土瓜灣。來港後學懂英語,並於烏都鄰舍中心任職英文義工翻譯,最開心是在中心認識到一群友善的老師 。

_I6A9856

十二年前,我跟着新婚丈夫來到香港生活。初來港的時候,只會說烏都語,後來到烏都鄰舍中心學習英語。現在,我不單可以用英語跟別人溝通,還在中心當英文翻譯義工。記得當我第一次接到中心發給我義工車馬費時,真的開心到不得了,在巴基斯坦,縱使女性們多能幹都好,根本沒有機會出外工作賺錢。以前在巴基斯坦,我們的睦鄰關係很好,經常會相約聚會。來港後,我很想跟鄰舍建立關係,但他們都較冷淡,鮮有交談,所以我們這一代的朋友圈子都是以巴籍人為主。其實我已經算是幸運的一群,我家人都在香港,相比其他在港無親無故的同鄉,他們生活得更困難。

_I6A9858

我和丈夫、子女一家四口在土瓜灣租住一個細小的單位,四周環境污糟,家裡又經常漏水,但我本身愛整潔,所以會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甚至會親手清潔屋外的樓梯,但很快梯間又會堆滿垃圾。雖然有時候還是會遇到不公平的對待,但幸運地,身邊有不少願意無條件幫助我的人。記得有一次,家裡嚴重漏水,那時候丈夫正在巴基斯坦,我打電話向他求救,他打電話給業主,怎料業主叫我自己找人維修,那一刻我真的又擔心又憤怒,租約列明所有維修都是由業主負責。第二天我回到中心上中文課,老師問我發生甚麼事,她知道後立即幫我找水喉匠,發現原來是地下的水管爆裂,必須要更換全幢樓的水管,那時候惟有跟鄰居借水度日,曾試過借不到水,真的很徬徨,後來我的中文老師幫我東奔西跑,找業主商討,又借錢給我們修理水喉。這位老師就像我的姊姊,在我不開心時會安慰我,她真的幫了我很多。

_I6A9754
Asfa依然會依循巴基斯坦的傳統文化,每星期會跟姐姐到土瓜灣的伊斯蘭中心做禮拜。

來港十二年,我依然覺得自己有一半是香港人,一半是巴基斯坦人。因為我跟很多香港人一樣,會慶祝聖誕節、農曆新年,會跟隨香港的文化,但另一方面,亦會繼續依循巴基斯坦的傳統習俗,例如我會要求子女穿著傳統服飾。我不介意女兒嫁給香港人,但一定要是回教徒。對我來說,只要子女生活得健康快樂,我就開心滿足。


Asima Khokhar|家庭主婦,來港已有18年,家人全都在香港定居。現正努力學習中文,希望能以中文改善溝通問題,打破日常生活中的隔膜。

_I6A9947
我是Asfa的姐姐,來港18年,我們的父親很早已經來港定居,就在他生活開始穩定後,我們幾姊弟亦陸續來港生活。我只懂說少少英語,都是最基本的詞彙,但廣東話就完全不懂,更遑論寫和讀!亦因為這樣,我很難跟香港人溝通,所以朋友圈子都是以巴基斯坦人為主。其實很多新一代的香港人對我們都很好,因為新一代的人都比較了解我們的生活文化,但老一輩很多都帶有歧視眼光。

_I6A9933

有一次到深水埗買布,老闆向着我呼喝:「Don’t touch, only see.」對其他香港客卻好有禮貌,其實這些事情在日常生活中都會遇到。
雖然如此,但也有遇過一些對我很好的香港人,其中一個就是我的中文老師。她不單教識我廣東話,還在我遇上困難,感覺無助時不問回報地幫助我。有一次我患病入了院,一住就住了十五天。由於我不懂廣東話和英語,跟醫生完全溝通不來,心情又難過又沮喪,完全不知道自己身體出了甚麼問題,結果我找來中文老師,請她幫我向醫生了解病情,最後她幫我向醫生了解病情和報告,這是我來香港後遇到過最感動和開心的事情。對我來說,開心,就是人人都可以像我的中文老師一樣,放下歧視,一視同仁。

_I6A9916

跟很多巴籍婦女一樣,Asima精於編織籐器和各種小首飾。她手上配戴的手鐲,是用玻璃自製,手功非常精細。


根據2011年人口統計,少數族裔人士佔全港人口的6.4%,其中巴基斯坦人佔全港人口的0.2%,約有18,042人。相比2006年,增長達六成,近7,000人。雖然巴基斯坦人在香港中只屬於極少數的一群,亦普遍被視為生活最貧苦、難以融入社會的少數族裔,但他們眼中,香港仍是樂土,生活雖算不上富裕但活得開心,因為他們懂得知足, 明白簡單就是快樂的真正意義。
今次除有幸得到被訪者無條件相助,亦感謝土瓜灣伊斯蘭中心借出地方拍攝。今次訪問,除了讓我們深入了解巴基斯坦人在香港的苦與樂外,意想不到的是,能有機會一窺巴基斯坦人做禮拜的地方—伊斯蘭中心,原來這些平日看似莊嚴的地方,除回教徒外,亦歡迎非回教徒人士入內參觀。